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4年3月14日发布于中国发展门户网

今年刚结束的两会,李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答记者问环节两次提到了向雾霾宣战,并提出了控制GDP增速、淘汰落后产能、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降低能耗强度等目标,足见治理大气污染的决心。

压低GDP增长率有助于以煤炭消耗为主的两高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由于历史的多种原因,我国多个行业经历了投资拉动和刺激计划带来的产能过快扩张导致的严重过剩局面,尤其是钢铁、水泥等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尤为突出。2012年底,我国的钢铁和水泥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仅为72%和74%,明显低于国际通常水平。这两个行业同样是煤炭消费和大气污染物排放大户。过去十多年,我国的煤炭消费量急速增加,为GDP增长提供了动力。今年的GDP增速设在7.5%左右,无论中央还是地方,多大程度上容忍经济增长持续放缓来真正落实产能淘汰、减少煤炭消费将是关键。

雾霾污染问题和产业结构偏重具有同源性,淘汰产能远远不够,控产量来减少煤炭消费才能减排。治理大气污染而言,淘汰落后过剩的产能是一方面,但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严格控制这些两高行业的新增产能,尤其在重点区域应取缔哪怕只有一吨的新增产能,否则通过化解产能来调产业结构治理雾霾的努力将化为泡影。另外,必须控制经济增长来降需求,降低产量,真正意义上实现污染物有效减排。因此,在清算过去投资扩张的遗产过程中,目标大可以定的再高些,步子可以迈的稍大些。通过严格产能淘汰任务,来倒逼消费峰值的出现和产量的下降,才能根本性的转变整个产业结构偏重的顽疾,实现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压力。

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降低能耗强度应该首先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目前,除了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之外,提高末端治理的水平也被作为大气污染治理的重要任务。但是,随着烟气治理技术的推广,末端治理措施的减排空间逐步压缩,如果仅依赖工程技术手段,要在煤炭消费增长的情况下实现各种污染物排放量削减过半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外,降低能源消费强度意味着减少高耗能行业,限制能源的粗放式消费。因此,要实现双控必须从能源结构调整入手,尽快实施全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两高行业和重点区域实施煤炭消费减量,从源头上减少各种大气污染物的绝对排放量。

近些年来,对于大气污染的治理,政府不乏“同呼吸,共命运”,“向空气污染宣战”这样的口号和政策目标。截至今年1月底,我国有12个省市明确提出了煤炭消费总量的具体数字目标,另外14个省份也有意控制煤炭消费总量。只有尽快向依赖煤炭的能源消费方式宣战才能确保这些目标和任务达成,早日看到煤炭的消费总量降下去,空气质量提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