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正致力于对话纺织服装行业,去除有毒有害物质,包括环境激素对于环境的污染。 © VJ Villafranca / Greenpeace

 

我用中文发言支持环境激素议题的设立

如果说小组会议磋商是字斟句酌、寸土必争的巷战,那么全体大会则是决定胜局的大会战。眼看“环境激素”议题的设立只差临门一脚,各个国家、民间组织和工业团体的代表都卯足了劲儿表明自己的立场。

在9月18日周二上午举行的关于环境激素问题的全体大会上,一场“发言接力”就此展开。来自非政府组织代表们的发言尤其精彩。他们对于环境激素的健康危害、环境影响、面向工业界的呼吁及对治理原则的阐述赢得了与会代表们不少赞许。

作为在国内关注“环境激素”议题多年,做过大量调查研究的绿色和平,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自然不应当沉默。不过话说回来,虽然绿色和平作为一个国际环保组织,在联合国的舞台上已是老兵,但是我自己却实在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菜鸟”。从未在国际会议上发言的我,此时却高高举起了“绿色和平”的名牌,向大会主席表示我要求发言。

“现在请绿色和平的代表发言。”

当听到主席点名时,我还是小小地颤抖了一下。会场的124个国家的政府代表、非政府组织代表和工业界的代表此时都在等待来自绿色和平的声音。我清了清嗓子,尽力保持自己发音顺畅、平稳,然后开始用中文发言:

“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在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化学品的生产量和使用量持续增加,而对内分泌干扰化学品进行合理管理的能力显著不足;这一现象彰显了内分泌干扰化学品作为新的正在出现的政策问题提案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我们主张,全球行动的核心应该基于预防性原则、防范措施,安全替代等原则,以促进技术创新和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的淘汰。”

我能感受到周围代表们惊讶的表情:他们大概根本没有想到,在联合国大会上,一个“国际环保组织”的代表居然是用中文发言的。要知道,在这之前,可能只有中国代表团的代表才会使用中文作为发言语言。然而对我来说,中文是我最熟悉的母语,又是联合国官方语言之一,选择中文顺理成章。

在国际化学品管理大会的会场上,来自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可谓屈指可数。尽管化管大会设立之初,就将其定位为一个面向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工业界全面开放的平台,为的是广泛吸收各利益相关方的意见,但在全体会议上表达来自中国的民间组织对一个议题的支持,在历届的化管大会上还没有先例。因此,我用中文完成的这一表态,不但表达了来自中国的民间组织对环境激素问题的关切,也得到了中国代表团的关注。

而大会之外,同样活跃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们则正在针对最后的“障碍”巴西展开积极游说与动员工作。来自巴西的非政府组织成员与巴西代表团团长就此事进行了磋商,并表达了来自公民社会的意愿和当前大会上对这一议题“一边倒”的支持之声。巴西代表团的团长连夜将这一情况给国内通报,并在第二天中午时,给参与讨论的非政府组织成员传达了一份书面回复:“在与国内通报之后,我们决定,巴西政府将不再环境激素这一问题上成为反对方。我们希望,在今后几年化管大会下就环境激素问题的信息交流能够有助于各方更好的理解这一议题。”通过这一议题的最终障碍扫清了!

绿色和平调研人员穿着防护服在野外取水样,测试企业排放的污染物质及其中的环境激素。 © Donang Wahyu / Greenpeace

 

国家化学品管理大会的决议——公民社会的努力与胜利

在周五的大会的闭幕宣言中,我们听到了如下的内容:“大会认识到环境激素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潜在危害,并将环境激素议题作为SAICM框架下的“新兴政策议题”促进国际合作,以提高公众意识和相关行动。”与此同时,一笔一直持续到2015年的超过3千万美元的信托基金(Trust Fund)资助,将会用于105个国家管理化学品问题的能力建设,环境激素问题也将受惠于这项资金计划。

第三届化管大会以这样一个令人欣慰又值得回味的宣言落下了帷幕。在这一多利益相关方参与的全球化学品管理战略框架下,来自各国和各方的代表虽然背景不同,立场有异,却最终就这一问题达成了共识,在肯尼亚这篇神奇的非洲土地上,携手将“环境激素”推向了全球治理的最高平台,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

从一定程度上说,会议取得的重要进程,是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SAICM)机制对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呼吁和来自全球公民社会的压力的一种回应。引领这一议题的UNEP、WHO,以及全世界关注环保和健康的非政府组织,围绕这一议题做了大量的工作。然而这一进展背后的真正动力,正是全人类为了改善环境与健康、改善化学品安全,让化学品能够更友好的服务于人类和自然,创造化学品无害管理的未来的共同愿望。

众所周知,政府间会议上通过的声明和协议并不能一下子解决世界的问题。万里长征才刚刚起步,还有更多的工作等着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工业界携手来一并完成。也许在若干年之后,当我们不再为“环境激素”的神秘作用而头疼,也能够较有自信的去应对此类物质对人类健康构成的莫名侵害时,我们会想起在内罗毕的这次漫长的会议,以及那些为一个全球行动的实施而做出的最初的努力与斗争。

——绿色和平污染防治资深项目主任 武毅秀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