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百里污染带 ——煤化工污染下的母亲河

黄河,作为华夏儿女的母亲河,不仅孕育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还养育了沿河两岸的无数生灵。但随着煤工业的大力发展,一座座以煤化工为主的工业园区正拔地而起,星罗棋布地分布在黄河中上游地区的宁夏宁东、石嘴山、中卫;内蒙古乌海、棋盘井、阿拉善;陕西榆林等地区,汇成了沿黄居民口中的“百里污染带”。

【污染触目惊心】
这一地带工业污水池及排污口不下30个,其中大部分没有妥善防渗,池中高毒难降解污水或是渗漏黄河两岸沙地,或是流入当地黄河支流,正在侵害当地的空气、水源、植被和土壤。这些污染项目涉及的企业包括:庆华煤化、宝丰能源、乌海化工厂等等,主要集中在内蒙古腾格里工业园、乌斯太工业园、西来峰工业园、棋盘井工业园,乌审召工业园,宁夏的宁东工业园,等。

【水资源匮乏】
除此之外,这些煤化工业园在煤炭开采、加工、发电和化工过程中所需的大量水资源却和黄河流域长年水资源贫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媒体截至7月底的初步统计,2014年夏,中国黄河流域出现大规模干旱,例如粮食生产大省河南 ,以及内蒙古、陕西等地。总受灾人口已达约225.5万人(河南受灾人数未知,未统计)。环保部《黄河中上游能源化工区重点产业发展战略环境评价研究》中预警,2015年沿黄河城市基于地方意愿发展情景下的缺水量将近50亿立方,缺水率为17%,区域供水能力难以支撑重点产业发展。
尽管中国在《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中承诺了42亿吨的煤炭消费目标,但这个目标仍然将使中国在2013年36亿吨的基础上,至2020年继续增长6亿吨,平均年均增长达2.7%。而这些增长的煤炭工业仍有多数分布在黄河流域,是否会成为压垮母亲黄河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很难想象。

母亲河正如同一位老去的妇人,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安静。作为被黄河养育的人们是否还要这样无视和纵容煤炭工业在黄河沿岸的破坏和污染?

三十多年来,西部大型煤炭基地不断超高速开发,在表面上的经济成就的背后,粗暴的煤炭开发方式,在日趋脆弱的黄河身上留下处处生态伤疤。有的煤矿甚至擅自修筑生产堤,侵占河道;而挖出来的煤又被运送到临近的乌海、棋盘井、西来峰等工业园进行加工。大量焦化、冶金、化工等高耗能高污染项目,排放出大量污水和废气,使这一整片沿黄工业地区形成了一条“百里污染带”。同时,这些项目还消耗了黄河的大量水资源,形成了“越缺水越污染”的恶性循坏。

最新更新

缩略图查看  

在一家香港企业楼顶上晾晒的鱼翅

图片 | 2013-01-31 15:26

2013年1月2日,香港坚尼地城,在一家企业楼顶晾晒的大约1万8千条鱼翅,这些鱼翅来源于尖吻鯖鯊、真鯊科鯊魚、大青鯊、長尾鯊及远洋白鳍鯊等。据科学家表示,每年有多达七千三百万条鲨鱼被捕捞,而当中大量鱼翅经香港转售至中国大陆。

绿色和平2013新年壁纸

通用多媒体选项 | 2013-01-31 11:00

经历了世界末日的考验,我们的生活依然波澜不惊地向前——然而自然灾害带来的毁灭并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气候变化、森林破坏、无处不在的污染和海洋资源滥用等问题让我们这颗侥幸度过很多劫难的星球显得那么伤痕累累,日益脆弱。在新的一年里,绿色和平为大家呈上地球的美景,环保壁纸和日历会在每次你打开电脑的时候,提醒我们:是时候为我们唯一的家园做些什么了!行动,带来改变!

西西伯利亚的原住民社群

图片 | 2013-01-21 15:27

Noyabrsk附近原住民社区的驯鹿雪橇。石油泄漏和其它污染正在毒害这里的水资源,慢慢摧毁原住民族群的传统生活。结果就是这些社区的传统生活方式和文化正在消亡。绿色和平俄罗斯办公室拜访了Noyabrsk,西西伯利亚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最大的产油镇子,见证一场本土原著民与石油公司的持久战——针对石油钻井以及由此引起的环境破坏。

1395 结果当中显示第46 - 50个相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