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撰文:国际绿色和平核辐射专家 Ike Teuling

去年年底,当我走在受到核污染最严重的福岛市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与福岛核事故现场的距离为60公里 —— 这正是我的家乡与荷兰唯一的核电厂所在地博尔瑟勒 (Borssele) 的距离。虽然福岛事故现场方圆20公里已经被设定为禁区,所有人已经“被疏散”;可是,在人口稠密的福岛市仍然居住着大批居民。核灾难发生至今,这些居民们仍然等待着政府为他们的房子、花园和公园清除残留的核辐射。不过,政府却没有做好清除工作,他们不但没有给民众任何搬迁的资金和帮助,就算是儿童和孕妇,也得不到任何特殊的照顾。

最近,我们花了4天,在福岛县的渡利市(Watari)和大波市(Onami)的街道之间进行辐射调查。当地人似乎已经被政府遗弃了,正独自跟这个遭受严重核污染的环境对抗着。我们的辐射专家在一个距离民居只有数米的花园里,发现有好几个地方的辐射量达到了每小时37微西弗;而排水系统、水坑和沟渠更容易累积放射性物质。总而言之,这些民居生活在辐射水平十分高的环境里,以至于吸收的辐射量有可能超出每年被允许剂量的10倍!此外,由于我们无法知道民众从受污染的食物中摄取的放射性粒子的数值,加上政府没有在这方面进行监控,以至于他们体内的辐射水平究竟有多少,仍是一个疑问。

请勿在公园里逗留超过一小时 

公园,是福岛市内受辐射污染严重的地方。所以,当你走进公园,不难发现一些地方会树着这样的标志:由于受到放射性物质的污染,每天请勿在公园里逗留超过一小时。所以,即使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公园依旧显得十分冷清。福岛的母亲们都十分理智,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公园里玩耍,哪怕只玩一小时。甚至在室内,她们依然对辐射感到忧心忡忡。我们就曾经替一位老太太测量了室内的辐射水平,因为她的孙子将会在圣诞假期时到她家暂住一段时间,所以她希望了解自己的房子里哪些地方是最安全的。

福岛市的人都十分担心他们的健康,特别是有儿童和孕妇的家庭。日本政府只在去年七月时在福岛市的民居里进行过一次调查,而调查所监测到的高辐射地区,却没有张贴任何标志和指示,也没有告诉人们如果要停留在这些环境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此外,数以千计的受污染房屋中,政府只为其中的35栋清理了核辐射。

由日本地方政府负责的清理工作缺乏协调,也没有提供足够的指示给承包项目的公司。在科学知识匮乏的情况下进行核辐射灾区的清理工作,除了让清洁工人受到健康威胁之外,也可能会扩大核污染,所谓“越帮越忙”。而且,除核工作中排放的放射性废料需要地方安置,但当局并没有找到恰当的安置地点,这样会导致核污染废物直接堆放在当地居民的土地上,让居民们进一步受到辐射的威胁。

福岛的情况显然是越来越难控制,如果政府不背负起保护民众的责任,受福岛第一核电厂三次熔毁事故影响的人们会在未来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继续遭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