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日本福岛的西片嘉奈子的一家

第一次跟西片嘉奈子碰面,是两天前在中环热闹的购物区。她早上9点半站在名店门口,带着一双年仅11岁和9岁的孩子,不是为了购物、也不是为了观光,而是等着我。一家三口在凌晨的时候抵达香港,睡不了几个小时,就要出来应付一整天的行程。有关福岛一周年展览的媒体采访日程已安排得密不透风,我在嘉奈子的行程中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时间请她先吃个早餐。走进咖啡厅,我问孩子们要喝点什么,大家就异常兴奋地大叫:“ミルク (牛奶)!ミルク !”

“他们有半年没喝牛奶了!”由于言语不通,我还是经过翻译Joan的解说后才知道原因。由于辐射的关系,他们没办法再喝牛奶、吃磨菇,孩子们所有的活动都停留在室内。嘉奈子说,她曾经在去年年底带孩子们到德国出席反核活动,那个时候他们也是大吃磨菇大喝牛奶。如此简单的日常小事,我们平时不见得会特别珍惜,但却成为了这一家三口的“天堂生活”。

 

没谈上几句,嘉奈子又要开始接受访问了。虽然她因为福岛核灾失去了自己的家,而且在未来几十年中依然要活在辐射的阴霾里,但她的脸上还是充满了笑容。趁着采访途中的休息时间,我问嘉奈子,核灾可能太灰暗了,这些日子有什么快乐的事吗?她说,一直最关心孩子的教育。“日本的教育让孩子们不会表达一些跟主流看法不同的意见。他们都相信新闻报道、相信政府官员的话。核灾让大家反思这种意识是对还是错,是不是应该继续这样呢?”早在去年3.11后,日本社会运动开始迅速发展,而在孩子的心里也早开始起了微妙的作用。嘉奈子说,有次看新闻报道,报道播出越南总理的讲话,提到相信核电的安全。这个时候,11岁的儿子海斗就大叫:“越南总理这样说对吗?”嘉奈子说到这里笑一笑,再说:“他们能这样问,的确是一种改变!”

那么,核灾之后,嘉奈子挂念些什么呢?翻译Joan刚帮我问完这个问题,她就立即不停的数着:在屋外晾衣服、在室外野餐、在地上随意触摸花朵、跟孩子到户外玩…… 数着数着,全都是跟户外有关的。如果有一天,只是走到户外已经难得可贵、而在家中安心洗澡也是一种奢侈的时候,那是什么样的世界?

日本艺术家大久保淳及其关于福岛核灾的作品

 

“就是灰暗,这也代表我对核的不满。”同样来自日本的大久保淳这样说,彷佛回答了我心里的疑问。大久保是这次其中一位参展的艺术家。他的性格有点内敛害羞,但是当他说到核电时,变得很沉重,不时低着头。“我从一开始就反对核能。不过,我当时没有做什么,我选择了沉默。而这件事,我回想起来一直很后悔。”他的参展作品有4尺宽,由几幅画组成,有家人、有猫、狗。“对于核灾,很多日本人仍感到一片混乱。我也在一直混乱的时候,开始画着画着,最后就是这样子。”

我们的五官并不能够探测核辐射以及它的危险,大久保说。核辐射是看不见、闻不着,也没有味道的。所以,在同一个情境中,有些人会说它“很安全”却又有人说“很危险”。面对这一切,他自己也感到混乱。所以,他描绘,是为了探索,也是改变沉默态度后站出来反核的行动。“我常常感到反核不应该在核灾发生之后才提出来,而应该是在灾难发生之前。香港距离核电厂只有50公里,真的、真的很近。”对,在香港,反核还不算迟

 

绿色和平资深媒体与推广主任吴颖芝 

本文亦刊登于香港《明报》核灾一周年专辑(201234)

 

福岛核灾一周年展(香港) 
展期:2012年3月1-14日
时间:逢星期一至六 (中午至晚上十点)
地点:香港中环下亚厘毕道2号 (中环港铁站D1出口) 艺穗会 
参展艺术家:大久保淳、江康泉、李苑汶、黄咏枫、曾德平、创作单位《黑纸》
网址:http://www.greenpeace.org/hk/fukushima-anniversary-exhi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