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俄罗斯最北端的乌辛斯克了,因此我不应该如此惊讶——但我再一次被震惊了。自五月以来我第一次回到这里,那时我与绿色和平俄罗斯办公室的同事见证和记录了这片曾经美丽的地区上无穷无尽的石油泄漏带来的恶果。

卢克石油公司的清洁措施 - Steve Morgan/Greenpeace

我回到这里并不是因为我想念石油的恶臭、满目火焰和持久化学物质引起的头痛;我回到这里是因为我们有机会能为这里做点什么,为俄罗斯的原住民伸出援助之手。

我们邀请了俄罗斯北极圈内所有的代表,还有一个来自格陵兰,一个来自尼日尔河三角洲,齐聚乌辛斯克。我们邀请他们到这里来参加北极原住民会议,告诉他们这里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最重要的是需要他们齐心协力对抗大石油公司对他们家园的毁坏

在这3天的会议中,我们了解到驯鹿猎人们的生活方式被石油工业永久改变了;我们从来自尼日利亚的Alice Ukoko那里听说她家乡的人们因为同样的原因正面临着死亡,在她的例子里,那个行为残忍的石油公司便是壳牌;我们从一个兄弟1994年死于此地石油泄漏清洁的男人那里、从萨米族公会代表那里、从一个专事石油泄漏模型研究的科学家那里了解到离岸北极石油泄漏将会给他们的海洋和海岸带来多么灾难性的后果。

我们甚至直接从一位卢克石油公司代表,他们“环境部”分支的总监那里了解到事实,他带着我们去参观他们的田野清洁作业。这或许是最让人错愕的一刻——在我们的巴士经过一处处漏油地后,他邀请我们参观卢克石油的“绿色”一面。我们想着我们能见证他们的“绿洗”行动了,但是相反——他领我们所到之处是我们所见过的最大范围的地面漏油现场:巨大的、黑色的石油表层渗漏延伸到目光尽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它泄漏到周遭的环境里。我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些有毒气体。

俄罗斯乌辛斯克的石油泄漏

所有的一切,虽然让人错愕,但还不是让我震惊的原因。我震惊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已经对今天深入虎穴会遇到的情况有所准备。但虽然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毁灭,我的思想还是无法控制我感官的反应。当你看到、闻到和尝到一大池大量有毒物质逸散出来的空气,你的反应不会由你的大脑、而将由你的本能来控制。这个巨大的腐蚀之湖的“湖水”被用于油田,然后被压缩为一个池子,其所到之处生灵涂炭,直到它被直接释放到当地的河流中——一条曾经对本地十分重要的河流。

 

这种非人道和对环境与人命厚颜无耻的公然漠视以一种我未曾料到的方式深深打击了我——尤其是在有了如此完备的心理准备之后。谁对当地的人们、他们自己的土地和他们的野生动物做了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这是无法理解的。这是我从未了解或准备了解的事情,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接受对生命如此的蔑视和毁灭。一位与会者如此精辟地总结道:我们在这里所目睹的不仅仅是环境的灾难——它是自然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