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

一只“企鹅”在遥望着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第二次特别会议会场。 © AOA

 

2013年7月11日至16日,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的特别会议在德国不莱梅举行,25个成员国重新聚集在一起,商讨在南极地区建立海洋保护区(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s)的议题。会议最终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阻碍下落幕,没有达成任何关于海洋保护区的一致意见。正如南极海洋联盟的总监Steve Campbell所说,这次会议的结果“失去了一个为后代们保护全球海洋的绝好的机会”。

去年11月结束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第31届年会上,美国和新西兰终于在罗斯海的海洋保护区提案上达成一致,将各自不同的提案合并为一份;另一份则由澳大利亚提出,建议在东南极建立海洋保护区。但最终各国未能在上次会议上通过这两个海洋保护区的提案。因此,大会决定今年在德国召开特别会议,讨论海洋保护区的议题。

在南极地区建立海洋保护区,具有非常重要的生态意义。相较地球上许多其他的海域,这里目前受到的人类影响最小,在南大洋罗斯海等地区,保存有非常完好生态系统和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美国和新西兰关于罗斯海的提议将能够保护大约600000平方英里的海洋生态系统,另一份关于东南极海洋保护区的提案有大约733000平方英里。如果两份提案能够通过,国际海域海洋保护区的面积将能够加倍。

当然它的意义还在于,这是世界上多个国家共同在为建立国际公海海域的保护区而努力。这么大规模的海洋保护区一般只会由一个国家在自己的领土上建立,如果罗斯海海洋保护区的提案能够通过,这将会是第一次由多个国家的政府共同建立的大规模的海洋保护区,在国际海洋管理和保护上,都将会是历史性的一步。

但是,海洋保护区的建立面临着非常多的阻碍。海洋保护区内将完全禁止商业捕鱼,正因为这一规定,海洋保护区的提案遭到渔业国家的阻碍:渔业国家支持任何的保护方案,只要这一方案不会将商业捕捞行为完全排除在外。

2013年7月17日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第二次特别会议会场外,南极海洋联盟的“企鹅 们”与融化的冰块一起,急切的期盼大会能够传来好消息。 © AOA

 

上一次的会议中,俄罗斯,乌克兰,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对海洋保护区的科学背景提出了疑问。自此之后,美国和新西兰重新组织并充实了提案的科学依据。在这次的会议上,经过仔细的审查,周一的时候,科学委员会宣布罗斯海海洋保护区的提案可以被继续讨论。

科学委员会主席Chris Jones说:“我们没有必要讨论海洋保护区的大小,但是我们讨论了支持在这些海域建立海洋保护区的科学问题。对许多区域来说,我们认为有足够的科学证据,也有目前最完善的科学数据作支持。对科委会来说,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们已经准备了目前能获得的最完善的科学依据来支持这一提案。接下来就只能依赖大会委员会和各成员国,还有那些政治意愿了。”

上周六,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等高端人士联名致信给俄罗斯总统普京,信中表示“俄罗斯在决定南极的未来中扮演着关键的领导性角色”。果然,事情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今天早上一个法律问题突然调到桌面上来: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是不是具有在罗斯海建立海洋保护区的资格”。周一早上,大会的主席Terje Lobach这样表示。“这个问题是由俄罗斯和乌克兰提出的,他们质疑大会是不是有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权限。但是很多律师都对俄罗斯和乌克兰提出的这一问题表示反对,并且坚决表示大会是有授权海洋保护区的权力的。”

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的Kavanagh评论说,“这是非常没有诚意的谈判,提案的支持国之前已经去过俄罗斯,跟俄方的科学家交流过,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和观点。但是俄罗斯从未提出过他们对大会是否有合法的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权力的疑虑。”他还表示“之前谁也没有提到过这一法律问题,所以不知道这是一个拖延策略,或者俄罗斯代表团是不是在等待高层的指示。”

据大会委员会的Lobach说,大会是具有合法的建立海洋保护区的资格的,之前在2011年,在南奥克尼群岛的一小块海域曾经成功建立了海洋保护区,当时也获得了俄罗斯的同意。

由于大会是一票否决制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提出的拖延了会议的进程。根据会议的规定,会议时间不会被延长来继续讨论,因此这次会议最后无果而终。

“包括南大洋在内的世界上所有的海洋,受到的人类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大,因此保护它们,特别是那些仍然保存完好的海域是非常急迫的。”绿色和平海洋项目主任Richard Page说,“经过了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及其成员国们非常多的努力和非常严谨的科学工作才走到了这一步。俄罗斯代表团应当带着诚意,确保这一提案能够在下次的会议上讨论,确保能给后代们留下最后的遗产”。

—— 绿色和平保卫海洋项目主任 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