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北极”第1天:“哈尔的移动城堡”

添加评论
专题 - 2011-09-12
今天是我登上绿色和平“极地曙光号”的第一天。这艘小绿船,我曾经在图片资料中见过N次,它之于我,一直只是照片上的一个小点。不过今天下午,当我终于飞越了半个地球钻进船舱里时,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小绿点肚子里有如此丰富的内容,它是“活的”!

本文作者为腾讯网新闻频道特派记者王葳

地球最北端的城镇朗伊尔(Longyearbyen)

挪威时间9月12日晚上8点40分,一个小时前,在我终于有机会一个人静下来写博客的时候,却因为困倦,倒在船舱里的小沙发上,睡着了。

但是今天对我来说,实在是非同寻常的一天。不写下来,感觉快要对不起列祖列宗。我在睡梦中敲自己的脑袋,恍惚中,挣扎着撑开眼皮坐直了,开始在梦游状态中写字。

从头说起。

今天下午两点,我乘坐的飞机在地球最北端的城镇朗伊尔降落。朗伊尔的气温只有零度左右,还刮着凛冽的寒风,刚下飞机就被吹了个里外翻个。我正蹲在地上悉悉索索地从行李箱里扒拉厚外套,就听头顶上一句女孩子的问话:“你是王崴吗?”一抬头,一个穿红色滑雪服的胖乎乎的女孩站在我面前,期待地望着我。我立刻说是,她不假思索地伸出右手与我握在一起:“我是Frida!”原来,她就是这次北极考察行动的项目主任啊!我有点儿吃惊,因为我一直以为能领导如此规模的项目,头头应该是男的,谁曾想是个20多岁的年轻姑娘。

“很高兴你加入我们的团队。”Frida虽是瑞士人,却有着西班牙的热情。她边跟我聊天便带我往外走。机场外还等着两位外形像双胞胎一样的美国大男孩,都顶着一头蓬松的大卷发,Will和Mark,他们也是考察团队的成员。三个人帮我把行李箱拎上车,就往港口开去。

港口的风更加不留情面,却有着无敌美景。海水碧蓝,深不可测,对岸是连绵不绝的黄色山崖,头顶积雪,云雾缭绕。空气无比清冷新鲜,我心中充满兴奋。这可是北纬78度,天涯海角莫不在这里了吧。

在港口栈桥上,Frida帮我穿上救生衣,Will绅 士地扶我登上小快艇。刚启动,绕过一艘渔船,我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停在山崖脚下的“极地曙光”号,忍不住高声叫起来。它的船身一如照片上那样,绿色底上画过 一道彩虹,在土黄色和白色的背景映衬下,显得格外鲜亮。我们的快艇一路飞驰过去,超咸的海水溅了我满脸。不消两分钟就开到“极地曙光”身边。

我攀着绳索,踏着高高的台阶,从快艇登上“极地曙光”号。在两只脚都站进船舱的那一刻,我心里不自觉地轻叹,终于,这一切变成真的了!

Frida耐心地带领我船上船下绕了个遍,一路上遇到十来个外国人,个个一见到我就主动伸出手来打招呼, 同时自报姓名,我也马上报以热情的回应。他们年龄各异、国籍不同,但气质却出奇地相似,都是和善、温厚,与陌生人接触的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有的还稍有害羞。

他们各自肩负不同的职责。有的是绿色和平工作人员,比如网络工程师尼尔(澳大利亚人,为绿色和平工作了20年!)、厨师努克(菲律宾人,极能干,一个人手脚麻利地做出20多人的饭,而且今天正巧还是他的生日)、巾帼水手丹妮(像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细瘦娇小,却已经做了11年水手,暴汗),船长丹尼尔(南美人,个头不高,沉默寡言,眼神坚毅,不怒自威……),以及更多的水手船员(名字多了我记不住,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副,60多岁吧,身材魁梧加一头长发,好像欧洲中世纪武士),当然还有项目灵魂人物Frida等等。

除了他们,其他人就都是来自全球媒体、大学、公益组织的“各路神仙“了,比如领航员Arne(身材高大的北欧大叔)、医生苏西(德国人,曾为无国界医生非洲站工作)、剑桥大学博士Till和Nick(这次科考的核心人物,冰川物理研究专家)、科学图片摄影师Will和Mark(就是去机场接我的两位貌似“双胞胎”,明天将要离开)、摄像师Nuge(大方稳重,我想请他帮我拍视频来着)。还有其他许多人,我实在是一天消化不了,名字记不住,也没机会深聊,等往后这一周时间里慢慢接触。

船上的这29口人,国籍各色各样,工作也不尽相同。但他们个个信念坚定、与人为善,富有团队精神,更身怀一技之长。虽然船上人员流动频繁,始终只能称作临时团队,却如变形金刚一样,不管捏成什么形状,都能立刻攒成一个功能强大的整体。

如果为电影《哈尔的移动城堡》在现实中找原型,我认为那就是“极地曙光”号。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极地曙光”号集合了“联合国”(船上目前29人,来自15个 国家)、战舰(在执行这次的格陵兰东海岸海冰厚度测量任务之前,它刚刚结束了阻止格陵兰西海岸海上石油钻探的行动,“以小搏大”那是常有的事)、科学考察 基地、漂浮的宿舍、海上餐厅等各种功能。由于船上这些可爱的人的存在,“极地曙光”号的性格,就如它身上的颜色一样活泼。

有一点要强调,船上绝对民主。所有人必须参加劳动,一视同仁。吃完饭自己洗自己的盘子,饭后还会自觉留下几个人清扫餐厅和厨房。我承担了清洗餐具的工作,其他同伴并不跟我客气,默默地就认可了我的劳动,反而让我有一种迅速融入集体的感觉。打扫时,一个小伙子还突然拿出一件为努克定制的北极熊图案T恤送给他做生日礼物,虽然礼轻,但是努克拿到手里后高兴地都快把脸埋进衣服里去了。爽朗的笑声从厨房里传出来,一直散播到北极辽阔的海面上去。

厨师努克举着T恤对我说:“这就是我们的团队,很棒吧?”明天下午,我们将启航向极点挺进。在那个“找不着北”的地方,希望我能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还有太多神奇的事情等着我去认识。

发现没有评论 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