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見證環保是場持久角力賽

專題報導 - 2017-06-23
世界環境危機變化萬千,綠色和平堅決走往人與自然共生的未來。有您的支持,綠色和平毋懼各種險峻環境挑戰,適時改變環保項目的策略,鍥而不捨讓您我攜手播下的種子茁壯成長,孕育美麗的花朵。與您回顧綠色和平過去45年的其中三個振奮的環保項目成長誌。

「反捕鯨」 - 矢志不渝的故事

獨特的鯨魚語如動人歌聲,在大海躍動的身影更一見難忘。可是長久以來,人類對鯨魚虎視眈眈,捕殺鯨魚圖利。上世紀全球約有300萬條鯨魚被捕殺,其中有 71% 發生在南半球,許多鯨魚品種近乎滅絕。綠色和平數十載的護鯨行動亦揭開戰幔,時光回到1975年夏天…

綠色和平首次出海反捕鯨,我們的成員揚帆啟航至北太平洋,抗議蘇聯的捕鯨船,喚起關注。翌年守護鯨魚者再次出動反對捕鯨,亦為綠色和平反對捕鯨的信念殿下基礎。

經過持續不斷的反捕鯨行動,我們取得勝利 -1982年,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宣佈禁止商業捕鯨,並於1986年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盼鯨魚族群慢慢回復。

惟30多年前的禁令時至今日,捕鯨未徹底消失,乃有部分國家假借「科學研究」等名義繼續捕殺鯨魚。2016年10月,國際捕鯨委員會會議上部份成員國如巴西、烏拉圭、阿根廷及南非等再次提議,設立南大西洋鯨魚保護區。

遺憾是縱然眾多國家、以及全球近100萬人與綠色和平支持議案,但最終未獲通過。不過綠色和平守護海洋的故事不會畫下句號,讓各種海洋生物的聲音繼續迴盪大海,有賴沿途有您一起為美麗且豐富生物多樣性的海洋繼續努力。

為南極的未來守約

南極平衡全球氣候,且生態獨特,物種豐富,各種珍貴企鵝及鳥類棲息;但與北極一樣,同樣面對各國政府及企業資源爭奪。

早在20世紀初,許多國家覬覦南極資源,宣稱擁有主權。1957至58年間,就有12個國家派出逾萬科學家到南極大規模考察。後來美國召開南極會議,以和平為目標制訂《南極條約》,條約在1959年通過,1961年正式生效- 條約禁止在南極從事軍事活動,南極不受任何形式的領土要求。

綠色和平持續關注《南極條約》的內容,不容各國及企業侵擾。1991年10月,綠色和平成功推動39個國家簽署新修訂的《南極條約(馬德里協議書)》,訂明至少50年內禁止在南極開採任何礦產。

2016年10月,剛好25年之後,被譽為「最後的海洋」的南極羅斯海(Ross Sea)也被納入保護。多年來,綠色和平與眾多守護海洋者致力在「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委員會」倡議守護羅斯海。終於您我成功了!這裡將是全球最大受保護的海洋,面積達1,555,000平方公里(相等於43個台灣本島),其中四分之三將禁止商業捕撈。

展望未來,邁步向前。綠色和平長遠推動成立40%海洋保護區,守護生物多樣性,讓各種海洋物種永遠安然暢泳。

監察聯合國拯救氣候進展

自上世紀80年代起,綠色和平已是國際氣候談判中的積極參與者、影響者及觀察員。一直以來,綠色和平致力推動各國訂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氣候保護協議,亦因為經常參與國際氣候談判,對箇中的政治角力、談判細節十分瞭解,故在會議會場內外評論、奔走遊說事半功倍。

回首1997年,早已經歷近十年的為氣候行動,綠色和平和其他環保團體迎來拯救全球氣候的曙光 ─ 在日本京都,聯合國通過劃時代的《京都議定書》,乃首個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減排協議,各工業國家同意建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目標,以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阻止全球氣候變化失控。2005年2月16日《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

10年轉眼過去,《京都議定書》的「減排承諾期」將於2020年結束,您我阻止全球升溫不許怠慢。2015年,各國及企業領袖雲集巴黎舉行聯合國氣候會議,綠色和平當然不會錯過倡議減緩氣候變化的機會;而最終逾190個國家和地區達成讓全球奔向無碳未來的《巴黎協議》─ 將全球升溫長遠控制在攝氏1.5度之內,朝著本世紀下半葉達到零排放的目標進發。

承接《巴黎協議》於2016年11月4日正式生效的原動力,這一年的聯合國氣候會議在充滿憧憬和期盼下於北非摩洛哥舉行。綠色和平再一次提供專業分析,推動各國儘快淘汰煤炭等化石燃料,全速發展可再生能源,確保各國履行《巴黎氣候協議》,為下一代建立安全和美好的環境。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