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转基因水稻商业化,八年持久战的胜利

专题 - 2011-11-03
水稻之于中国,是一种粮食,但又不仅仅是一种粮食。13亿人的主粮,让水稻这种自古以来就常见的农作物成为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水稻就是生命。回顾绿色和平过去八年的征程,我们试图将转基因议题的方方面面影响带进公众的视野,无论是食品安全、环境影响、农民生计,甚至是国家粮食安全和主权,这是为了让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拥有一个自然健康的环境和未来。

绿色和平一直致力于将转基因议题的方方面面影响带进公众的视野,为了让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拥有一个自然健康的环境和未来。

 

水稻之于中国,是一种粮食,但又不仅仅是一种粮食。13亿人的主粮,让水稻这种自古以来就常见的农作物成为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水稻就是生命。

过去几十年,在高度依赖化肥和农药的工业化农业生产模式里,水稻的产量上去了,但同时也付出了严重的生态环境和社会代价。面对日益增长的人口和社会需求,有一种声音认为,转基因水稻将是解决未来中国粮食生产的主要出路。

2004年,有消息称转基因水稻正申请商业化,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首个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国家。

转基因水稻可能通过花粉传播而污染传统的水稻品种,对于环境与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威胁;就长期人体健康而言,转基因水稻的食品安全性尚不明确;同时,转基因水稻更因涉及多项国外专利而对国家的粮食主权埋下定时炸弹,中国的农业、国民健康与粮食主权三个方面都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下——具有数千年稻作文明的农业大国,面临着严重的威胁。同年,绿色和平踏上保护中国稻米之路。我们相信:13亿以大米为主粮的人对于他们自己饭碗里的食物要知情,更要发言。

 

转基因科学家多重身份背后

绿色和平工作人员和农民们一起下地采样检测农田是否被非法转基因种子污染。

中国转基因水稻研究一直在部分科学家的推崇下快速在实验室和田间蔓延,但是这些转基因科学家的多重身份却让13亿老百姓的主粮利益悬疑——他们既是转基因水稻的研发者,同时是商业化审批者,又是获利种子公司的老板。

2005年,绿色和平的研究人员经过长时间的实地深入调查发现,没有经过安全评估、也没有获得国家商业化种植资格的转基因水稻正在湖北省境内被大规模地非法种植,并且污染了武汉和广州的大米。而部分转基因科学家以及所在的种子公司在造成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的“既定事实”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中国农业部进行调查后销毁了部分非法转基因大米和种子,并且增加了“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的环境和食品安全专家,加强了对转基因农作物的管理。绿色和平的工作让转基因的议题真正进入普通公众的视野。

中国水稻也有外国“芯”?

中国稻米将会拥有外国“芯”?中国粮食安全任重而道远。

虽然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进程趋缓,但是2008年,国务院通过了“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这一举措的刺激让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进程提速,有对转基因大开绿灯之势。与此同时,国外的农业生物技术公司也对世界第一农业大国的转基因种植业利益大蛋糕虎视眈眈——转基因水稻真的能让我们安枕无忧吗?中国转基因水稻正处在从实验室获批走向餐桌的重要关头,而当中国转基因水稻的关键技术“植入”的是国外掌控的“芯”,我国的粮食安全还能胜算在握吗?即使有国家大量的资源支持,我国转基因水稻是否拥有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2008和2009年,绿色和平先后发布了两份转基因水稻的专利调查报告,结果显示中国正在研究的8种转基因水稻均不同程度地涉及到国外专利,而这些专利的持有人大多是跨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一旦商业化种植这些转基因水稻,中国的粮食安全和粮食主权将面临严重的威胁。

鉴于中国转基因水稻被国外专利控制的严重影响,我们建议相关政府部门立即停止任何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水稻的进程;在已经投入科学研究中,应全面调查是否具有独立自主的知识产权。同时,要保证中国的农业长期和健康发展,还需要我们的政府投入更多资金支持那些已经被证实行之有效的技术上。

即使这样,在国家转基因政策的保驾护航下,转基因水稻正一步步逼近最终的商业化。2009年,“华恢1号”及“Bt汕优63”两种转基因水稻获得了农业生物安全证书,虽然这并不等于允许转基因水稻可以在中国进行合法的商业化种植,但这的确意味着商业化种植近在咫尺。 

 

未知的未来餐桌

在这样前所未有的高涨呼声中,随着转基因科学知识的普及和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我们欣喜地看到,面对自身息息相关的吃饭问题,普通公众、商家企业、专家学者,甚至是政府官员都开始前所未有地关注转基因主粮问题。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粮食安全等各个方面的质疑和反对声音逐渐成为舆论的主流,我们未来的餐桌会是怎样的?更多的人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婴幼儿对食物尤其敏感,是食品安全的“高风险人群”,婴儿食品中的转基因成分应该获得最严格的审查。

我们在2009年9月在雀巢婴儿米粉中发现了非法的转基因成分,这一消息让更多的年轻父母参加到反对转基因的大军中。婴幼儿对食物尤其敏感,是食品安全的“高风险人群”,在转基因的健康隐患还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婴儿食品中的转基因成分应该接受最严格的审查。

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深入调查,发现更多省份“被转基因”了。看起来外表一样的米,却拥有非天然的基因;同时又附加了昂贵的“专利费用”……绿色和平在中国最重要的水稻种植地湖南和湖北的种子市场上发现了正在违法出售的转基因水稻种子。违法的转基因稻种正在被卖给农民,而且已经或即将播种下去;而毫无防备的普通消费者更是在不知不觉中将超市里的转基因食品端上了自己的餐桌——这些非法种子的源头在哪里?绿色和平《中国九地区流通领域转基因稻米、米制品及转基因稻种调查报告》指出某些科研人员不仅正在造成转基因水稻已经被种植的“既定事实”,将农业主管部门置于被动的尴尬境地,加大了依法管理转基因水稻的难度,同时更将公众的餐桌和健康以及我国的粮食安全置于危险之中!转基因违法现象已经出现在种子、米和米制品等各个环节中,我们国家迫切需要设立一个包括农业、工商、环保、卫生健康等不同部门的团队展开全方位的调查和监管,防止转基因“闯空室”。

2011年新年刚过,我们在国内多个城市进行的关于转基因消费态度的公众调查结果显示:超过60%的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潜在健康隐患表示担心,而近70%的消费者选择非转基因大米。接受我们委托调查的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分析认为,消费者明显倾向于对非转基因食品的购买。基于这样的公众的呼声,我们启动了“餐桌安全大扫描”的行动,让更多消费者警惕,日益增多的违法转基因食物正悄悄进入多地婴幼儿、青少年食物链中。

 

保卫主粮,任重道远

在这样争议与行动中,9月,消息传出,媒体援引接近农业部的知情人士报道未来5至10年内中国将不会推行以水稻、小麦为主的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这一举措对于中国停止整个转基因水稻商业化进程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水稻是13亿中国人的主粮,任何与此相关的重大决策,再如何谨慎都不为过。而决策更深远地表明了公众的声音得到了聆听和尊重,同时,国家将更有效、更慎重地保护环境生态安全,保障广大稻农的生计,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和粮食主权。我们对一消息表示欢迎和支持。

水稻是13亿中国人的主粮,任何与此相关的重大决策,再如何谨慎都不为过。

回顾绿色和平过去八年的征程,我们试图将转基因议题的方方面面影响带进公众的视野,无论是食品安全、环境影响、农民生计,甚至是国家粮食安全和主权,这是为了让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拥有一个自然健康的环境和未来。历年来,我们每年都会更新《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 《2009北京有机食品指南》背后,我们更是添加了有机农夫的访谈,希冀更多的人能够获得安心的健康食品的同时参与到这场“保卫战”中来。

 

在这场环境“持久战”其间,我们遇到了诸多的质疑或是反对,但是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支持和理解,这也将继续鼓励我们在保卫我们主粮的道路上继续前行。绿色和平始终坚信,生态且可持续的水稻生产模式才是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生态农业才是中国急需的新绿色革命。中国水稻生态发展不易,让我们再次上路!

 

绿色和平转基因项目大事记

 

2004年,揭露中国转基因科学家的多重身份。

2005年,调查湖北大规模非法转基因水稻种植事件。

2005年,发现非法转基因大米在武汉和广州市场流通

2006年,揭露亨氏婴儿营养米粉中含有非法转基因成分。

2007年,发布《国内消费者与海外市场转基因水稻面临双重阻力》报告。

2007年,首次在中国市场发现美国进口的大米含有未经中国政府批准的转基因成分。

2008年,发布《中国转基因水稻陷入国外专利陷阱》报告。

2009年,发布第二份专利报告《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

2009年,发现雀巢婴儿米粉中含有转基因成分。

2010年,发布《中国九地区流通领域转基因稻米、米制品及转基因稻种调查报告》

2010年,发布市场调查报告《转基因大米市场前景黯淡》

2010年,对沃尔玛因售卖违法转基因大米提出诉讼

2011年,调查发现违法转基因食物进入多地婴幼儿、青少年食物链

2004-2011年,历年更新《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