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4年4月11日发表于微信:绿政公署《绿署来信》

四月一日,如果对普通青年来说是愚人节,对文艺青年来说是“哥哥”的忌日,对动物保护者来说是国际爱鸟日的话,那么,对于森林守护者及环保者们来说,刚刚过去不久的2014年4月1日则是全面停止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并全面启动停伐试点的大日子。

看到这则新闻,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是70年代知青上山劳动时大喊着“顺山倒”号子的画面,那片放眼望去堆满木材的贮木场,那辆满载原木呼啸奔驰的森林小火车,在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这片土地上,从此走进了历史。

就在这辆小火车驶进史册的最后一刻,它载着我回顾了这片重要的森林生态功能区和木材资源战略储备基地在历史上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的剪影。日俄入侵后,出于战争需要,对林区进行了大面积掠夺式开发,森林资源遭到破坏。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生产建设需要大量木材,大小兴安岭全面开发。长时间高强度采伐对东北天然林和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木材生产一直处于高位运行,导致温室效应、水土流失、气候失调等,从而严重影响野生动物、农田、草原等系统的生态平衡。直到1998年我国发生特大洪涝灾害后,才做出了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重大决策。自“天保工程”实施以来,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年均商业性采伐量从1020.4万立方米调减到633.4万立方米,天保工程二期又进一步调减到年均145.9万立方米。

近年来,虽然天保工程的实施大幅减少了对森林资源的消耗和破坏,但从生态保护和促进森林可持续经营的需求出发,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依然势在必行。实行停伐,加以科学经营措施,可以使东北重点国有林区的森林资源状况、木材供给能力等方面有明显的提升和改善。

据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总工程师、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技术组组长张煜星分析,停伐有利于加快林区森林资源恢复性增长,有利于林区木材供给能力的增强和森林资源生态功能的提升。我们祝福试点成功,同时鼓励出现更多类似的“大日子”,将天然林商业性停伐推广到全国,进而带领百姓走向友好生态环境的“好日子”。

在充满期待的同时笔者也不禁担忧,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国,启动停伐试点后的木材消费缺口将由谁来填补?对此,大兴安岭地委书记、林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肖建春表示,“停伐后,将着力抓好境外采伐,稳步提高对俄罗斯和圭亚那商品材产量,在境外再造一个大兴安岭森工,实现区内停采境外补。”这里提到的“区域停采境外补”究竟潜藏着怎样的问题?

拿中俄木材贸易来说,全球环境研究所专家研究后发现,一些中国木材经营者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策略,在俄罗斯境内违法采伐并销往中国。对此,俄罗斯于2013年建立了EGAIS系统监测其境内原木贸易链来控制非法采伐。相应地,笔者希望,中国企业也能够以《中国企业境外森林可持续经营利用指南》(2009)为标准来提高自我监管。同时,建议其在进口木材时注意木材的合法性或者选择经过FSC认证的产品,以维护中国在世界林业进出口贸易中的形象。

除此之外,根据EIA的报告,俄罗斯远东地区砍伐的非法木材流向中国境内的主要途径是通过边境小额贸易走廊,因此,希望政府加强地方监管,减少边境走私等事件的发生。

我们希望,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的彻底“踩刹车”能够成为终结国有林区天然林采伐的成功典范,同时,不仅真正做到林区停伐“停得住、不反弹”,更可以实现“转得好”、“转得正”的目标。

——作者系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目主任  康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