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 说每个当了妈妈的女人都会变身女超人,入得厨房,出得厅堂,即会喂养,又懂早教,治得了小病,哄得了睡觉……的确,我在今年光荣晋升“妈妈”这一职位之 后,一时间感到自己满满都是能量,恨不得什么都给孩子最好的。最起码,我要我的宝贝成长的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因此,本来就对产品质量非常仔细的我,在给 孩子挑选东西的时候,越发小心起来。

我要尽我可能,切断产品中的有害物质和宝宝接触的途径。这样的豪言壮语当然不是凭空而下的,在绿色和平 “污染防治”组工作的四年间,我逐渐成了朋友圈里的化学品专家。我和同事们测过玩具,检过衣服,验过不少消费品,双酚A、邻苯、壬基酚……这些对公众来说 念起来都有些拗口的化学品,渐渐的成为了我日常关注中的一部分。各位“超人妈妈”给孩子买东西的时候,也都会来咨询下我的意见,听听我的推荐。

可 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对有害化学品了解的越多,我却越发的不自信起来,在当今产品质量问题满天飞的时代,我发现做一个妈妈,要操心的事真是越来 越多。奶粉、疫苗、玩具、雾霾……分分钟有可能中招,保不齐哪件产品里含有什么有害物质,就这样被小宝宝吃下了肚。最近我们在中国两个童装重镇抽检的童装 中发现“环境激素”一事,让我这本已战战兢兢的小心灵又经受了一次打击。 这则发现显示,在这些销量覆盖到全国40%市场的童装中,有多款衣服的印花图案中检出DEHP塑化剂,这是一种跟在台湾饮料、酒鬼酒、塑料玩具中发现的塑 化剂同一种类的化学品,具有生殖毒性,是一种公认的“环境激素”。其中最高一款童装中,胶印图案中的DEHP达到17000MG/KG,超过了我国未出台 的童装标准中的DEHP含量规定的17倍。

作为一个从事化学品危害4年多的绿色和平工作人员,我对DEHP自然不陌生。我们在2010年针 对国内市场塑料玩具的抽样检测中,就发现70%的样品中含有多种“塑化剂”,其中含量最多的就是DEHP。这种环境激素可模拟雌激素,可能干扰生物正常的 激素水平。激素水平如果受到干扰,其可能对人体这一精密的仪器产生的影响,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儿童因为更喜欢用手和嘴巴去探索世界,导致这类环境 激素进入儿童体内的途径和几率要比成人多得多,并且已有科学调查表明,儿童体内的一些有害物质的含量远高于成人。

两年多前为了买玩具在各大 城市奔走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如今我已经成了一个孩子的母亲,而再次看到 DEHP被检出,我的感受又有些不同。如果说以前的我在讲到这些化学品可能对儿童的危害时怀着一份痛心和焦急,现在的我,作为一个新妈妈,看着这一件件含 有“环境激素”的衣服,想到他们可能会给小宝贝们带来的健康威胁时,又多了一种气愤,甚至一丝失望。是的,两年多过去了,虽然我们国家在玩具里禁用“邻 苯”的规定已经出台并将在明年付诸实施了,DEHP仍然在被广泛的、大规模的应用于多种产品:衣服,塑料包装,儿童地垫……我们的孩子,仍然被置于多种多 样的化学品的风险中,家长们防不胜防。更可气的是,像DEHP这样公认的环境激素,已经在世界各地面临着被淘汰的命运:欧盟已经将它列入了淘汰名单,计划 于2015年在所有产品中淘汰其使用,在中国却没有任何规管。一种化学品,两种命运,难道,我们的孩子们,不能够和欧洲的孩子们一样,生活在一个清洁、放 心、安全的环境中吗?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我那7个月大的女儿正稳稳的坐在自己的小床上,专心啃着一块口水巾;一会儿我转过头去,发现她已经 用她刚刚学会的本事把自己腾挪成了俯卧位,手里抓着好不容易够到的一个玩具小狗,用自己的嘴巴“吧唧吧唧”的和小狗的鼻子进行亲密接触。你瞧,孩子和这些 产品中可能存在的化学品,就是如此的零距离。我曾经在朋友圈里感慨:“当妈妈,真是知道的越多越操心。”可是在如今产品信息不透明,化学品信息不公开的情 况下,我宁愿多知道一些,多了解一些,尽我的所能,用我的所知,为孩子筑起一道屏障。同时,我也要利用一切可能,大声的把我知道的告诉其他妈妈们,并且呼 吁我们的国家能够尽快、尽早的把产品里的有害化学品全面监管起来。这是我一个妈妈能够为孩子尽到的最起码的责任。超人妈妈们,你们说呢?

童流河污--中国童装重镇产品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