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与农业 - 2013年01月 | 新闻稿

最新更新

 

非法转基因大米如何在餐桌潜伏十年? 网友提问绿色和平微访谈小记

来自博客文章绿色和平 | 2014-05-16

5月13日绿色和平发布转基因非法种植与流通调查,在互联网上引起激烈讨论,热度几日不减。在表达愤怒、担忧之外,网友们也提出很多疑惑。我的身边有转基因吗?转基因对人体真的有害吗?如何辨认转基因?这些非法转基因作物大来源到底是哪里?政府部门应该履行什么职责? 5月15日16:30-17:30 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资深项目主任王婧加入腾讯微访谈,为大家答疑解惑。 Q: 现在超市里买的有什么标识可以区分转基因还是非转基因的? G: 目前国家规定了由5大类转基因作...

一号文件: 叫停“涸泽而渔”,推动“生态永续”

来自博客文章王轩 | 2014-01-22

今年是一号文件连续第11年关注三农问题,但却是首次将保证农业的可持续发展置于核心地位,提出“实现高产高效与资源生态永续利用协调兼顾”。笔者认为一号文件中对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关注,显示了中央政府调整农业生产模式的决心。中国农业正站在一个关键的岔路口。这个岔路口的一方是目前“涸泽而渔”式的化学农业模式的延续,另一方则是“生态友好型农业”所引向的新路径。 一直以来,中国都背负着沉重的粮食生产压力,自上世纪60年代起,就走入了单纯依靠化学品投入实现粮食产量增加的生产模式中...

与世界饥饿的斗争中谁应该被奖励?

来自博客文章Christine Campeau | 2013-10-16

今天是世界粮食日,也是一个赞颂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把食物放到我们饭桌上的农民的节日。 昨天,一些农民被美国粮食主权联盟授予粮食主权奖,该联盟包括全球关注和长老会(美国)地产代理监管局成员玛利诺办公室。这个奖项是颁给为控制粮食生产过程而斗争的人们的,这与2013世界粮食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该获的获得者主要是生物技术行业的领导者。 这两个奖项体现了同样一个关键的问题,但是侧重点却大相径庭。   2013年粮食主权奖的获奖者是G4,代表着超过25万的海地...

转基因大米试吃,科普还是营销?

来自博客文章张菁 | 2013-09-18 3评论

——本文于2013年9月18日发表于《 证券时报 》 【环保主义】 长期中立的试验和严格的监管机制才能保证转基因作物的生物安全,才是对公众负责的行为。   近日,一家媒体刊登了华中农业大学下属某种业公司征集试吃 转基因 大米志愿者的广告。据报道,到目前为止转基因大米的试吃活动已经在全国多个城市举行,参与者近千人。 转基因技术是将人工分离和修饰过的基因导入到生物体基因组中,由于导入基因的表达,引起生物体的性状的可遗传的修饰,这一技术称之为...

AGRA: 或帮助农业综合企业占领非洲的农业市场?

来自博客文章Iza Kruszewska, Glen Tyler | 2013-09-11

现在,终于可以给我们一直以来的疑虑下定论了: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GRA),这个纯属为推动企业控制非洲农业而诞生的组织,并不会通过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来帮助非洲的小农。   尽管“绿色革命”曾给亚洲造成土地退化和水资源枯竭等诸多遗留问题,AGRA在两天前发布的2013年非洲农业现状报告中,仍确定了该组织在非洲的“绿色革命”议程。 AGRA是由盖茨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在2006年创办的,该组织声称他们将会开展一场“属于非洲的独一无二的绿色革命”,但实际上他们...

暴雨之后的产业布局思考

来自博客文章郎希宇 | 2013-07-24 1发表评论

—— 本文于2013年7月24日发表于《 证券时报 》 近日,一场旷日持久的暴雨给天府之国四川带来了惨痛的代价。据中国网消息,此次暴雨洪涝灾害已造成四川68人死亡,179人失踪,300多万人受灾,而且灾区与5·12地震灾区有所重合,一部分重建起来的灾区又一次陷入了灾害之中。 纵观此次暴雨灾害引发的新闻报道,不难发现,绝大部分媒体的关注点,依然是灾情的严重和救助者的英勇,至于灾害的自然与社会成因,着墨不多。笔者认为,四川成都平原北部屡次发生的地质灾害,...

药中之药 何以治本

来自博客文章王婧 | 2013-07-02 1发表评论

—— 本文于2013年7月1日发布于《 21世纪经济报道 》 前不久,山东生姜使用高毒 农药 神农丹的事件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而近日包括同仁堂、云南白药、胡庆余堂等老字号中医药品牌在内的中药材再度因严重的农残问题登上了食品药品安全黑名单,让消费者不禁扼腕叹息。 对于食品上的农药污染这一顽症,过去我们总是用增加食品安全监督的投入来对事件做危机式的处理,但解决了一时的燃眉之急,是否就能安枕无忧?究竟什么才是治本之方? 中药上出现让人震惊的 农药残留...

让公众参与转基因决策是政府义务

来自博客文章俞江丽 | 2013-06-21 2评论

——本文于2013年6月21日发表于《 证券时报 》 前不久农业部一口气“大手笔”审批了三个转基因大豆的进口生物安全证书,引起公众和媒体热议。1995年中国进口第一批转基因大豆时,还没有几个消费者清楚 转基因 为何物。 事隔18年,相同的举措从无人知晓到造成全社会关注,可见今天的中国老百姓不论是对转基因技术的风险意识,还是对公民参与政府决策的意愿,都与18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也可以说,由于市场上转基因食品的来势汹汹,转基因粮食的生物安全问题,其实不知不觉中已经成...

孟山都发出从欧盟局部撤退的信号

专题 | 2013-06-07 15:39

布鲁塞尔——据丹麦媒体服务调查报告报道[1],除了几个政府政策支持的国家外,孟山都将不在欧盟积极推广他们的产品。全球超过两百万的民众在获悉这个消息后,倍感振奋,在5月25日的周末走上街头,对这个全球最大的生物技术公司造成的政策干扰和环境破坏进行抗议。

“上帝的杰作”还是“迟到的教训”?——政府何时才能认识到转基因作物的不可控性?

来自博客文章Janet Cotter, Eric Darier | 2013-06-05 6评论

当美国一个农场里的小麦被发现是未批准的 转基因 品种后,这一事件的冲击不仅波及到全球的小麦市场,同时也进一步证明了转基因作物的无法控制。 那么,从2005年的最后一次田间试验到8年后俄勒冈州宣布 转基因作物污染 ,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呢?这些转基因小麦种子是如何到今天的农场里的?谁应该为这一事件负责?又应该由谁来为清除转基因作物的污染买单?这些污染是只限于在俄勒冈州一个农民的田地里呢,还是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曾经进行过转基因小麦试验的加拿大是否也会有影响?...

144 结果当中显示第1 - 10个相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