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今年的北极科考已经开始了!快速消融的北极面临着来自石油开采、工业化捕鱼和战争的威胁。绿色和平的行动者们与羽泉-胡海泉一起,亲身见证海冰消融。让我们一起行动,保护北极,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这艘船是我们未来几天的“家”,将带着我们挺进北极的冰封天地。

 

2012-06-29 :到达

永不落的太阳

飞机尚未停稳,周围的旅客已经纷纷打开自己的行李,取出各种厚重的外套和大衣穿上,我才意识到,糟了!这里已经是北极圈,而我的行李里只有4件短袖T恤,1件毛衣,1件羽绒服——而且,它们全都被打包托运了。

穿着单薄的衬衫走下舷梯,冷冽干燥的空气迫不及待的挤进鼻腔,瞬间感觉血液都要凝固了,每个毛孔都在努力对抗寒气。抬头四望,雪山就在眼前,清晰可见——这里就是朗伊尔,位于Svalbard群岛的西侧,挪威的最北端。

虽然已临近午夜12点,这里的天空却依然明亮——是的,现在正是北极圈内的极昼,太阳24小时不下山。离机场不远的地方就是码头,绿色和平的“极地曙光号”正静静的停泊在港口。接下来的10天里,她将带我们一路向北,突破北纬80度,探访这片位于地球最北的冰原。

一片属于北极熊的土地

过去的80万年中,北极都被冰雪覆盖,静谧而安详。她是北极熊、独角鲸和海象安居的家园。然而在过去的30年间,随着气候变化加剧,75%的北极冰盖已经默默消失了。我不知道在这过程中,有多少北极熊失去了家园。但我知道,如果任其继续恶化,在未来的20-30年间,夏季的北极就会彻底无冰——这不仅意味着我们的下一代只能在动物园里看到北极熊,更意味着人类自身的生存会受到极大威胁。

每一年,科学家们都在密切观测和计算北极的海冰范围和厚度,2007年的时候北极的海冰曾打破了最小值的记录,并持续维持在低值。而今年截至目前为止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北极可能比2007年更糟糕。

虽然冻得瑟瑟发抖,我的大脑却格外清醒。今天我们来到这里,不同年龄、不同国籍,从中国的歌手,到阿根廷女水手,从印度的大厨,到秘鲁的向导,我们怀揣着相同的目的——成为北极守护者,把北极的美与伤痛告诉更多人,为我们的下一代留住这片独一无二的地方。希望在这趟行程后,有更多人愿意加入我们,与我们一起航行,一起守护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