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国一个农场里的小麦被发现是未批准的转基因品种后,这一事件的冲击不仅波及到全球的小麦市场,同时也进一步证明了转基因作物的无法控制。

那么,从2005年的最后一次田间试验到8年后俄勒冈州宣布转基因作物污染,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呢?这些转基因小麦种子是如何到今天的农场里的?谁应该为这一事件负责?又应该由谁来为清除转基因作物的污染买单?这些污染是只限于在俄勒冈州一个农民的田地里呢,还是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曾经进行过转基因小麦试验的加拿大是否也会有影响?

一个社会活动家在帮助隔离一个位于加拿大的国营农场,以揭露孟山都转基因小麦的风险。

 

失控:悄悄散播的转基因小麦

俄勒冈的这个发现已被美国政府确认是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小麦,目前在贸易国间引发了警报,使小麦价格下跌并对美国的出口造成威胁。转基因小麦根本没有出现的理由,这种情况的发生完全出乎意料。

这些转基因小麦是孟山都公司研发的耐除草剂品种(很可能是MON71800),孟山都曾于1998年至2005年间在美国的16个州进行过田间试验种植。 但该小麦品种从未得到国家批准进行商业生产,原因是来自全球的农民、消费者和环保主义者的大量的反对声音迫使孟山都在2004年5月撤回了商业化生产的申请。

俄勒冈州的小麦有大约90%出口到亚洲国家。这次的转基因作物污染事件将会对商品贸易造成打击,因为亚洲国家的政府开始进行转基因污染的检测,并且要求美国政府保证(很有可能也包括加拿大政府),他们从美国进口的小麦没有受到转基因小麦的污染。美国小麦协会(US Wheat 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俄勒冈州出口的1140万吨的小麦中,50%销往东亚国家(中国、日本、韩国),28%销往东南亚,9%销往拉丁美洲,还有9%销往中东。

在过去的几年中,绿色和平以及其他一些NGO组织已经就转基因作物造成的食品和环境污染问题发出过警告。转基因作物污染影响农民的收入和消费者的选择,并对环境和人类健康构成潜在风险。

转基因污染事件在过去屡次发生,转基因作物的污染风险根本是不值得的。

美国官方声称,这些转基因小麦是“安全”的,因为根据孟山都所说;“这个转基因小麦和现在种植、销售以及消费的小麦在成分、安全性以及其他相关的参数上没有任何本质差别”。但是为什么一个政府要去相信有巨大商业利益的孟山都,并让他们为自己的产品提供“严格”和“公正”的科学数据?这种行为岂不就像让狐狸看守鸡舍。

 

“上帝的杰作”还是人类的越俎代庖?

转基因小麦的开发商和政府当局不断强调转基因小麦不会污染常规或有机小麦,因为它们主要是自花传粉(在自花传粉的植物中花粉不会扩散的很远,不像玉米和油菜等异花授粉的作物)。

尽管如此,转基因小麦的污染还是发生了。和其他转基因污染一样,污染的路线并不明确。例如,拜耳认为发生在2006年的由未经批准的试验水稻品种LL601引起的美国水稻大规模污染事件,是“上帝的杰作”!

今年年初,欧洲环境署(European Environmental Agency, EEA)发布的一个报告(名为“迟到的教训:科学、预防措施和创新”)中写道,“滥用和忽视预防原则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和代价”。另外,欧洲环境署还全面总结评估了转基因作物阻碍和干扰生态农业的一些问题。

孟山都的转基因小麦污染事件再一次表明了政府和行业防止污染措施的失败。唯一的彻底的解决方式就是立刻禁止转基因作物的田间试验。

更重要的是,全世界都应该摆脱化学/转基因农业产业化以及随之带来的环境风险,向生态农业转型

 

——  绿色和平国际科学中心 Janet Cotter 

绿色和平国际生态农业高级项目主任 Eric Darier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