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初,全国超过20个省份的100多个城市遭遇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加上10月份哈尔滨和今年年初全国的重度雾霾,PM2.5屡屡在各地爆表。毫无疑问,空气污染已经成为由北至南波及全国的环境问题。尽管治理大气污染迫在眉睫,但笔者发现,中国煤电扩张的脚步依旧没有停下,这与大气污染的治理之路“南辕北辙”。

分析雾霾的成因,虽然各地的污染特征不一,但是共性明显。就全国范围而言,严重依赖煤电,工业结构偏重是中国造成大范围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中国的煤炭消费量,以及钢铁、水泥产量都占全球的一半,煤电、钢铁和水泥这三大行业排放正是中国大气污染的最大来源,其中煤电行业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更是首当其冲。

针对日益严重的雾霾,各级政府部门出台了相应的大气污染行动计划,以期改善空气质量。但是细看各个行动方案,不难发现,治霾的措施主要停留在“两高”行业的产能压缩和传统手段的加大末端治理力度。尽管钢铁和水泥行业普遍面临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的压力,但其产量依旧保持着同比10%左右的增长,大气污染物排放的总量依旧巨大。

由此可见,要想减少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实现空气质量改善,仅仅依靠调整产业结构这一手段远远不够。中国近 70%的能源消费都来自于煤炭,2011年中国煤炭消费总量达到34.3亿吨,其中电力行业消耗了全国煤炭消耗总量的一半。据环保部环境统计年鉴显示,火电行业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分别占全国总量的36.9% ,44.6%和16.9%,燃煤火电是大气污染的主要因素。笔者认为,在压缩淘汰产能的同时,必须花大力气扭转能源结构,从而摆脱能源消耗对煤炭的依赖。

尽管国家的大气行动计划明确指出到2017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降低到65%以下,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电装机国,中国依然规划了雄心勃勃的煤电扩张计划。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统计,中国2011年之后在建和规划中的煤电厂数目达570座,装机规模超650GW,这意味着在2011年的基础上,还将增加86%的装机容量。全球范围而言,中国规划的煤电项目将占全世界计划新建规模的40%以上。其中,新增的绝大部分装机容量将集中在中国的西北地区,新建煤电厂的前六大省份分别是内蒙、陕西、甘肃、宁夏、安徽和山西。

令人担忧的是,一旦如此大规模的扩建计划建成,将不可避免地加剧污染大气。这些煤电基地省份周边的京津冀、长三角等重点区域,乃至全国的治霾成效将大打折扣。事实上,煤电扩张本身的必要性存在很大问号,自去年以来,中国煤电装机容量增速与电力需求之间的差距正越来越大,再加上水电、可再生能源和燃气发电的增加,煤电机组的发电小时数已经大大减少。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火电的利用小时数为4965小时,比上年减少340小时。如果继续推进现有煤电扩张计划,将会导致整体煤电机组利用率下降,同时也使得中国向能源清洁化的转变更为艰难。

笔者以为,中国的能源结构和大气污染关系密切,治理雾霾需从源头动刀。在调整工业结构和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同时,中国应下决心减缓煤电扩张计划,通过开展煤炭总量控制来摆脱过于依赖煤炭的产业结构现状。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减少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同时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提高其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

(作者系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方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