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南大洋

很难想象到,看似条件恶劣、寒冷荒凉的南极及其周围的南大洋,其实是15500多种物种的家园。南大洋寒冷的海水比温暖海水所含的氧气和养分更高,因而能够支撑小至浮游生物,大至鲸类这般丰富多彩的生命。由于气候和洋流组成的天然屏障将南大洋与其他海洋分隔,避免了南大洋像其他海洋一样受到人类的干扰和破坏,这里是磷虾,鲸、海豹、企鹅和海鸟等许多物种的家园,其中许多物种仅在南大洋海域生存。南大洋独特的生态环境和完整的生态系统,需要得到全方位的保护。

气候变化正在改变南大洋生物的栖息地,捕捞业正在准备大举开发南大洋的独特物产。现在是决定南大洋命运的关键时刻。来了解这里的危机,拯救南大洋,把它完整的留给我们的后代。

保护南大洋 | Save the Southern Ocean!

保护南大洋,建立海洋保护区!




+ 点击放大查看地图 +

 

守卫最后的神圣净土

基于目前最领先的研究成果,绿色和平以及南极海洋联盟(Antarctic Ocean Alliance, AOA)的成员们选取了南大洋的19个区域,建议将其共同组成一个全面且有重要生态意义的海洋保护区和禁捕保护区网络来保护。

我们希望这片海域的管理机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的各成员国能履行他们的义务,加快在南极地区构建大型海洋保护区网络的步伐。南大洋是一片公海,所蕴藏的财富属于全世界,我们必须为子孙后代保留好这份财富。

然而,不仅仅是南大洋的生物们需要保护。我们必须为了全人类的福祉管理好全球所有的海洋,创建一个全球的公海海洋保护区网络,将南大洋保护区纳入其中,来捍卫我们的海洋。

 

 

南大洋的危机

南大洋的偏远并未能帮助她有效地躲避危害。气候变化和及其带来的温度、洋流以及冰面变化的改变导致依赖冰冻环境生存的物种失去家园,甚至使得它们被来自温暖纬度地区的物种所替代。气候变化正在持续不断地瓦解着南大洋错综复杂的极地生态系统。

大多数鲸类和许多鱼类的数量还没有从曾经的过度捕捞所遗留的影响中完全恢复,新一轮的商业捕捞又将开始,更危险的是,非法捕捞混迹其中,正在破坏南大洋更广大海域的生态平衡。

企鹅
南极洲拥有大型的企鹅繁殖聚集地,企鹅数量极多,叫声震耳欲聋。阿德利企鹅和帝企鹅都依赖南极的海冰繁衍后代和觅食。在南极某些地区,阿德利企鹅似乎正逐渐被一些开阔水域的物种所取代。有研究显示,到本世纪末,特雷阿德利区域的一个大型的帝企鹅栖息地里95%的帝企鹅将可能消失。

磷虾
磷虾是南极整个食物网的基石。冬季海冰是磷虾的“育婴房”,海冰的减少会导致第二年夏季磷虾数量减少。磷虾市场需求的增加可能会引发磷虾捕捞业的大举扩张,尽管从目前磷虾的捕捞水平来看,就已经有理由担忧处在磷虾食物链上层的鲸、企鹅、海豹等捕食者会受到影响。

犬牙鱼
犬牙鱼可观的经济价值致使它们成为商业渔船甚至是非法渔船猎捕的对象。犬牙鱼成年较晚,因此过度捕捞对其影响非常大。许多捕捞犬牙鱼的非法渔船利用刺网进行捕捞,很容易带上大量的副捕获物,遗留在海洋中的刺网,会像幽灵一样继续捕捞海洋生物。

海豹
十九世纪对海豹的猎捕曾经导致一些海豹物种几乎被捕猎殆尽。自从叫停对海豹的捕猎后,海豹种群的数量已经大量回升。但是,气候变化正在影响那些对海冰非常依赖的海豹,例如食蟹海豹。


捕鲸业曾经导致鲸的种群数量大幅度下降。通过全球的保护努力,一些鲸类种群正在逐步恢复当中。但是蓝鲸和长须鲸种群一直没能恢复。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