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化研究的不断深入,一个新的术语逐渐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REDD,即减少砍伐森林和森林退化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Reducing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degradation)。——题记 

事情的起因在今年5月。在挪威首府奥斯陆举行的气候与森林大会上,7个发达国家宣布将提供高达4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阻止毁林,避免气候变化走向失控。5月27日,印尼总统Yudhoyono宣布,将暂停批准将天然林和泥炭地转化为种植园,作为印尼实现其温室气体减排41%目标的第一步。该禁伐令为期两年,前提是印尼和挪威达成10亿美元的REDD协议。 

在过去的两年里,挪威加大了实施REDD的力度,已经逐渐成为热带雨林国家实施森林保护的重要投资方。目前,挪威正准备在今年年底,向印尼支付10亿美元投资的第一期,三千万美元。 

这对印尼天堂雨林的保护,乃至全球森林保护和气候谈判的工作,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许多细节问题没有得到认真解决的话,这次对森林保护的大规模投资,也有可能成为一场掩饰毁林行为的闹剧和丑闻。 

有漏洞的协议

协议中一个重要的漏洞,就是该禁伐令没有禁止在已经存在的林场中发生森林砍伐的行为。印尼总统在气候变化方面的特别助理Agus Purnomo说,根据协议,我们将停止对泥炭地和天然林地区的开发行为发放许可,但那些在2011年1月之前已经获得商业许可的公司,将被免去责任。 

[英文有声图集]拯救苏门答腊——绿色和平总干事库米·奈都空中见证毁林真相 

 

赶赴雅加达参加10月中旬媒体会的绿色和平全球总干事库米•奈都(Kumi Naidoo)说:“问题就出在协议的细节上。在印尼,大面积的热带雨林和泥炭地仍然被预留,供将来砍伐。如果当前的漏洞仍然被保持在协议中,那么毁林公司将继续被允许破坏珍贵的森林资源。为了使得协议真正有效,必须吊销所有已经生效的清空热带雨林和泥炭地的许可。谈判双方必须确保可以保护所有的泥炭地和热带雨林,以及生物多样性和原住民权益。” 

“该协议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气候减缓和适应项目,也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骗局。该协议的细节将为全球未来终止毁林的各协议创立一个先例,一个全球的模式,所以,它必须是无懈可击的,” 库米•奈都继续说。 

谁来监督腐败

2010年9月,路透社的报道称,印尼参与该协议谈判工作的林业官员Wandojo Siswanto,是一宗数百万美元腐败案件的嫌疑犯。 

今年3月,在印尼和挪威签署协议之前,Siswanto曾经宣布审查印尼关于REDD的相关法律,包括为REDD建立一个全新指定的国家机关的可能性。Siswanto说:“如果有一个REDD协议被签署,我们可以使油棕种植园获得相关资格。” 

印尼当地NGO腐败监督者的副协调员Adnan Topan Husodo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一语击中了要害:“尽管所有的腐败嫌疑犯在被定罪前都是无辜的,但一个贪污嫌疑犯不应该出现在和挪威谈判的团队中。我们在协商的,是非常巨大的一笔投资。可印尼谈判团队的信誉度却岌岌可危。” 

挪威国际气候与森林倡议机构(Norwegian International Climate and Forest Initiative)也对媒体发布声明说,不幸的是目前大部分热带雨林国家还面临巨大的治理挑战,包括受托管理等。应对这些挑战,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然而,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雨林国家去处理这些挑战。 

印尼总统在气候变化方面的特别助理Agus Purnomo说,挪威和印尼仍需要决定这笔钱的分配及管理问题。首先要讨论的是建立一个临时的金融机构,使挪威在今年第一阶段可以支出三千万美元。 

挪威希望将钱支付给一个国际机构,如世界银行,或者联合国REDD项目。但印尼政府则希望这笔钱由印尼当地银行管理。 

印尼政府中的改革者们表示,他们会实施保障措施,以确保挪威的资金不被滥用。印尼政府中负责监督协议实施的Kuntoro Mangkusubroto说,这笔钱将从政府预算中分离出来。 

一边支持护林,一边资助毁林?

2010年9月,挪威财政部宣布卖掉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在马来西亚木材公司Samling持有的高达140万美元的股份,原因是挪威道德委员会(the Norwegian Council of Ethics)的调查显示,Samling在马拉西亚沙捞越涉及非法毁林及环境破坏行为。 

挪威政府终止向Samling投资的行为固然值得赞许,但Samling公司不是唯一一个在挪威全球养老基金投资名单里的毁林公司。挪威还向黄金农业资源(Golden Agri-Resources)投资,该公司属于印尼金光集团,一个为了建立油棕种植园和浆纸人工林而大面积毁林的巨大企业集团。黄金农业资源还打算在利比里亚建立22万公顷的油棕种植园。

环境调查署(the 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最新的调查显示,挪威在林业、农业和相关产业公司方面的投资,高达4亿3700万美元。这些公司共控制了940万公顷的土地,而这些土地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马拉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 

投资方在向REDD项目投资的同时,也在向毁林公司提供投资。这无疑会削弱其保护森林的努力。 

环境调查署森林保护项目官员Jago Wadley指出,虽然这不仅仅是挪威的问题。但挪威面临一个机会,将其投资和全球森林保护目标相统一,并为全世界设立一个榜样。 

REDD和毁林企业的博弈

印尼气候变化国家委员会会长Agus Purnomo算了一笔账,印尼对于保护森林和泥炭地的碳减排潜力到2030年为1.5亿吨。如果到2030年印尼减排每吨二氧化碳可获得10美元的话,那到2030年,印尼每年的潜在收入就高达150亿美元。 

但实现这一目标可谓是困难重重。可为印尼带来巨大利益的棕榈油、矿业等企业认为,禁伐令将阻碍其扩张及盈利。目前,印尼的一些公司正在破坏印尼碳储备丰富的泥炭地和热带雨林,以发展油棕和浆纸人工林等。对泥炭地和热带雨林的破坏极大的推动的全球变暖的步伐,使印尼成为全球第三大问世气体排放国。原住民的土地和权益被侵犯,导致社会冲突加剧。苏门答腊虎、红猩猩等濒危物种的天然栖息地,也在不断缩减。 

绿色和平东南亚办公室政治顾问Yuyun Indradi评论印尼的森林禁伐令时说:“印尼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在协议墨迹未干之际,印尼成百万公顷的已经被瓜分并等待被摧毁的森林和泥炭地,必须被包括在禁伐令之中,已确保其有真正积极的效果。这一条还应该被加入总统令中,并立即生效。另外,我们必须确保测量由该项目引起的碳减排时,以实际历史毁林率为基础,而不是以对未来森林消失率的预测为基础。此外,还必须建立透明度及参与机制,来保障资金流向正确的方向,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原住民的权益。” 

“这是我们公民社会向印尼的决策者提出的促使禁伐令真正起到效果的最低要求,”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印尼办公室总干事Berry Nahdian Forqan说,“挪威和印尼之间的保护森林和泥炭地的协议可以改变历史的轨道,促进我们解决当今一些最严峻的环境危机:如对热带雨林的破坏,物种灭绝和气候变化。”


——张奕姿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加入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护林vs.毁林:行动在印尼 

即刻行动起来,保护云南森林 

金光集团APP中国毁林调查 

史上最大森林保护协议新鲜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