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之后,游荡在阴霾之地

——关于核的真实

添加评论
专题 - 2013-03-11
两年前,一次地震引发了海啸和福岛核灾,造成了超过2,5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超过15万人需要背井离乡,专家估计在距离核电厂20公里的范围内,人们未来也将难以安居,这块土地将成为一片阴霾之地。核灾,本是一场持久的噩梦,结束之日遥遥无期。而到底谁应该这场灾难买单?从切尔诺贝利到福岛,在有核反应堆的地方,我们最应该追问谁?

佐藤健太:核灾影响的,不只是日常生活,而是人的一生。

健太居住在福岛核电站45公里以外的饭馆村,核灾发生后,当地政府将核电站30公里的范围设为疏散区,饭馆村却并不在疏散区范围内。

“饭馆的信息并不流通。老人们都是看电视的,而年轻人则从互联网获得信息。爸爸听说疏散区在30公里之外,以为我们村子离核电厂很远,非常安全。”

绿色和平到当地考察时,在饭馆村一家商店记录了超越人体每年最大辐射接收量的114倍的辐射量,属“高辐射污染”,饭馆根本不适合逗留。

“老人们留在村里,即使他们不幸因此患了病,他们再过多二、三十年也会撒手人寰。但如果生病的是年轻人,情况就严重得多。我们比较年轻,当然很想离开,但我们不能置祖父母们不顾。他们在这里住很久了,总不能撇下他们不管。”

健太本来已经不住在饭馆村了,但他辞去了福岛巿的工作,回到村里帮助村民了解现状。他十分希望发掘更多资料,保护当地的儿童。他也有一个Twitter帐号,希望把福岛灾后的消息发放开去,现在已有超过6000名追随者。

 

大河原太太:核灾后,家里的辐射测量器响个不停,辐射指数越升越高,全家人都非常害怕。

大河原太太的家族在福岛附近经营一个有机农场,至今已有130年历史,她和丈夫大河原伸是第六代人。

核灾发生后,大河原一家本来应该撤离到另一个地区,“核灾发生后,我们还得等上20-30年才能让土地复元。我已经55岁,岂不要等到75岁后才能再次耕种﹖”但大河原太太很担心农场的情况,最后还是回到了福岛市,继续留守农场。

大河原太太一直反对核电,“我的女儿刚好在切尔诺贝利核意外时出生。那时,在距离切尔诺贝尔8000公里外的日本也探测到了辐射。真是吓坏我了,而福岛核电厂不过在我家的东边的40公里外,我真的是十分担心。”

大河原太太从前是一个反核人士,但为了照顾6个孩子,就放弃了反核。直到福岛核灾后,大河原太太决定重新参与反核活动,“我想不立刻做些事,更待何时﹖”

 

Rianne Teule, 绿色和平国际办公室能源项目专员——

作为一名核能项目专员,我已经多次见到核工业多次逃避责任,漠视人们的痛苦。但是像福岛核事故样的灾难对人们的可怕影响却真切地把核系统的缺点展露无余。

在那场灾难后近两年,成百上千的日本民众的生活依然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当灾难来临时,他们的生活天翻地覆了。他们被迫背井离乡,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家庭四分五裂,所在的社区也因为辐射的影响而被废弃。人们无法得到公平的赔偿。有许多人依然无法回家或者在别处重建生活。想象一下,在一块介于过去和未来的阴霾之地苟延残喘……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去向保护核工业的不公平的体制问责吧,他们让核工业不为自己的失误买单。这个可笑的体制名叫“核责任”。

让核工业承担责任

一个具有风险的工业如核工业应该为自己造成的损害买单,就像大石油公司应该为漏油负责一样。但是核工业被保护起来了。在几十年前,政府便以此促成了核工业的启动。他们从来没有解决这种保护机制带来的问题。

绿色和平研究了这个不公平的体制的漏洞,发布了一个新的报告:

我们委托了3名专家深入了解福岛之灾包括全球的核能公约如何让核工业“逍遥法外”,同时当核灾难发生时如何强迫公众承担了大部分的损失。

当灾难来临时,核责任制度并不要求核电运营商承担哪怕灾难的丝毫责任。甚至在日本,当核电运营商们被认为已经为这场灾难全额买单的时候,东京电力公司TEPCO,福岛核灾的核电运营商,依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赔偿哪怕是最少的一部分损失。

有缺陷的设计

事情在变得越来越糟糕。核责任制度并没有让核电厂的材料供应商们为受害者提供任何赔偿。因此,世界诶上最大的核反应堆售卖商,GE、日立和东芝及其它公司不会为他们售卖的任何一台出问题的反应堆付出代价。

在核工业以及公众的付出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鸿沟。在许多拥有核反应堆的国家里,可能要求一个核电运营商为其所造成的损失付出3.5亿欧元到15亿欧元不等。而这个赔偿范畴比起灾害真实的损失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举例来说,根据最近一项估算,福岛之灾或者会造成高达2,500亿美元的损失。而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灾造成的损失估计在550亿到2,700亿欧元之间。

日本政府不得不国有化东京电力公司TEPCO,因为它甚至无法偿还早期的重建金额。东京电力公司TEPCO的主要核反应堆供应商GE、日立和东芝在一个有缺陷的设计基础上建造了核电厂。但是他们却被保护起来,不需做出任何赔付。这意味着日本的纳税人们最终将要为大部分灾难的损失买单。

这并不是一个仅仅影响到日本的问题。假设有任何一场核灾发生在全球遍布的436个反应堆中的任何一个时,故事将重复上演。纳税人们将会为大部分的灾难损失买单。该修正这个有缺陷的体系的时候到了。非常简单:肇事者必须买单。那些创造出核风险的大公司们必须为他们的失败偿债,而不是那些已经备受灾难之苦的无辜民众。

这就是为什么绿色和平国际办公室启动了一项改变这个体系的项目。我们的福岛报告阐释了问题根源所在。我们需要大家的帮助,让政府知道整个核工业必须为它所造成的灾难负责:

 

发现没有评论 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