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4年6月10日发表于中外对话

绿色和平的李硕讨论中国领导人应如何筹备本次峰会,以及国际社会应对中国有何种预期

去年在华沙举办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会场。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于9月23日在纽约召集世界领导人召开气候变化峰会。本次峰会被设置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进程之外,但仍是联合国为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造势的重要环节。峰会将召集政府、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的重要领导人。这将是自2009年哥本哈根谈判后,国家最高领袖首次在国际舞台上探讨气候变化问题。相信峰会将为调集足够的高层政治支持和注意力有所帮助。

对中国来说,此次峰会为高层国家领导直接参与应对气候变化讨论提供了一个合适且珍贵的机会。值得注意的是,这也将是中国新政府上台后,首次在国际舞台上参与最高级别的气候变化讨论。如此重要的“首秀”当然需要认真全面地筹备。在此,我们为中国参与本次气候变化峰会提出一些建议,希望能够帮助有针对性地准备本次峰会。

随着峰会日期临近,中国代表团可以首先考虑确定参加峰会的领导人,并积极向外界传播这一决定。我们可以预见中国将很有可能由高级别领导人参会,在这种情况下,早日正式确定领导人将向国际社会传递出一个清晰、强烈、正面的信号,即中国领导人在气候变化这个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共同环境问题上抱有严肃态度并乐于投入时间精力。

峰会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向国际社会传播中国国内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机会。中国应借峰会之机,将国内行动更上一层楼。上周,在正在进行的气候变化波恩谈判中,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向参会国及观察员机构通报了峰会的组织筹备情况,并再次表明秘书长对各国领导人借峰会机会做出“大胆”、“具有前瞻性”表态的期望。面对秘书长的预期,中国如果能把握时机,将把自己置于一个展示国际领导力的有利位置。

中国领导人带到纽约峰会的承诺应该是“一揽子”的。其中,三项元素将至关重要,它们分别是:重申中国对2015协议的坚定支持,对近期国内气候政策提供明确说明,宣布具体可行、具有力度、以及有额外性的承诺。下面对这三项元素展开说明。

首先,按照去年华沙会议达成的决议,中国领导人应该重申中国对气候谈判既有成果的支持。最重要的是,中国领导人应该明确将在2015年第一季度向谈判进程提交“国家自主确定的贡献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INDC)”。在谈判不断加速的背景下,这将为增进主要国家互信带来帮助。同时,中国领导人应在其发言中对中国的“贡献”做出概括性的说明,并明确中国“贡献”将是富有力度、并兼具公平性的。

其次,中国国内目前正在酝酿一系列重要的气候变化政策。这些政策将受益于领导人的直接关注。如果能在潘基文峰会前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取得国内共识,并将之在峰会上宣布,将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情况。

一个例子便是中国的应对气候变化立法工作。中国虽在近年制定了全面的气候政策,但这些政策仍缺乏框架性的法律依据。我们希望能在近期加快气候变化立法的进程,并借峰会的机会尽快把目前的草案纳入立法计划的优先级。基于此,中国领导人也许可以考虑在峰会的发言稿中给出立法进程的大体时间框架。

中国的中长期低碳目标和排放峰值也可以考虑被包括在领导人的发言中。官方的中长期减排目标一直是中国气候变化政策中缺失的一环。补齐这一环节将为中国的长期低碳发展提供更加清晰有力的保障。对于排放峰值这个问题,中国应意识到如果峰值在2030年才出现,将为时已晚。2030年出现峰值将是全球气候不能承受之重。在形成更为积极的时间线的过程中,中国近期的煤炭政策转变以及未来的能源技术革新等因素都应被充分考虑。

另外,国内的碳市场试点也正在接近最初设定的2015年截至线。2014年的秋季应该是一个为后2015年碳市场发展勾画出总体方向的合适时间。

气候立法、中长期排放和峰值、以及碳市场都是中国气候变化政策中的重要元素。它们也都是在过去几年中受到国际社会特别关注的议题。中国领导人的发言如果触及这些议题不仅将进一步推进国内政策进程,同时也将在国际上树立中国公开透明的合作伙伴形象。

第三,中国领导人应该认真考虑并响应联合国秘书长的号召,在峰会上拿出既有力度又具有额外性的承诺。以空气污染治理为契机,中国国内近期的减煤政策为开展迅速有力的能源消费方式革命带来了可能。截至今年4月份,已经有占中国煤炭消费44%的12个省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控煤承诺。煤炭燃烧对全国平均PM2.5的贡献率将近一半。同时,92%的中国城市在2013年没有达到国家空气质量标准。这些都要求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更加广泛的地域得到开展。这样做可以帮助中国城市有效消减雾霾。同时,根据我们的分析,更多省份加入煤炭消费控制的行列还能使中国接近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度以内的目标。

中国领导应该在峰会上宣布更多省份将进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领导人发言中,也应当提到中国将在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时期转变现有的对煤炭的不可持续过度依赖。

如果中国领导人能在峰会上传递出对煤炭消费控制的强力信号,这一表态在国际社会上的积极效应将不容小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的峰会发言中将必定提到由美国环保署新近公布的对既有电厂二氧化碳排放标准的新规定。这一规定将给美国国内煤电厂的继续运营带来更大压力。奥巴马和其他一些多边和国家投资机构也将在峰会上提及停止海外煤电项目融资的新政。中国对煤炭的表态如果成为这一全球削减煤炭努力的一部分,将既有助于中国国内能源优化,又为全球减煤减碳助力。

距离潘基文峰会仅有百日,各国都在积极筹备本次会议。中国领导人在联合国气候议题上的“处女秀”将为人们广为关注。认真、全面准备的“首秀”想必将会保证首映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