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4   北极趣事二三 

身处地球最北端的北极,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沐浴在极昼中的极地曙光号。 © Bas Beentjes / Greenpeace

 

极昼

早就知道北极圈内有极昼,但真的身处极昼时,我的生物钟明显糊涂了。早上起床的时候,是白天;吃完晚饭去甲板,依然是白天;半夜爬起来看窗外,还是白天!这给我们带来的后果就是每天严重超时工作。因为每吃完一顿饭,就好象刚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一样。所以船上的同事们互相问的最多的一句话,不是吃了吗,而是“现在几点了?”

在极地的冰寒中,臭氧的稀薄和冰雪的反光让防晒成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晒伤

冰川、下雪、寒风……这一切好像都只和“冷”有关。但此刻我的面颊阵阵发烫——是的,我被北极的太阳晒伤了。众所周知,臭氧层在南北极上空是最稀薄的。而臭氧层的一大作用就是反射紫外线。昨天还在嘲笑科学家先生每隔2小时就喷涂防晒霜太娇气,今天我就立刻吃到了苦果,不得不用冰块敷着热辣辣的脸庞。

从大船到小艇再到目的地冰山,有一段艰难的路程。 © Bas Beentjes / Greenpeace

 

零度跳水

在一座冰川的附近,我们要离开大船,坐小艇靠岸。岸边全是碎石,为了避免小艇搁浅,我们必须在离岸2-3米的地方下船,然后走到岸上。如果这一幕发生在三亚,我们当然毫无压力。可是在北极,在冰川附近,水温冰冷刺骨,还有寒风时时袭来。想象下,在冬天跳进及膝的冰水里,那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好在大家都努力穿上了防水装备,尽可能减少涌进靴子里的冰水,尽管如此,到了岸上的时候,我的脚也已经被冰水泡得有点麻木了。

——这是真实的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