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鑽油成癮,拯救熊島

專題報導 - 2014-05-30
執筆此刻,我正身處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在挪威以北的北極海域,誓言終結石油公司在北極鑽油的貪婪野心。加入這趟航程,我感到很光榮。我想邀請你一同參與這趟航程,希望你告訴更多人北極自然保育區「熊島」(Bear Island)的故事,還有挪威國營石油公司 Statoil 的鑽油計劃,令這個區域飽受漏油污染、生態浩劫的威脅。

作者:綠色和平守護北極全球項目主任Sune Scheller

隨「希望號」沿著挪威的海岸線一路往北航行,你會經過許多座離岸設施當中只數算到三座像是「大風車」的風力發電機依偎在一起。一趟航程下來,你會發現如此明顯的對照,說明我們對化石燃料,包括燃煤、天然氣與石油的依賴,堪稱是一種「癮」。

一眾國際石油公司,諸如蜆殼石油 SHELL、俄羅斯天然氣公司 Gazprom,正從這種「依賴成癮」中獲利。我們的社會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導致這些跨國企業對搾取利潤的沈溺,因此,它們不惜一切也要到冰冷的北極鑽探石油,即使會對純淨的北極與全球氣候帶來莫大威脅,也毫無顧念之情。繼 SHELL、Gazprom 後,今年夏天,Statoil 也來到北極,試圖實現野心。

幸好,我們也來到這裡。Statoil的鑽油地點,距離充滿生氣的熊島僅得200公里。今夏,Statoil 將真正危及這座獨特島嶼與生態環境。熊島位於北緯74度、挪威北海岸和冷岸群島(Svalbard)之間。Statoil要在她的後院鑽油,讓這裡成為地球最北的鑽油地點。

1596 年,荷蘭探險家Willem Barents目擊一隻北極熊在這個島嶼游泳,因此命名為「熊島」。今天,熊島已劃為自然保育區,島上只有極少數居民,全都是氣象觀測站的工作人員。

當然,島如其名,北極熊也會間中歇居在此。夏天與牠們作伴的還有北極狐與上百萬隻海鳥,令熊島成為北半球最大鳥類繁殖地。根據估計,一旦漏油事故發生,油污最快在一星期內就會飄浮到熊島,即使油污還未碰到熊島的岸邊或崖壁,也足以造成生態浩劫。Statoil 的鑽油地點,正是許多海鳥覓食和冬季避寒的居所。

挪威的法例明文規定,鑑於現今沒有足夠技術及專家能妥善清理油污,因此不得在冰緣地帶鑽探石油。上星期,綠色和平正式向挪威環境部長投訴 Statoil 的北極鑽油計劃,一度成功令挪威環境部宣布要 Statoil 暫時停止項目。可惜,挪威政府轉眼又不敵 Statoil 的施壓,解除了這個禁令。

我們讉責 Statoil 的劣行之餘,也決定將行動升級!過去3日,先是 15 位行動成員挺身佔領 Statoil 鑽油台,經過 48 小時的和平請願,行動成員最終被警方「移走」(別擔心,所有成員都安全無恙)。然後,「希望號」接力行動,昨天起改為佔領這個鑽油台的目的地,也就是 Statoil 選定的鑽油點。

對方要求「希望號」離開,我們斷然說「不」,並呼籲他們放過北極。當然,我們並無得到正面回應。我試著把自己放在油公司的立場,到底能給出什麼回應?我想不出太具有說服力的言論,由此稍感安慰。遠離石油、燃煤與天然氣,是為了下一代能安穩生活,我們必定要選擇的道路。

這是「希望號」此行的目標:揭露並正面迎戰石油公司,阻止這些企業危及北極這片純淨的區域。我們代表的,是全球 530 萬「北極守護者」的聲音,我們同心一致要求石油工業遠離北極。請你也加入我們吧!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