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地球潘多拉的梦 王五之

页面 - 2011-05-16
当我们采访一位自愿无偿看守森林的村民时,他说:除非要了他的命,不然别想把一根木头拉走。据说捍卫森林的传统是来自于那里一首古老的歌谣,大意是:“没有了森林,草原会消失;没有了草原,牦牛会消失;没有了牦牛,我们也会消失”。反思我们这些所谓受过良好教育的城里人,在这个充满物欲的时代对大自然又做了些什么呢?

王五之,现居上海。1981年12月27日生于北京,视觉艺术专业毕业,曾多次徘徊于印度喜马拉雅地区及中国藏地,并乐此不疲。

当梦想照进现实

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就是《动物世界》。探索频道和国家地理刚刚登录中国的时候,我便开始收集全套的光盘,那时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与世隔绝的护林员,我常梦想着与各种动物一起生活在远离人类的森林深处。

但只是在十几岁时参加过环保组织组织的一些活动后,青春的躁动、嘈杂的都市生活、盲目的脚步,就令护林员这个标签儿在我的生活中渐渐淡去。绿色和平?虽早有耳闻,却也如城市中若隐若现的山峦一样,朦胧遥远……没想到一次偶然的举报,令我作为绿色和平的志愿者直接参与了川西毁林调查行动,真正为保护森林贡献了微薄的力量。

去年10月,我在西藏与甘孜边界偶然发现了大片原始森林被砍伐,于是就拿起相机,拍照取证并发给一些相关组织,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出乎意料的是,绿色和平森林犯罪调查小组在第一时间就回复了我,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森林项目主任易兰的声音,她表示非常重视这次事件,被毁的森林很有可能属于中国仅有的2%未受人类侵扰的原始森林。很快,这次甘孜毁林调查的行程被确定下来,而我也被邀请同行,负责拍照。

 

行动!行动!

3月中旬,我与绿色和平的三位工作人员:钟峪、刘兵、易兰,以及光明日报记者冯永锋老师一行五人在成都汇合,目的地——与西藏仅一江之隔的德格、白玉地区。

路途中,拒绝使用一次性纸杯、筷子,绿色和平的成员用环保的行动感染着我。经过3天半的长途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森林犯罪地点麦曲沟。面对疮痍满目的毁林现场,大家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第一次参与行动的我,拍起照来有些紧张,但在几位环保前辈的指点下,我的拍摄工作很快进入正规。调查工作遇到了各种干扰与困难。其中一次,在坡度50度左右的砍伐现场上悬挂保护森林的巨型banner,钟峪、易兰在海拔3500米左右的高原上徒手攀爬陡坡,并在危险的滑坡上持续作业,顺利完成任务。

德格、白玉等地毁林现场

经过3天的实地考察、走访、记录,这次毁林调查行动暂时告一段落,后续的保护行动也在酝酿筹划中。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踏上了返程的路。归途中,我们先是被困在海拔5000米的雪山上5个小时——由于强光反射在雪山上非常刺眼,大家都开始眼冒金星儿, 然而直到缺氧造成人人脸上挂着“紫唇”时,我们的汽车才在暴风雪中缓缓下山。祸不单行,接着第二天汽车又在雪山上抛了锚……也罢,谁让神山对我们是如此的眷顾呐?大劫未遇,却小劫不断,我们最终完成使命回到成都。

德格、白玉等地毁林现场

每一次结束都是另一次开始

首次成为绿色和平的志愿者,我感触很多。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藏族人崇尚自然的天性,当我们采访一位自愿无偿看守森林的村民时,他说:除非要了他的命,不然别想把一根木头拉走。据说捍卫森林的传统是来自于那里一首古老的歌谣,大意是:“没有了森林,草原会消失;没有了草原,牦牛会消失;没有了牦牛,我们也会消失”。反思我们这些所谓受过良好教育的城里人,在这个充满物欲的时代对大自然又做了些什么呢?

希望喜欢去各地旅游的朋友,在拿起相机的时候,拍到的不仅仅是"壮美山河",也顺便记录下大地母亲的累累伤痕。正如冯老师在路上总说的一句话:或许我们做不了一百,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百分之一。

如果我们的世界也存在着一个潘多拉,那无疑就是中国的西藏。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为保护我们孤独的蓝色星球做一点一滴的努力!

 

五之

2011年5月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