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最新活动 迷笛骑行:做个环保先锋

页面 - 2012-05-11
本人中科院研二,自从去年三月接触我的硕士课题——控制氮氧化物的排放,就开始认真地关注环保。NGO——绿色和平是第一个让我觉得热血沸腾心神向往的地方,一个被师兄们界定为具有强行动力的组织,而它与一个摇滚音乐节的结合更体现了它绝不是一个普通青年,而是一个除文艺青年之外的有为青年。

2012年4月29日

绿色和平志愿者方晓晴以低碳骑行的方式支持迷笛活动。

 

迷笛音乐节已过去一周,生活和学习忙忙碌碌,心里一直放着我的承诺——要写一篇关于PM2.5的迷笛游记。环保是一个太大的话题,人人皆知,人人赞同,我无法从里面提炼出任何新颖观点,我这样一个还在学习和摸索中的研究生也不敢从专业角度面面俱到深入批判。我只能以一个骑行者的身份,从那一路沐浴的带雾的阳光,呼吸的具有工业氛围的空气,以及感受的那些愤怒的音乐来说说我的感受。

 

前往迷笛:骑行感受

4月29日早晨从中关村出发,心情也随着晴朗的天气哼起了歌,我很佩服北京这种说不下雨就不下雨的气魄,而我却又常常盼着下雨,因为只有一阵雨后彩虹天,才有片刻的清新空气。

此时,我就不得不忍受浮游于空气中又前赴后继随风进入我鼻孔和眼睛的杨絮,还伴随着汽车扬长而去掀起的漫天沙尘帐,我只能在心里默念:这货不是PM2.5,不与它们计较。真正可恶的是PM2.5,那些直径不大于2.5微米的颗粒物,是我们根本无法用肉眼分辨的,虽然长得小,并不影响我们仰望天空时的能见度,但是给人身体带来的危害却是不容小觑的。它们不受鼻腔绒毛的阻拦,默默的进入我们的鼻腔,穿越肺泡和肝脏,在我们的血液里狂欢。想到这里,对杨絮和灰尘的憎恶也少了许多,至少那些看起来很酷的头巾裹在脸上对这些东西也是有作用的。

2012年4月29日

迷笛环保骑行:达到目的地了!

 

继续前行,对于骑行者,在市区的道路才是艰难的,自行车上的血肉之躯总要处处避让那些具有金属外壳的汽车,可是各类逍遥过市的汽车以高傲的姿态从车屁股后面排出的气体,热烈地迎接我们脸庞的时候,我们却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及,这也正是骑行者爱郊区、爱山峰也爱河流的原因,只为那疯狂消耗体力之后,放肆享受的新鲜空气和明朗星空。

 

“犀牛鼻子”口罩的背后

中午十二点左右到达奥林匹克水上公园,远远看见队伍里那些时尚潮人带着犀牛鼻子一样的面具,走近了看才知道是3M口罩,这种在实验室十分平常的防尘工具,在这里成了一种时尚的代言。在实验室里,这样的口罩配合活性炭口罩使用,一律为一次性,如果反复使用,只会使吸附在外表面的颗粒物进一步被人体吸入,此外,过滤性强的口罩必然会导致呼吸的阻力变大,对于小孩、老人以及有呼吸困难的人群来说,口罩实在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当然,爱美的年轻人更不愿意把自己青春的脸庞藏在“犀牛鼻子”后面。

对于我这样一个乐盲来说,来到迷笛最开心的就是享受这种露天的草地音乐氛围,游荡在这一年难得一次的“音乐集市”,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见几个大明星和从不关注的小众乐队,感受不同国家的音乐风格。但是更让我激动的,是我们可以为那些自由却并新鲜的空气呐喊与说些什么……看那些和自己一样年轻的自愿者们做着有意义的事情,看着绿色和平造云机器里飘出来白的云,黑的云,想象着自己徜徉于真正可以自由呼吸的蓝天中。

本来,很难将摇滚和PM2.5这样一个科学名词结合在一起,而如果一定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而骑行至此,我想,他们都是先锋:一个是音乐的先锋,一个是环保的先锋。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