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过绿色和平现在服役中的所有的船,这次随着“ESPERANZA 希望号”的韩国之行是我船上工作最久的一次:从今年四月中旬自仁川港上船到离开希望号,整整一个月。相比于通常船员服役的三个月来说不长,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把船当家的了。

——绿色和平行动与调研部门经理 郎希宇

绿色和平行动与调研组经理郎希宇在ESPERANZA 希望号上参与在韩国的清洁能源之旅项目。

 让船更好地为环保服务

我是做项目的,和船员专注把船开好保养好的分工不同,唯一的工作就是每天琢磨让船如何最大化地为环保项目服务,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通常船用来捕鱼、运货、打仗,这样的用途和功能很容易界定,但以保护环境为目的,作为一个移动办公室、移动会议室,或者一个更有价值的工具,把这庞大的70多米长、排水量达2000吨的庞大工具用好,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举个例子来说,绿色和平最辉煌和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我们的快艇挡在巨大的捕鲸船和被追杀的鲸鱼之间。但现在大捕鲸船通过努力已经不会明目张胆地非法捕鱼了,有的只是非法远洋捕鱼的小渔船。当绿色和平的船只去阻止他们非法捕捞时,从外形上看,显然我们的大船会给人造成以大欺小的景象,而事实上这些小渔船也只是受命于那些大渔业公司,渔民为了生计而出海,并不是破坏海洋生态的罪魁祸首,但今天那些大公司自己通常不会直接进行环境犯罪,只是通过遥远复杂的供应链来间接破坏环境,以谋求最大化的利润。

如今我们面临的更加复杂的事实是:经过了几十年成功的集合政府、民众和各种力量的环境保护工作,那些公司们的环境犯罪不敢再那么明目张胆,反而越来越隐密,而且他们甚至会利用舆论把环境保护工作描述成反面教材,把破坏环境和发展民生问题作为不可避免的共生路径结合起来,似乎阻止环境犯罪就是在阻止经济发展,阻止人民幸福。这使得环保工作的目标并不是非黑即白,也变得富有争议性起来。

因此,绿色和平的项目船常年在全世界各地巡航中,除了对公众的环保教育工作外,还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环境犯罪的证据,“希望号”去年在南太平洋公海上成功收缴了台湾非法捕捞渔船上重达三百公斤的拖网捕鱼器FAD(Fish Aggregation Device),这种捕鱼器会将它所经过海底的生态完全破坏。希望号在今年把它带回了台湾,展示给公众,并送到了当地的渔业署,用事实去证明政府机构的监管不力和远洋渔业行业的滥捕问题。

如何让绿色和平的船只更好地为环保事业服务?郎希宇一直在思索这样的问题。

 

在韩国:挑战清洁能源发展项目

在韩国,我所参与的这次的项目主题不是海洋保护,而是清洁能源发展问题,对于我们的挑战在于如何把核能这个极富争议性和远离公众话题的项目带入舆论。同时,绿色和平东亚分部在韩国成立办公室仅仅只有六个月,一个全新的办公室如何能够组织好一整个月的在韩国沿海的各种环保活动?正是这样的挑战,让绿色和平作为国际环保组织的价值和能力得到真正的体现。

为了准备这次韩国之旅,我们在三个月前就订好了船期,从全世界各地调用了最富有经验的项目官员、核问题专家、新能源专家、媒体专家以及专业的活动组织人员,和当地员工一起夜以继日地工作,准备针对韩国而设计的新能源革命的报告,准备关于从福岛核爆炸的经验教训的报告,这些都是我们工作的基础。

同时,我们邀请了各地的政府、议员、当地NGO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工作,向公众解释韩国现在正在大力扩建核电的巨大风险。我们相信,真理是越辩越明的,被蒙蔽的事实只可能带来最大的危险后果。所以,绿色和平有时候会主动把自己放在一个富有挑战和争议性的位置上,即使有些公众不太能理解或者持有不同的见解,但随着我们工作的深入,尤其是随着“希望号”这样一个强大的工具逐渐成为了项目中我们最重要的流动环保宣传站、移动办公室、移动新闻中心、志愿者工作室、环境监查站……而船上所配备的六艘快艇还随时准备着去阻止环境犯罪。基于绿色和平捐款人、支持者和志愿者们的支持,这一切的努力都带来了很好的回报,经过一个月的韩国之旅,在几个地区的民意调查中,反对核电发展的比例都超过了50%。

 

一刻不停的流动环保站

当然,这都还是刚刚开始,离最后我们的清洁新能源发展的目标的实现还很遥远,但正如绿色和平所秉持的最强大的信念:不管做什么,我们都会去实现,船将远行,奔赴北极保护我们所仅有的美丽的极地,但是它还会为了更清洁的能源再度归来。而我们的工作,一刻不停地在继续。

绿色和平不是去哪里做环保工作,绿色和平就是在任何地方做着环保工作,只要那儿需要。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