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到底用什么能源来推动其造价10亿美元的Maiden云端数据中心?

苹果每年在杜克能源公司(Duke Energy)的消费高达数百万美元,杜克能源是美国为数不多的依然在建造煤电厂的公司。

苹果在北卡罗莱纳州大力投资建立数据中心,显然打算在未来数十年在此扎根。但是州内主要电商杜克能源对于投资真正清洁而且本土化的能源并没有什么兴趣,明显和苹果对环境的承诺以及其大力采用可再生能源的宗旨完全背道而驰。

那么,苹果向杜克能源购买了哪座的煤电厂产的电呢?

最老旧而危险的:河湾煤电厂 Riverbend

自1929年开始运行,河湾煤电厂是美国依然运作的最老旧的煤电厂之一。电厂旁边两个巨大的煤灰湖中包含了几十年来排放的含粉煤灰和重金属的有毒煤灰浆,距离卡托巴河仅仅一堵单薄的隔离墙。美国环保署(EPA)已将这两个煤灰湖定为“高危险性”,而它们还靠近提供一百五十万当地居民饮用水源山岛湖。这个高危险性的标定意味着如果围截这些露天煤灰湖的瓦坝崩塌,有毒物质的猛然爆发将会危害所有附近居民的健康安全和生命安全。

煤灰湖图片


点击查看大图

尽管当地社区一直要求关闭这个污染空气和威胁民众安全的煤电厂,杜克能源拖延多年后,才终于在2011年关闭河湾发电站自1929年以来便开始运作的最老的一个发电机组。但余下的机组虽然已快达60高龄,却还在持续运作中。

对公众健康伤害最大:马歇尔煤电厂 Marshall 

马歇尔煤电厂于1965年开始运行。这座规模高达2078兆瓦的大型煤电厂释放出大量引发哮喘与心脏病的致病排放物,包括每年排放高达9000吨氮氧化合物,3800吨二氧化硫,和1150万吨引致全球暖化的二氧化碳,高踞杜克能源旗下位于北卡罗莱纳州七座煤电厂的污染榜首。再者,由于它位于重要的商业城市温斯顿-塞勒姆的上风区,它所造成的健康影响和引发死亡率也是州内最高。根据美国净化空气任务组织(Clean Air Task Force)发布的调查,马歇尔煤电厂污染估计每年导致130例死亡以及2200例哮喘发作。

杜克能源旗下7座煤电厂的健康影响: 

电厂名称

Buck
巴克

Riverbend
河湾

Cliffside

Dan River

GG Allen

Marshall
马歇尔

Belews Creek

Operating Since
启动时间

1926

1929

1940

1947

1950

1965

1974

Deaths
死亡人数

9

15

21

18

59

130

100

Heart Attacks
心脏病

13

22

31

28

89

200

160

Asthma Attacks
哮喘病

140

260

340

300

990

2,200

1,700

Hospital Admissions
住院人数

6

12

16

13

44

98

76

Chronic Bronchitis
支气管炎

5

10

13

11

37

80

63

Asthma ER Visits
哮喘急诊

 8

15

18

16

54

120

88

发电厂健康隐患调查由美国净化空气任务组织(Clean Air Task Force)委托研究和发布
电厂商业数据来源:杜克能源公司网站

为什么苹果的选择这么重要 

如苹果这种需求庞大的尖端商业电能消费者,是杜克能源目前最渴求的扩张市场。杜克以“便宜”的能源价格作招徕,大力促成苹果在北卡罗莱纳州投建数据中心,以达成把苹果圈入自己的王国内,作为杜克能源煤电厂和核电厂的后盾。

如果苹果希望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型能源消费者,他们必须高度关注北卡罗莱纳州能源系统的发展,以确保他们的存在不会助长过时的肮脏煤电厂。苹果应运用他们在市场上的影响力敦促杜克能源投资清洁能源,并立刻停止旗下煤电厂采用以夷平山岳手法所开采的煤炭。苹果应参考他们在硅谷和北卡罗莱纳州的同业“脸书”FACEBOOK的例子,承诺在未来把数据中心建立在可采买到大量可再生能源的地点,并切实敦促杜克能源等现有供电商尽快逐步提供更多可再生能源。

杜克能源在州内7座煤电厂中,6座都将在2015年达到预计使用年限,企业将在此十字路口面临重要的投资选择。作为杜克能源的顶级消费者们,苹果和其他科技公司的确有能力影响杜克能源,使其加快淘汰过时而高污染的煤电厂,选择一条可持续能源的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