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今年的北极科考已经开始了!快速消融的北极面临着来自石油开采、工业化捕鱼和战争的威胁。绿色和平的行动者们与羽泉-胡海泉一起,亲身见证海冰消融。让我们一起行动,保护北极,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2012-06-30:  晕船

 今天,我们正式启航了!

当我正举着笤帚兴高采烈的打扫舷梯的时候,晕船突如其来的到访了。前一秒还在挥舞着笤帚,下一秒却只能扶墙喘息,眩晕、呕吐……船员们告诉我,最好的办法不是坐下,而是平躺着。昏天黑地的,我就已经躺在狭小的舷舱里那个小小的上铺,强烈的感受着船身随着海浪上下左右的颠簸。好像坐过山车一般,体验着船身被扔上浪尖,又突然拍到谷底的感觉,想喊停但无能为力,身体越是去反抗,就越是觉得精疲力竭,手脚发麻。

我对自己默默催眠道:这就是摇篮而已,婴儿时代就适应了,没事的没事。慢慢的,居然就真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船身撞上了什么,接着就听到巨大的机械声响起。条件反射似的,我就意识到我们已经进入了浮冰区,这机械声肯定是破冰作业。于是我迅速爬起来穿好了衣服,跑到甲板上。

船舱外,是一片寂静而纯净的风景。

 

无声的风景

推开舱门,几乎就在看到浮冰的一刹那,汹涌的感动就冲上来模糊了我的眼睛——太漂亮了!大自然竟是这么神奇,静谧中透出震慑人心的力量,毫无准备我就已经泪流满面。大片的浮冰困住了船头,交织着蓝色和白色。眺望远处,则是更多的一片连着一片的浮冰。它们有的直直挺立,有的融成了一个环形。它们落落大方的呈现着自己,几只海鸟安详的栖息在融化了的冰洞上。四周万籁俱寂,而我的晕船也不治而愈了。

甲板上已经站了不少同伴和船员,但是没有任何人发出一点声音。就像是默契似的,大家就这么默默的眺望着,默默的呼吸,不忍去打扰这片纯净无暇的地方,呼出的热气很快消散在冷风中。

绕到船的另一侧,发现海泉也早已经出来了,正倚着栏杆用摄像机记录着。跟“偶像”一起在船上,还让他看到自己挂着眼泪,还真是有点尴尬。我只好埋怨天气太冷都冻出眼泪来了,但这点“小把戏”一下就被看穿了,他说这样的地方确实很让人感动。从中学时代就开始听羽泉的歌,也被他们歌声中的力量所激励着。这次海泉能欣然接受邀请,加入保护北极的项目,不仅让我们这些“老歌迷”很兴奋,更期待能为这个项目带来真正的强劲助力。

而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