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地震災區工作日記:請勿靠近! (5月20日)

標準頁面 - 2008-06-05
5月20日 什邡 - 綿竹 - 漢旺鎮 - 綿陽 晴 悶熱 最高氣溫25度 要想在地震災區完成寫博客的任務,那一定是在晚上了。這相當不容易,特別是在前一天睡眠條件不好的情況下。我們的領隊鍾峪在開始了一次之後便定下規矩,即這個任務是要輪流執行的。所以今天的故事就要由我來講了。大家好,我是毅樺,綠色和平的污染防治項目主任。

四川汶川地震發生後,化工廠隱憂突顯,綠色和平工作人員在災區化工廠貼上警示牌,告訴災民不要靠近,以免危險。

其實在到達災區前後的這段時間裏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什麼是我與我的同事在災區能做的最大的貢獻呢? 16日,我們剛抵達酒店不到20分鐘便體驗了一場餘震,比起在北京12號下午感受到的那點毛皮要真實太多。可是對比這一兩天我們深入到真正的災區,成都可 以算是天堂了。我們三個在到成都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不斷地在問自己是否應該和許多來自各地的志願者一起去幫助當地的災民,比如搬東西、指揮當地的交通或是 去醫院安慰照顧那些受傷的人。這種內心的掙扎真的是非常痛苦。

但是,隨著這兩天工作的推進,從都江堰到什邡,再到今天的綿竹、漢旺鎮和現在我們所在的綿陽,雖然眼中看到的受災情況越來越嚴重,我心中的這個問題倒是開 始逐漸明朗起來。那就是一定要用我們最專長的去高效率地協助災區的政府,保護災區的人們,這是我們最好的方式,而現在看來使用這些專長的機會正在變為現 實,而且是很需要的。我們的專長就是從環境的角度甄別和發現這次可能由於地震引發的二次災害,然後及時提醒政府和災民採取措施。

目前的拜訪重點是那些在災區的化工廠, 今天一共找到並查看了9家。從什邡開始看到這類工廠的受損情況是一個不如一個。很多工廠的廠房坍塌,車間內的設備受損程度不一,因為生產的產品不同,化學 品洩漏的程度還無法一一做出詳細的調查,但有一個眼下最直接的威脅,那就是許多廠子的廠牆已經倒塌,而看守人員往往都不知去向,四周的民眾基本都可以自由 進出這些廠區,很多危險設備與物品就散落在這些廠區的地面或是正搖搖欲墜。

我們與北京辦公室聯繫,討論應對這些普遍情況的辦法,北京的同事也在就這些情況與環保部西南督察中心進行著第一時間的聯繫。目前的一個直接辦法就是立出牌 子,告訴周圍的人們這些地方是危險不能靠近的。今天上午便收到了Ray發來的警示路牌的電子檔,這些天來也真是辛苦他了,當然還有北京的其他同事們,我 們這裏每一個工作進度其實都是他們與我們三個前線隊員在共同推進的。

還是在什邡,我們意外順利地在街頭發現了一家經營噴繪與列印的店面,在營業。我興奮地沖進去找老闆,看見裏面一位男子正皺著眉頭趴在一張桌邊眼睛盯在一張 白紙上,那樣子讓我覺得有些不好打擾他。那張紙上寫著"什邡的人民…"什麼的,原來他正打算給自己的小店外貼上一幅標語感謝那些到什邡幫忙的人。這兩天, 我們一路上都常能看到這類的標語牌,這些受災地區的當地人特別淳樸可愛,他們在路邊和車裏放著很多寫著"謝謝"的紙板。我建議這位老闆不如就來個簡單明瞭 的"什邡人民感謝您",他聽了覺得有道理,立刻便收起了眉頭露出友善的笑容,十分高興。我們的警示路牌當然也隨即製作得非常順利,品質也好得讓北京的同事 們幾乎不敢相信。我真的很想說一句,只要人與人之間是互相感激與支持,不管在多麼嚴苛的環境下,做起事來還是可以很快樂的。

接下來我們在雙盛鎮上看到的盛佳磷化廠成了第一個我們認為迫切需要"掛牌"的地方,這裏的工廠圍牆倒塌,每年生產超過30000噸磷酸與磷鹽的車間牆上已 佈滿裂縫,廠房的背後就是什邡市石亭江天然氣站。我們找到曾姓的廠長,他對我們提出貼警示牌的建議表示非常支援,後來為了加固還自己拿來了榔頭將警示牌死 死地釘在了倒塌了一半的工廠圍牆上。他的孫女兒一直跟在他的身邊,眼神看上去好像有些惶恐(也許是我多想了吧),我倆眼神相觸的時候我就對著她笑,最後告 別的時候她好像也變得歡快了許多,站在我們的車後一直向我們招手,我在車上回頭看到,鼻子不禁有些發酸,但我還是笑著把頭探出車窗對她與曾廠長大聲說拜 拜。

太累了,先寫這麼多吧,讓我用一句話結束的話那便是:地震了,廠垮了,這些都不怕;化工廠,有毒物,一定遠離它!

毅樺
2008.05.20晚於綿陽

 綠色和平工作人員已趕赴地震災區進行考察,監測並評估可能發生的環境隱患。我們需要你的支持,讓我們防患於未然。 

5月20日的行程路線圖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