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水稻污染我国大米

湖北发现转基因水稻非法销售

新闻稿 - 2005-04-13
绿色和平在湖北地区发现未获批准种植的转基因水稻已经进行非法销售和种植,并污染了大米市场,很可能已经流入到湖北以外的省市。非法种植的转基因水稻并没有通过农业部的安全试验,威胁消费者的健康和生态环境。绿色和平呼吁政府立即回收及销毁非法种子和受到污染的大米,并且进行调查,向生产和销售非法种子的公司和机构追讨责任。

中国稻米生物多样性地图

农民正售卖转基因稻米

我国大米受转基因污染

虽然农业部至今仍未有对转基因水稻授予安全证明书,也没有批准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水稻,但绿色和平从湖北采集的25个稻米样本有19个被欧 洲的权威实验室检测为转基因品种,而且当中包括种子、稻谷和大米,显示转基因水稻不单在非法销售和种植,而且已经流入食物链,污染着我国最重要的主粮。

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受到污染的湖北大米批发市场,除了供应省内消费外,也把大米运送到南方的某些省市。由于转基因大米外表与天然米无异,而且没有任何标识,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吃了对健康有风险的非法大米和米制品。

根据种子公司和农民所提供的数据,绿色和平综合估计湖北去年最少有950-1200吨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市场。今年的种植面积至少为 20000-25000亩,如果不加阻止的话,可产转基因大米10000-12500吨。而且,因为转基因大米会被混入到普通大米,因此受污染的大米数量 远不止此数字。

到湖北进行实地调查的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刘海英女士指出:"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粮食污染事件。大米是中国最重要的主粮,在政府尚未批准种 植转基因水稻之前便把它推出市场,是对人民健康和生态环境一种极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们呼吁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回收销毁非法种子和受到污染的粮食,并且对不 法之徒追究法律责任。"

"虫都不吃,人怎么可以吃呢?"

刘海英介绍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自今年二月起四次到湖北省进行调查和采 样,发现武汉市、武汉周边地区和松滋市已经在销售和种植一种名为"抗虫汕优63"的种子,部分地区更达两年之久。销售种子的不单包括了种子公司,也牵涉到 农技站、种子站和华中农业大学的公司。出售非法种子的公司和机构普遍知道该品种为转基因水稻,而且还未得到国家批准,但由于转基因水稻种子的售价比普通杂 交稻贵了一倍以上,驱使种子公司和农技站知法犯法。

从种子市场、农民和大米市场采集的样本后来被送到德国的权威检测机构基因时代公司(GeneScan),经检测显示大部份为转基因品 种,而且有部分转基因稻米的样本发现含有一种名为Bt的毒蛋白基因,特征是可以使得水稻抵抗害虫。科学家忧虑这种抗虫毒蛋白可能会引起致敏反应及其它健康 风险。[i]据绿色和平的调查,农民虽然不知道他们种植的是转基因水稻,但普遍不会吃这种"连虫都不吃"的米,农民甚至说这些米"虫都不吃,人怎么可以吃 呢?"

绿色和平最近委托国际知名的市场调查公司益普索(Ipsos)对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大城市作了关于消费者对转基因米认识度的调查,结果表明,95%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对有转基因米成分的食品进行明确标识,而且大部份(73%)的受访者表示只会选择非转基因的天然米。

华中农业大学可能是污染源头

究竟这宗粮食污染的源头是那里?据了解,位于武汉的华中农业大学的张启发院士等科学家正在研究和试验含有Bt毒蛋白的转基因水稻,研究人 员把Bt基因导入水稻植株后再得到抗虫的"汕优63"杂交组合。[ii]而且,华中农大的科学家在武汉周边地区进行了多年的转基因水稻田间试验,而恰恰是 在这个地区发现非法种植情况最为严重。

同时,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华中农大种苗种子直销中心表示他们今年卖了三、四万斤"抗虫汕优63"种子,而且它是"自己培育的种子"。另外,从武汉惠华三农种业公司采集的种子样本也测试为转基因品种,而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是华中农业大学的科学家。

刘海英表示所有证据和线索都指向华中农业大学,"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华中农大可能就是污染源头。"她并拿出去年12月出版的美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指出华中农大的张启发院士在文中表示武汉一家种子公司已经获得转基因水稻的种子,并已经向当地的农民销售。

管理存在漏洞

我国的《种子法》明确规定没有通过审批的种子不能在市场上销售推广,而按照管理法规,转基因水稻必须先取得农业部的安全证明书才可以进行 品种审定,通过后才可以在市场上出售,因此销售非法转基因水稻的公司和机构违反了《种子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法》。绿色和平呼吁农业部及有关 部门按照中国法例,尽快回收及销毁非法的转基因种子和受污染的粮食,并对非法生产和销售转基因水稻种子的公司和机构追究法律责任。

是次污染事件也使人关注到我国对转基因作物的管理是否存在漏洞。据了解,农业部正在考虑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生产,但因为转基因作物 对环境和健康仍然存在争议,现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把转基因技术应用在主粮的生产上。"发生这么严重的污染事件,反映了我国对转基因作物的管理仍然存 在漏洞。如果尚在实验阶段的转基因稻米都管不了的话,我们有什么把握能够管理大规模商业化种植可能带来的风险?一旦我们的主粮出现问题,又有谁能够承担得 起这个责任呢?"

Other contacts:

刘海英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 65546931 ;
施鹏翔 绿色和平项目经理 65546931 ;
周梅月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65546931

Notes:

[i] Moreno-Fierros, L. García, N. Gutiérrez,R. López-Revilla, R.Vázquez-Padrón, RI..(2000). Intranasal, rectal and intraperitoneal immunization with protoxin Cry1Ac from Bacillus thuringiensis induces compartmentalized serum, intestinal, vaginal and pulmonary immune responses in Balb/c mice. Microbes Infect 2(8): 885-90.

[ii] Tu, J.M. Zhang, G. Datta, K. Xu, C. He, Y. Zhang, Q. Khush, GS. & Datta SK. (2000) Field performance of transgenic elite commercial hybrid rice expressing Bacillus thuringiensis delta-endotoxin. Nat. Biotechnol 18: 1101-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