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终于可以给我们一直以来的疑虑下定论了: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GRA),这个纯属为推动企业控制非洲农业而诞生的组织,并不会通过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来帮助非洲的小农。

AGRA正在推动的企业议程旨在达成一个迎合各方利益的种子法,该法将禁止农民自己留存种子,从而为转基因种子的专利化铺平道路。

 

尽管“绿色革命”曾给亚洲造成土地退化和水资源枯竭等诸多遗留问题,AGRA在两天前发布的2013年非洲农业现状报告中,仍确定了该组织在非洲的“绿色革命”议程。

AGRA是由盖茨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在2006年创办的,该组织声称他们将会开展一场“属于非洲的独一无二的绿色革命”,但实际上他们在非洲的计划并没有区别于以往的思路,而是换汤不换药,都会最终迫使农民陷入大型农业综合企业的股掌之中,依赖这些跨国企业提供的种子和化肥,而对产品价格和交货时间毫无决定权。

2013年1月,在内罗毕举行的一次和AGRA的会议中,我们要求AGRA将他们目前所资助的项目做一个信息公开。这个请求遭到了该组织的指控,他们认为绿色和平对AGRA的工作无端揣测,并且强烈否认AGRA正在资助非洲国家转基因作物和相关农药的研究。

即使AGRA目前可能没有直接支持转基因项目的研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通过提供“有利的环境”以及推动可以得到私有化利润的“公私合作模式”,为转基因的进入埋下了伏笔。最终,社会和环境成本将由全社会特别是那些AGRA号称要帮助的妇女小农们来买单。

AGRA正在推动“负债驱动”的农业模式,通过设立农资代理商和推动增加信贷额度的方式,帮助小农购买化肥和杂交种子,然而正是这种模式,使印度的农民在遭遇粮食减产后负债累累。巨额负债很有可能是数以千计的印度农民自杀的元凶。

AGRA在对报告中认识到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但却没有提及这样的“价格波动”是会给负债的小农们带来灭顶之灾的。

通过其政策中心项目,AGRA正在推动的企业议程旨在达成一个迎合各方利益的种子法,该法将禁止农民自己留存种子,从而为转基因种子的专利化铺平道路。

 

非洲农业的真正未来

尽管AGRA貌似对农民关于种子的担忧有所顾忌,但是结果却依然是我行我素,将农民的意见视为“一场闹剧”。绿色和平认为只有生态农业才能通过运用最新的科研技术和知识体系优化传统农业,最终实现帮助农民的目的。

AGRA这类机构以及他们的资助者们应该投入更多的资金去扶持生态农业的研究、田间学校的建立,其他NGO、研究中心和基金会也应该提供更多的信息支持服务,而不是使农民们陷入大宗商品市场的不可靠的操控中。

生态农业是能够赋权于当地农民,使他们自给自足、社区繁荣、生计维持以及令非洲的生态系统得到保护的唯一的方式。这才是当地农民和我们所有人,而不是那些贪心的企业家们,所希望看到的非洲农业的未来。

 

——绿色和平国际生态农业项目资深项目主任 Iza Kruszewska

      绿色和平非洲生态农业项目主任 Glen Tyler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