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北极:绿色和平的“希娜”与勇士们在行动

专题 - 2012-03-15
有没有人记得当年火遍大洋彼岸的美剧《希娜:勇士公主》?当年的女勇士走出了荧幕,成为了现实生活中真正的环保公主——希娜——新西兰演员露西•劳莱斯加入了绿色和平,成为阻止壳牌公司签约的石油钻井船的最英勇的行动者之一。这艘船计划从新西兰出发驶向北冰洋,而它的石油勘探钻井计划将会带来摧毁阿拉斯加海岸的威胁。

2012年3月15日

女演员露西劳莱斯和绿色和平行动人员一起阻止壳牌公司的钻井船由新西兰Taranaki码头出发前往北极开展石油钻探业务。他们展示出“制止壳牌”以及“#拯救北极”的横幅。 © Nigel Marple / Greenpeace

 

我由衷相信再生能源是未来之路 

露西·劳莱斯作为绿色和平团队的一分子,登陆到“诺布尔发现者”号船上,与其他6名攀爬者一起爬上并占领了钻井船的钻塔。

“我阻止壳牌公司的北极钻井船是因为我由衷相信再生能源是未来之路,”露西·劳莱斯说,“我们不需要跑遍世界尽头,榨干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滴油。相反,我们需要更多智慧,开始向干净、绿色、可持续能源的未来转移,而在此刻,就是要阻止壳牌进驻北极。”

“我们今天开展行动,阻止壳牌公司的北极钻井行动,在北极,石油泄漏将会毁灭脆弱的生态,这是无法被清干净的。”绿色和平新西兰办公室气候项目专员Nathan Argent在塔拉纳基港口外说,“壳牌必须让‘诺布尔发现者’号停留在港口内,否则阿拉斯加灾难的风险将比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平线’灾难更可怕。”

2012年3月15日

壳牌公司的钻井船由Taranaki码头出发前往北极,它们在那里的石油钻探项目威胁着阿拉斯加海岸的生态环境。壳牌公司一直在给自己脸上抹黑,甘愿堕落为前往北极“石油掘金”的领头羊。 © Greenpeace

 

北极“石油掘金”潮会带来什么? 

“诺布尔发现者”号计划在今年夏天阿拉斯加海岸线附近的楚科奇海勘钻3个石油探井,在塔拉纳基港口被绿色和平新西兰的行动者们阻止了其长达6000海里的行程。行动者们登上了船并占领了钻塔,他们带上了足以支撑数天的补给。

在许多方面来看,壳牌都是第一个实施北极石油勘探的主要的跨国石油公司。如果“诺布尔发现者”号这个夏天开始钻取石油,其它全球性的石油巨头们将迅速跟上并触发北极石油热潮。在这一周的早些时候,内务部的安全和环境执法属批准了壳牌公司针对楚科奇海的石油泄漏反应计划。它包括清理漏油的设备——包括封顶、围油栏系统和冰蚀障碍——壳牌承认除了纸上谈兵和实验室之外,这些都没有被实际实施过。

壳牌公司有着紧锣密鼓的石油钻井计划。极寒气候、极端天气和史无前例的远程控制带来的挑战,无法允许北极石油泄漏,更遑论清理工作l了。根据一名加拿大的专业石油泄漏应对公司的资深专员的说法,“当我们面对实实在在的北极漏油时候,今天的我们没有解决方案或者应对方法。”

满打满算,北极的石油存储也不过能满足当今3年的全球石油需求,但是同时却会带来严重的碳排放,并将当地生态系统置于可怕的危险之中。多份报告显示通过提高能源效率和使用清洁能源,全球的能源需求是可能被满足的,同时也能够让北极保持现状不被开发。

“壳牌这样的公司正在利用北极海冰融化这一事实来获取化石燃料,继续加速我们的气候危机,”Argent说。“我们必须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缩减对肮脏原油上亿的开发投资;我们应该提升交通工具的效率,扩展新的清洁科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卫北极,抵御气候变化,并触发绿色就业的欣欣向荣。”

2012年3月15日

6名绿色和平新西兰行动者和《希娜:勇士公主》中的女勇士露西·劳莱斯登上了船,攀上了53米的钻井铁架塔,在最高处悬挂出“制止壳牌”以及“#拯救北极”的横幅。 © Nigel Marple / Greenpeace

保卫北极,战斗还在继续…… 

占领行动4天之后,露西和她的伙伴们被警察带走。虽然不久之后他们就被保释出狱,但是关于北极的行动和争论还在继续……

壳牌最初于2月24日向一个阿拉斯加法院申请了一项暂时性限制令,应对绿色和平美国办公室电邮会员选择行动的500,000封信件,绿色和平的行动指向美国本土的各大加油站、区域办公室和其他场所。为了悄悄平息公司在楚科奇海和阿拉斯加缘海的波弗特海钻探石油计划引起的争议性,壳牌公司递交了此项远在阿拉斯加10,000公里之外的行动案例,用先发制人的法律攻击支持他们的诉求。据环保组织报道,这是美国法律司法史上影响力最大、最具限制性的诉讼之一。

“壳牌希望恫吓与压制任何反对它那在阿拉斯加冰层下钻石油的鲁莽计划的声音,”绿色和平国际办公室高级北极项目专员本·艾利夫说,“这并不令人吃惊,考虑到壳牌公司钻探舰队是由一堆比瑞士奶酪上的洞还多的破铜烂铁组建的,而其溢油反应计划看起来像是从某个书店里的幻想小说里直接摘抄出来的。但是绿色和平和她为数众多的支持者们不会沉默,将会直面法庭争取权益。”

而事实是,全世界大约有200,000人加入了绿色和平保护高纬度北极的行动并支持我们的行为,敦促壳牌公司取消今年夏天将在北极启动的深井钻探计划,这不仅仅是绿色和平的事。壳牌公司试图箝制这个地球上认同我们的成千上万公民的嘴。这是对我们自由言论和公众和平抗议权利的公然践踏。

 

还子孙后代一个有美丽海冰的地球 

在狱中,露西给她还没有出生的孙子写了一封信,她想告诉自己的子孙后代,为了保护这个向后代“租赁”的绿色星球,她曾经与绿色和平一起,无悔地努力过。而她在信中最后说到,她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12年3月15日

壳牌公司指望着气候变化将使北极夏季海冰加速融化,以使他们在当地钻井更加容易。而在北极,石油泄漏是无法被清除的。 © Nigel Marple / Greenpeace

露西的话并没有错。面对壳牌公司的无理要求,法律的判决结果并不出人意料——美国阿拉斯加州联邦法官驳回了壳牌石油公司对绿色和平美国办公室的绝大部分诉讼。以一个限制性法令取而代之,法令仅仅适用于石油公司两艘钻井船,“库鲁克”浮式系泊钻井组块以及“诺布尔发现者”号钻井船。格里森法官在她的判决中写道,“壳牌公司在这次申请的暂时性限制令中并没有展示这种宽泛是否必要以及恰当。”

针对这些消息,绿色和平美国办公室项目副总监丹·豪威尔说,“法官驳回了壳牌公司大部分霸道的诉讼案,但是依然还有很多遗留下来了。这是对我们这些年所见过的和平抗议最宽泛的一次攻击,我们依然被丢在一项针对所有和平组织的限制令内,甚至涉及到那些与壳牌公司的投诉无关的行动。美国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群情激昂的和平抗议者,而是来自那些冒天下之大不韪、计划在阿拉斯加的冰水下钻井污染我们海岸线、蹂躏当地社区环境和破坏气候的鲁莽的石油公司。”

为了还子孙后代一个具有美丽海冰的地球,我们的行动的步伐不会停止。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