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总监(中国大陆) 马天杰

页面 - 2010-05-04

好多好多好多年以前,绿色和平的全球总干事葛德博士到我们学校演讲,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小时候新闻联播里老提的组织在中国也有分舵。当时演讲的内容很多已经不记得,只记得在场有两个翻译,其中一个是个光头,英文很牛逼。那个光头后来成了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老板。这就是我跟绿色和平的缘分。

绿色和平是一个非常固执、有时候甚至有点幼稚的机构。我一直觉得他在这个世界扮演的角色就是拆穿皇帝新衣的小屁孩,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一哭二闹三上吊。反映到我们所做的工作上来,冲突性比较多,比较火爆。我至今还记得有次揭一家大公司的短,一个星期内连发无数新闻稿和声明,在媒体上和那家公司的公关打仗,电话接到手抽筋、嘴发麻。这算是工作中激情的一面。不过,这不是绿色和平工作的全部,冲突的表象之外,我们其实非常愿意平心静气地分享我们的观点、想法乃至解决方案。只是在中国,NGO要获得这样的机会,实属不易。我现在所做的工作,关注信息公开和政策推动,便与开拓这方面的空间有关,因此平心静气的时候多了。现在更担心的反而是失了那股“小屁孩儿”的劲儿,变得世故。

在这样的机构工作,难免沾染一些稀奇古怪的习气。比如去7-11买盒饭吃,会拿一个办公室的青花大碗,盛满满一碗回来,不用店里的一次性饭盒,也不要一次性筷子。每回这么干的时候都有点回头率,不过次数多了7-11的店员也熟了:“哟,那青花大碗又来了!” 这感觉挺不错,不过我倒希望什么时候人们对这也习以为常了,环境就有救了。

我在围脖上叫@隐形污染慢性中毒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