綠色和平 40 週年往事回顧

挽救核電危機的 ─ 過去 ‧ 現在 ‧ 未來

過去40年來,綠色和平阻止核能發展的努力未嘗停止。對環境和人類安全而言,核電存在著不許妥協的風險。而綠色和平的出現亦因反對核試而起。1972年綠色和平首次揚帆行動,成功令美國放棄在阿拉斯加安其卡島的核試;其後我們的旗艦彩虹勇士號更因揭露法國秘密進行核試而被法國特工擊沉。

氣候變化危機迫在眉睫,綠色和平深信,使用再生能源和提升能源效益,才能長遠保障我們的下一代。歷史可鑑 ─ 過去,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造成無可挽救的創傷;現在,日本福島核洩漏的陰影如影相隨;未來,且看我們能否及時醒覺,還下一代一個安全、清潔和可靠的地球。

不堪回首的過去 ─ 1986 年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難

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災難發生於1986年。一晃眼25年,某些人說,事情已隨年月逐漸好轉;某些人說,曾經存在的問題,已經不再存在。但對當事人Nadiya來說,切爾諾貝爾的遺害卻是一輩子的。Nadiya 只盼望她的隆冬會有終結的一天。

當年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受
害者 Nadiya 親身憶述

生活在烏克蘭一條小村莊的 Nadiya 回憶:

「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我三個孩子全都生病,經常感覺劇烈的頭痛,而且也有血液循環問題。我亦出現相似的病症。我不但失去一個腎,剩下的一個亦受到感染,連膀胱亦證實受幅射影響而出現毛病。每當我們一家人去診所檢驗體內的輻射水平,結果總是超出身體可承受的劑量。」

縱然明知核幅射污染了周圍的土地及動植物,但為了生計,Nadiya 一家只能繼續靠耕作維生:

「作為自給自足的農民,我們根本無法改變現狀。以往我們靠採摘草莓和野菌,然後賣給市場糊口。但核洩漏卻令這些食物的幅射含量嚴重超標而被拒出售。我們只能過一天算一天地生活。」

核陰影籠罩下的現在 ─ 2011年的日本福島核洩漏危機

核電站事故嚴重程度提升至
最高的第七級

原以為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可以令我們鑑古知今,可是歷史卻不幸地一再重演。2011年日本福島九級大地震,令核電廠出現核輻射洩漏。悲劇發生短短兩星期,綠色和平便迅速成立輻射監測小組,前往福島第一核電廠撤離區域四周進行核輻射探測工作,評估輻射對當地民眾的影響。

綠色和平曾到過飯館村,檢測到該處的核輻射水平極高,要求日本政府擴大疏散範圍。我們在南相馬市外圍的農地,亦檢測到種植出來的蔬菜含高輻射水平。我們更發現這些數據與部份官方在當地監測的資料不符,令生活在避難所的災民尤如被遺棄的孤兒。

其中一位從事海產業的新妻女士控訴:

「東電一直說核電廠絕對堅固。聽說孩子的輻射抵抗力比較弱。我的身體怎樣都無所謂,只希望孫子可以健康成長。」

一位在米澤市進行災後協調工作的義工丸山弘志說:

「地震、海嘯雖然是天災,但核電事故是人禍。雖然大家都希望能在原址重建家園,但恐怕希望渺茫。大家都不知道輻射的危害有多大,一想到將來,就感到絕望。」

經過綠色和平與各界組織的共同努力,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終於將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由原本的第五級,直接跳升至最高的第七級,並擴大強制疏散範圍。

屬於孩子們的未來 ─ 推動再生能源及能源效益

歷史並非輕於鴻毛,因為現在,由過去組成;未來,亦始於當下。如果我們不立即行動,歷史的錯誤只會在我們的遺忘中被默許。現時,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急速,燃煤發電廠及核電廠一座接一座的落成。但在這些繁榮和成就背後,我們又是否看見自然環境和孩子們的未來?

氣候變化已發生,但末路未致。綠色和平相信,我們確切需要的,是一個可挽救氣候危機的能源系統。唯有各國終止所有原子能發展、關閉現有的核電廠、發展可再生能源及提升能源效益,我們的孩子才望能夠享有一個潔淨和安全的未來。

今年是綠色和平 40 週年,我們除了會就中國風能及太陽能發展發表研究報告外,亦會繼續遊說香港政府停止增加輸入核電,改革現行用電收費政策,並繼續推動中國及香港的可再生能源發展。

我們會繼續遊說香港政府停止增加輸入核電。您的捐助,可以讓我們繼續用直接和平的行動,運用傳媒和公眾的影響力,向政府施壓,放棄增加輸入核電。此外,您的捐助亦幫助我們與香港政府和中電公司對話談判,改革現時鼓勵浪費能源的用電收費政策。

您願意與我們一起,為孩子締造一個清潔、安全的未來嗎?

您願意與我們一起,為孩子締造一個清潔、安全的未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