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日志

跟随绿色和平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员,走进环境保护多姿多彩的领域中,从政策评论到田野作业;从气候变化到餐桌食品,从活力行动到网络传播,为大家带来全方位视角的最新鲜、最真实的环保世界!

  • 希望号东亚之旅:海嘸魚, 擱造船?

    博文 来自周薇 - 2012-10-16 18:46

    10月12日早上,我在台湾高雄第一次亲身体验绿色和平的非暴力直接行动。这是一次关于海洋保护的行动,目的是揭露台湾渔业的问题,要求台湾渔业署说到做到,切实履行自己的“永续宣言”。

    绿色和平高雄港的非暴力直接行动,四名行动者在45米高空挂出了「海嘸魚,擱造船?」(海无鱼,何造船)的横幅标语。 © GREENPEACE / ALEX HOFFORD

     

    绿色和平的十位行动者,来到全台湾最大的船厂,从高达45米的天车上挂起长达15米的横幅,书写着“海嘸魚, 擱造船?”的大型标语。这句台语的意思是说,“都已经没有鱼了,还造船做什么?”绿色和平以此行为来揭露台湾渔业署在兴建新船政策方面说一套做一套的态度,渔业署表面上承诺不会增加捕捞的能力,实际上却一直批准... >了解更多

  • 金光集团APP:环保的“空头承诺”何时休?

    博文 来自杨婕 - 2012-10-15 12:32

    一边忙着散布自己要如何如何保护原始森林和濒危野生动物,一边奋力地在砍伐苏门答腊虎森林家园的金光集团APP,今年又毫不例外地发布了该公司“最新”的可持续发展承诺和路线图。这一次,它又给了自己从现在到2020年一共8年的时间去实现其目标。

    来自绿色和平与印尼环保论坛(Walhi)的行动者见证了在PT Asia Tani Persada公司租地内的森林破坏,印尼西Kalimantan的Kuala Labai,这个公司是金光集团APP的供应商。绿色和平正在号召印尼公民加入“老虎之眼社区”,保护印尼森林免于毁灭。同时绿色和平也敦促政府采取即时措施保护原住民,扩大禁伐区,评估现有砍伐令,切实执行对于泥炭地森林的保护。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打了水漂的“承诺”们

    金光集团APP曾经给自己设下到2004、2007、2009和2015年停止使用来自砍伐天然林木材的承诺,但是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没有看到它每一次信誓旦旦的承诺文件变成事实。在没有任何承诺兑现之后的2012年6月5号,APP... >了解更多

  • 台湾小琉球岛上的渔民朋友登上了绿色和平希望号,与绿色和平工作人员以及希望号船员交流。

      2012年10月9-11号,希望号停留在台湾小琉球旁边的海面上,这里的风景非常好,海水湛蓝清澈,小琉球岛上郁郁葱葱,古色古香的庙宇镶嵌其中。但是与这美丽的景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的渔民们正在承受无鱼之苦

    绿色和平曾经在小琉球访问过多位渔民,几乎所有的渔民都表示渔获量在减少,有船长说,渔获量变少很多,以前出海能捕捞回四五吨,现在只有几百公斤而已。而且,鱼体也在减小,“过去两三百斤的金枪鱼不少,有时候还能捕到四五百公斤的,但是这两三年已经完全补不到那么大尾的了。”

    这相似的情... >了解更多

  • 两百万请愿签名:谢谢你们!

    博文 来自Martin Norman, 绿色和平北欧办公室 - 2012-10-11 12:40

    如果你来到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球极北端时,交流对你来说就像是电报一样:它是如此遥远而罕有,只有最重要的事情才能让它发生。因此,当史蒂夫,这艘“极地曙光号”上的无线电操作员,今天亲手递交给我一份信息的时候,我知道它将是一个好消息。“两百万人已经签署了‘拯救北极’的请愿书!”

    对那些在船上的我们来说,这个信息如同暖流一般流入了我们的心田。在短短3个月出头的时间里,两百万人加入了绿色和平,呼吁保护我们现在探索和记录的这个地域。我们在这里,在绿色和平的“极地曙光号”上,在北极的斯瓦尔巴特海域见证人类所导... >了解更多

  • 希望号东亚之旅:善待海洋,才能年年有鱼

    博文 来自周薇 - 2012-10-08 18:38

    绿色和平希望号于2012年10月5号到7号在台湾基隆举办为期三天的开放日,大家对于保护海洋热情高涨。

     

    国庆长假的最后三天,我来到台湾基隆港报道。绿色和平的船只“希望号”于10月5号到7号在基隆举办为期三天的开放日。期间有许多的民众前来参观,大家对于保护海洋热情高涨,一起许愿“年年有鱼”。我也为开放日贡献了自己的微薄之力,我最有趣的一项任务是扮演“鲔鱼哥”亮相,许多人拿着“生生世世,鱼你相守”的牌子跟我合影,让“鲔鱼哥”,也就是穿着金枪鱼(在台湾叫做鲔鱼)的衣服亮相,感觉好安心。这里的志愿者和民众们听说我是海洋项目专员,都非常热情友好,特别是一位当地的老伯伯,我们聊了很久,他还特... >了解更多

  • 自然的终结?

    博文 来自Jon Burgwald,绿色和平丹麦办公室 - 2012-08-30 12:29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俄罗斯最北端的乌辛斯克了,因此我不应该如此惊讶——但我再一次被震惊了。自五月以来我第一次回到这里,那时我与绿色和平俄罗斯办公室的同事见证和记录了这片曾经美丽的地区上无穷无尽的石油泄漏带来的恶果。

    卢克石油公司的清洁措施 - Steve Morgan/Greenpeace

    我回到这里并不是因为我想念石油的恶臭、满目火焰和持久化学物质引起的头痛;我回到这里是因为我们有机会能为这里做点什么,为俄罗斯的原住民伸出援助之手。

    我们邀请了俄罗斯北极圈内所有的代表,还有一个来自格陵兰,一个来自尼日尔河三角洲,齐聚乌辛斯克。我们邀请他们到这里来参加北极原住民会议... >了解更多

87 结果当中显示第37 - 42个相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