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区项目副总监 郎希宇

页面 - 2010-05-04

我被视为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表面上最牛或最装的一个人,因为我的职位特点,也因为我年纪大过机构的平均年龄很多,即使我从不觉得自己老,大叔的尊称还是不时听到的。是的,相对于绿色和平在中国仅仅8年的历史,我已经工作了15年了,尽管加入绿色和平的时间并不长,两年半。

因此这个问题也是每个人都会好奇地问的,“为什么在商业机构工作过这么多年后选择加入这么个奇怪的组织呢?”每次我也都有个标准答案:“我一直想做点对人类社会和地球有直接贡献的事情,以使得我的人生没有这么的无意义。”但其实真正答案完全没这么崇高,真正原因是绿色和平是唯一一个愿意聘我的非政府机构;而我在商业机构也混不出长远的执行官前途,经济危机时不时来一下,年薪过百万的日子也不能老有。环球旅行大半年回来,发了一堆简历,甚至不要薪水也没一个单位给我第一轮面试机会的,除了绿色和平。于是很快我成了号称绿色和平第一个从外部招聘的经理级别的人,而且是机构里最酷的一个职位,虽然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人其实最好是不要有这么多选择,而没有选择的选择就把它认作为最好的吧,因为没得比较。

记得我第一天见到我的同事们是在机构退思会上,我是唯一一个穿西装的人,事前我还犹豫了一下,下面换了牛仔裤,但还是被这帮穿着T恤拖鞋的同事在诧异的眼光中认作了一个怪物,传颂至今。羞愧的我当天下午就换了背心拖鞋大呼小叫才慢慢融入了进去。后来才知道,绿色和平是对几乎所有的社会多样性持开放态度的,不管宗教、国家、文化、性取向、精神状况、容貌外形、除了穿正装。以至于后来有同事成立一个委员会要推广一周一天正装日,我大力支持,结果也是未遂。

说回正事儿,我倒底是做什么的呢?当我第一天进办公室上班,经过某个同事(一个项目主任),她不转身斜眼看着我:“新来的?”我谦卑地说:“是是。”她问:“你会开车么?”我说:“会会。”她不再看我了,转头对另一个同事说:“我们以后出去调查有司机了。”我挺得意,这么快就被需要了。后来,我还被赋予了一些角色,比如农民、黑社会小弟、玻璃幕墙清洁工、小贩、通渠工、快递员等等,睡的都是仓库,帐篷,去的也都是些只能吃素的地方,基本没干过啥高档活,高档活比如出席研讨会,和领导谈话啥的全被项目主任干去了。我本身是挺文艺的一中年,却是被折腾得象个土匪了,但似乎干得也挺欢,也许这其实才是发掘了我的本性吧。

套用一段同事编的已经过时的时髦句式,行动和调研部的同事是:

爱靠谱 不爱被雷劈

爱喝酒 不爱被喝水

爱爬高 爱下海 更爱举BANNER

我们有勇 不介意有谋

WALK THE TALK

我不是什么主角

我是AIU*

金光 雀巢 孟山都

信我得永生

Walk the talk,这句话,我把它印在了我们团队的T恤上,翻译过来就是“说了更要练”。这就是我做的。

但身为环境运动的一分子,其实之前我并没有很认真地认识到自己为什么要练。我对于环境问题的真正恐惧其实是来自我去年在泰国斯米兰群岛潜水时,那儿是印度洋安达曼海海域,以巡游着巨大的鲸鲨Whale shark和魔鬼鱼Manta Ray而出名,也有绵延十几公里的绚烂海底珊瑚森林,生物物种达数千种在那安居乐业,这原本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超乎人类想象力的自然图景。但当我下潜时,10米,20米,30米,我能看到的只是一眼看不到边的灰黑色珊瑚尸体,几十个足球场大,如怪石嶙峋,凌厉悽惨,仅有的一些残存彩色正在绝望的褪去。唯一能见到的活物是一只孤独的绿海龟在啃着死珊瑚,它的背上已经是伤痕累累。海水还是清澈的,阳光射入,深蓝色和死灰色融在一起,整个海体犹如一个巨大的玻璃棺材,而我就漂浮在这个棺材里,寂静异常,只有面罩里呼吸气泡扑哧扑哧地往外冒,还混杂着我的眼泪。

中国最近几十年的变化是人类历史上最迅速的社会演变之一,也就是把国外要几百年完成的社会进程,压缩成一二十年实现了。这对我们是个幸运,因为每个个体所体验的人生会更丰富有趣,但对于环境来说却绝对是个杯具,因为环境是不可能允许被压缩的,只有被摧毁。当我在中国农村和城镇穿行,在很多环境最恶劣的地方,我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忽然又开心了:放到几百万年或更久来说,其实地球才不在乎人类怎么折腾呢,人类其实是在折腾自己,最终毁的也只有自己,而不是地球。

所以我能做的只是少折腾自己或告诉别人不要太折腾。

还是在退思会上有个惯例的破冰节目是按员工加入绿色和平的年限排队,互相介绍,两年多前的我是排在最后一位,因为当时我还没有正式入职,而年资最久的国际同事已经为绿色和平工作26年,已经比我们的一些同事的年纪都要大了。当时我就在想,哪天我能排到第一位呢。现在我想的是,哪天不需要排队就好了,因为那天可能已经不需要我们这样的机构了,最好的结果或最坏的结果。

我在围脖上叫@勤劳的阿郎

AIU*: Action and investigation unit 行动和调研部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