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空气,不能像跑马拉松一样“慢”长!

添加评论
专题 - 2013-04-24
哪怕买再好的鞋、穿再好的衣服、请再好的教练,但没有好空气,需要戴口罩防护,那跑步的意义就不再了。
39岁的马拉松爱好者钟峪

 

PM2.5个体暴露测试结果

(时间:2012年12月9日至12月14)

一、PM2.5与重金属个体日均暴露浓度检测结果

内容项

PM2.5个体暴露浓度

微克/立方米

PM2.5官方监测浓度

微克/立方米

纳克/立方米

纳克/立方米

纳克/立方米

平均值

116.46

143.44

14.68

241.68

3.45

相对应的国家标准(砷、铅、镉的标准为年均值)

75

75

6

500

5

相当于现有国家标准的

155%

--

240%

50%

70%

 

二、滤膜对比照

钟峪2012年12月12日中午到13日中午的滤膜

 

三、分析

  • 钟峪在北京马拉松比赛当天的个体暴露浓度值152.73 微克/立方米,为国家空气质量标准(75微克/立方米)的两倍。
  • PM2.5日均150微克/立方米意味AQI指数大于200(五级),这样的空气质量下,“心脏病和肺病患者症状显着加剧,运动耐受力降低,健康人群普遍出现症状,儿童、老年人和心脏病、肺病患者应停留在室内,停止户外运动,一般人群减少户外运动”。[1]
  • 运动时肺通气量是安静时的10至16倍,因此在中度污染天及重度污染天应避免进行户外运动。[2]

 

 

故事:

钟峪,一位运动爱好者,她是中国第一批登山爱好者,从上个世纪90年代登顶哈巴雪山开始,她一直行走在山水间。今年三月,钟峪开始喜欢上跑步,她说相对于游泳、爬山这类运动,跑步是她在工作之余最容易进行的运动,只要一双鞋哪里都可以跑。

原以为喜好自然的她,会有一条可以欣赏沿途风景的私房跑步路线。没想到,钟峪说她在跑步上一直有个障碍,那就是生活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不仅无美景跑路可寻,糟糕的空气还是她每次跑步时最纠结的问题:跑,还是不跑?因此,平日她多半只在健身房里,与她的慢跑鞋,在此起彼落的跑步机输送带上传递步伐,吞吐着室内循环不止的气体。偶尔出差到空气较好的城市时,她便穿着慢跑鞋,安心地呼吸空气,细数在枝丫间穿梭的灰喜鹊,踩踏着一道道洒落于街道上的金黄光束,享受户外慢跑的时光。

出于对健康的担忧,钟峪加入了我们的空气质量测试研究。虽然今年的北京国际马拉松她没有报名成功,11月25日比赛当天,她仍戴上机器肺(PM2.5个体采样器,该设备会在一分钟内抽入4L的空气, 空气中的PM2.5将被吸附在一张滤膜上,以备进一步的称重、分析成分等试验),与所有参赛者一起行经马拉松路线,跑完全程……

早晨七点,从地铁天安门东站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钟峪吸了口冷空气,来到北京马拉松现场。此时前门东大街官方监测点的PM2.5指数已经达到332,现场亦已挤满选手和围观群众,钟峪好奇地询问其他选手如何在恶劣空气中做长跑训练,平日在外企从事管理职的Sean说,他跑马拉松已有两、三年的时间,每周约跑4至5次,每次遇到空气质量恶劣的情况时,他便尽量在林荫间或是沿着溪河慢跑,并尽可能带着口罩外出,或干脆停止当天的跑步;另外已经报名参赛的跑者William,今早出门前得知PM2.5读数为340(属于重度污染),因此跑了八年马拉松的他决定弃权,仅与朋友戴着口罩小跑一段。

从天安门出发时,长跑爱好者钟峪与陈跃凉大哥互相击掌鼓励。

选手们互相打气后,马拉松的比赛也要开始了……

8点45分,钟峪从天安门广场和参赛选手们一起沿着参赛路线而跑。一开始戴着口罩做好健康防护的钟峪,因为口罩严重影响空气吸入很快就把它摘下了。没有任何空气污染防护的钟峪,背着1公斤重的 PM2.5个体采样器,甚至跑错了路,在下午3点18分,终。于。抵。达。终。点!我们的调查员问钟峪,这段路途难吗?她说,没想到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全马是这样背着空气检测仪跑完的,非常特殊、有纪念意义的同时,也很希望尽快知道检测结果。

在灰霾天跑马拉松的钟峪。

 

运动对钟峪来说已不只是健身,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在历经一整天数不清的会议与工作,跑步可以让她把白天的担子放下,如果当天无法跑步,工作的疲惫感便会持续到第二天,运动,已不再只是健康,更是她在工作与生活间取得平衡的方式。“有件事可能大家没想过,你能够为了跑的更好,会去琢磨正确的跑姿、请私人健身教练教导你,买更好的装备,但几乎很少去思考空气质量是否有利于跑步,是否有利于健康,跑姿和装备都是可以技术上解决的,但空气干净与否你却无法掌握,一个不干净的空气,无论你买再好的鞋、穿再好的衣服、请再好的教练,它都没法让你免于健康的威胁——你逃不了,无论你跑或不跑!”钟峪说。

跑?还是不跑?经过这次的实验,相信对钟峪甚至是所有跑步爱好者来说,都是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决定,也会是每一次在跑步时会面临的困境。已有10年的马拉松参赛经历、足迹遍步柏林、布鲁赛尔、香港、大连、金门等的50岁厦门人陈跃凉告诉我们,希望在他还能跑得动时,空气质量改善的目标能完成。



[1]根据国家空气质量标准对于AQI的定义
[2]注:安静时人的肺通气量(即肺每分钟吸入(或呼出)的空气总量)是每分钟5-10升,运动 时肺通气量是80-100升,因此运动时肺通气量是安静时的10-16倍。运动时最大通气量是100升/分钟,100升/分钟 x 367 分钟 = 36700升 = 36.7 立方米,36.7 立方米 x 152.73 微克/立方米 = 5,605 微克
 

阅读更多空气检测中的重金属故事,请回到专题首页

发现没有评论 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