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天堂雨林的伤口——我的航行日志

专题 - 2008-09-02
穿越赤道,奔赴南半球,2008年8月25日,我来到这个公路铺设得极少的雨林国家。这次我被派往巴布亚新几内亚,是要和不同国家的同事和志愿者一起,去揭露和阻止那里疯狂的森林破坏,保护美丽的天堂雨林。

我正乘着“希望号”航行,深入天堂雨林。

签名保护天堂雨林,反对非法砍伐和非法贸易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2008年8月,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易兰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天堂雨林,加入揭露和阻止当地非法采伐以及非法贸易的行动队伍。

Untitled Document

9月21日酋长的儿子Garry揭秘别样的雨林生活

9月21日 海上奇观:突遇火山大喷发

9月10日 雨林独木舟是这样制成的

9月9日 雨林历险记:泥潭、鳄鱼和猪

9月3日 行动顺利进行,雨林土著人们独木舟热迎

9月3日 行动前,最后的演练

9月2日我已披挂上阵,乘"希望号"向着雨林进发!

8月29日 天堂雨林的孩子"画"心愿:别再疯狂砍伐,请保护我的家!

8月25日 航行前的一天:与国家总督聚会,给蚊子献血

8月25日 号外号外~~我们未来数日的坐骑**"希望号"**接我们来了!

8月24日 马上就要离开北京,我想你我应该一道走

8月23日 临行萧玮的重托:"请你帮我给雨林朋友带些礼物"

8月23日 非法采伐和非法贸易,吞噬天堂雨林没商量

8月23日 天堂雨林什么样?



酋长的儿子Garry揭秘别样的雨林生活

Kemaru Garry Bissue是部落酋长的儿子,也是一名土地所有者,在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天堂雨林里,土地所有者是土地与森林的传统所有者,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在他们管辖的土地上生活繁衍,是森林社区的管理者,但伐木公司进入以后,他们守卫森林的力量就显得微小了。。。。

在一个下雨的清晨,Garry和几个原住民一起,浑身湿透地赶到我们的"希望号"船上,加入我们共同的"战斗"。因为下雨和风浪,他们的小艇在海里颠簸了两个小时才到达。

我得尽可能多地了解雨林生活,我采访了他。

"我的职位是Kikori地区环保协会的主席,我的全名是Kemaru Garry Bissue,Kemaru的意思是弓箭。作为酋长的儿子,我的名字里一定要有这个字。弓箭就是我们的武器。我的父亲娶了3个妻子,有两个儿子和几个女儿。在我们那里,这算是很小的家庭了。因为在我年轻的年代,部落之间还有战争,为了在打仗的时候,妻子们能尽快带着孩子逃跑,我们那时候就少生孩子。现在我们已经不再打仗了,所以大家就可以生很多孩子。"

Garry的家就在伐木公司一个面积达170万公顷的采伐项目中的Babei Veiru村,他曾经多次离开家,去别的国家学习和工作,但这片森林始终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家园。

 

雨林社区大会

丛林里的孩子长到六七岁,就会离开母亲,搬到Man house去跟父亲住在一起。只有女儿和母亲继续住在一起,承担煮饭、编织、种植等工作。这个Man house一般有几百人住在一起,所以房子很大,成为一长排,所以又叫做Long House。父亲会教自己的孩子如何制作、使用弓箭,划小舟,狩猎等等丛林里的生存技能。一般到十六七岁,他们就能学会所有这些。18岁,他们就能独立,并娶妻生子了。

在此之前,他们要经历一个叫做initiation的过程,使得他们开始掌握一种跟自然对话的神秘力量。比如说跟耕地的锄头说话,期盼一个好收成。跟弓箭说话,能够打到好猎物。甚至还有求雨。听起来很神奇,甚至我们还会觉得简直是愚昧落后。但是他说,这就像祈祷,就像跟上帝说话,自然能够听到,有时它会回应你。

Garry结过三次婚,前两次都因为他远在他乡很长时间,于是他的妻子就改嫁他人了。我问那你当时难过吗?他说不,我很理解她们,这是我的错,我不在她们身边,无法照顾她们。

丛林里的生活就是这样的简单,纯粹而且神秘,直到伐木公司带着他们的重型机器闯了进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请Garry回忆第一个闯入者是在什么时候,他告诉我那是七十年代。在此之前,这片雨林从来没被伐木公司染指过。三十多年的时间,可以是一段并不太长的时间,却足够这里的一切彻底改变。

天堂鸟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国鸟,我从来没有机会亲眼见到它们,实际上现在即使是原住民也很难见到它们了。Garry说从前他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天堂鸟,他们就在周围,现在树倒了,天堂鸟都迁到更深处的森林里去了。以前打猎很容易,猎人们有时只要检查一下前一天设下的陷阱,就能保证一顿美餐。就是打野猪也不算费劲。而现在他们出门一整天,也未必能找到食物带回家。

Garry现在自己在做很多事情,一件件数来,让我瞠目结舌,每一项都值得一个科学家团队去做。他研究这里的几十种语言,这些语言正在迅速的一个个消失。他跟NGO合作,收集整理这里的动植物物种,我看过那个资料,光是香蕉,这里就有400多个品种。他还研究原住民的中草药,研究药理药性,避免他们错误的使用这些传统的草药。他还资助学校,帮助一些居民开展农业生态种植项目。

他希望人们不用砍树,就可以很好的生活。他举例子说这里有品种丰富的珍贵的蝴蝶,可以卖到几十kina,远比卖木材提取的十来个kina收入高。还有兰花等人们喜欢的花卉也可以去卖。只要树还在,人们就可以靠这些生活。如果树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就是Garry的事业和工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片土地。做这些需要钱,我问他靠什么支持。他说每年石油公司会给他分一些钱(因为石油管道经过他的家),他就很小心地分配这些钱,哪些用来支持家庭开支和孩子的教育等,哪些用来做研究和保护工作。这钱当然不够用,所以他也得去筹钱。他高兴的告诉我他正在申请英国一所大学的研究资金,明年很可能会被批准。

最后我问他,你信仰什么吗?他说是的。自然万物都是被造的,完美的,我们只是这个美丽大花园里的园丁,我们不是主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守护它,而不是去破坏它,它就是我们的家。

P.S. 采访结束了,我们接着随便聊天。他告诉我说从来没有来过中国,他想来学习中国的中医药。然后他开始问我一年的学费大概要多少钱,从这里去北京的机票多少钱等等。哈哈,真高兴,看来我很快就要在北京迎接我的这位雨林朋友啦!

回页首



海上奇观:突遇火山大喷发

绿色和平的这一趟保护森林之路,注定不是一趟寻常的旅程,每到一处,我们都收获了大大小小的意外惊喜,今天这一站,我迫不及待地跟大家说----迎接我们的,不是原住民,也不是部落首领,而是欢快喷发的火山!

在 9 月初"反对非法木材贸易"行动之后,我们开始围绕整个巴布亚新几内亚岛,前往森林破坏最严重的地方去见证和揭露。巴新东北部的新不列颠岛是我们的第一个目 的地,新不列颠岛上有着茂密的森林,也有着日渐猖獗的森林砍伐。"希望号"经过三天的航海旅程,终于来到了新不列颠岛东部海域,我们准备在这里的岛屿停靠 片刻,并派直升机先行打探情况。

今天早上醒来,一睁眼满是阳光,经历过三天来海上的阴雨天气,我是多么期待这份晴朗啊,蹭蹭蹭跑到甲板上,没想到一个巨大的惊喜正等着我们"希望号"全体人员:远远的,前方海上有座山,山上面还有烟冒出来--原来,那是一座正在喷发的活火山!

"希望号"朝着火山方向越开越近,我们终于能够清楚地看到火山喷发的样子了,爆发的火山单独成岛,如果从高空看,它和旁边的岛屿应该就像撒在海上的珍珠吧。

火山口吐出团团烟尘,伴随着很多石块,在火山口形成蘑菇云的形状,然后升腾起来,变成烟雾朝远处飘走。

我拿起相机不停地拍(回来才看到效果非常好,每张都像奇幻的风景画),当然,我不会忘了给自己拍张"海中火山怒放"的个人写真。

这时候已经离得很近了,再近估计就危险了。。。

 有趣的是,就在喷发的火山旁边,有一个安宁的小岛,当地同事告诉我,那个岛上种着可可豆,因为火山的喷发,反倒使得这里的土壤营养极为丰富,所以大概200年前这里就全都种上了可可豆,成为人们的主要经济来源。这里还有很多中国人呢,他们已经在这里定居并且生儿育女了。

岛上居住的人们天天都能看到这个火山,它真的好活跃啊,每十几分钟就喷发一次。我激动地想,像这样在海上跟火山不期而遇,今后也不会多见吧。搜索了一下才 知道,其实火山爆发也不是那么好看好玩的,新不列颠岛东部新不列颠省的"省会"以前是在拉包尔,这个城市位于一座大火山的火山环上,不时遭受火山爆发的损 害。后来在1994年,一次特大火山爆发摧毁了拉包尔镇的大部分。所以当局在20公里之外、远离火山喷火口的地方,另建了新省会Kokopo,并且在 Tokua建设了新机场,我们现在就停靠在Tokua附近。

我们的直升机已经出动,前往新不列颠岛森林里了解情况,真像蜻蜓点水啊

有如此恢宏的海上奇观来迎接我们,我更是期待接下来的活动了。。。。

回页首



雨林独木舟是这样制成的

我整天随"希望号"在海上漂浮着,虽说雨林村落近在咫尺,前去探访的机会并不多,但经常出没在眼前的一只只独木舟,就成了熟悉而独特的风景。在天堂雨林里,独木舟真是太多太有用了,由于河流贯穿整个雨林,独木舟就成了当地原住民得心应手的轻骑兵了,没有交通堵塞、也没有污染,这种古老的交通工具为天堂雨林平添了梦幻般的色彩。

  我现在位于珊瑚海的海岸,在前天拍摄的DV里,你可以看到很小的孩子都敢坐在舟里,划着浆,毫无畏惧地在海浪里翻腾。雨林独木舟小的只容一人,长的可以坐上十几个人。

独木舟当然取材于雨林里的树。舟体是用单根树干砍凿成的,不漏水不散架,左右船桨交替划行

那么,雨林土著人是怎样让一棵伫立于雨林大地上的树,变成一叶搭载村民的扁舟的呢?

首先要砍凿树干,为了让树干变得疏松,便于砍凿,村民用火烧烤需要的地方,直至烧焦,但怎么确保只烧到准备挖掉的部分而保留需要的舟体部分呢?

简单--把这些地方涂上泥浆就可以啦,像这样:

这样的烧焦、挖的过程需要反复多次,大树才能凿成舟

 一般独木舟只能一人宽。

做独木舟是就近制作的,做好后就要大伙一起拖到岸边去。

物尽其用,剩下的树枝就做成了船桨

我们的英雄Sep一家在雨林穿行

遇到草丛也不怕

 像这样的独木舟就只能当景物看了

大的独木舟,在前几天我们到来时,土著人们乘舟欢迎,场面宏大

几天前的情景:当时在森林面前,我们的希望号(彩虹船体)、运送雨林木材的货船,还有小小的独木舟三者同在一方海面的情景

回页首



雨林历险记:泥潭、鳄鱼和猪

 

 在海上漂流了一个星期了,今天下午,我们终于可以登陆天堂雨林了!就在"希望号"不远的丛林里,坐落着一个个可爱的雨林村庄,我们就造访了其中的一个叫做Paia的村子。

从小艇上下来,踩在松软的黑色土地上,潮湿的雨林气息扑面而来。孩子们看到我,都嬉笑着一会儿围过来一会儿跑开,他们明显要比首都莫尔兹比的孩子害羞很多。每当我举起照相机,他们就马上定住不动了,腼腆的看着我,而其他孩子就会哈哈的大笑。

再看看雨林当地的原住民都养了些啥啊:两只巨大的像鸵鸟一样的鸟,刚刚回来上网查了一通,这才知道那叫cassowary(鹤鸵,食火鸡),产于澳大利亚和几内亚。还有一位大叔养了一只鳄鱼,给它整了一个木栅栏,上面罩着网。我小心地凑过去看,这条鳄鱼足有两米长,张大了嘴。有时候,小鸟会飞过来从这鳄鱼的牙缝里叼食吃……

 

 丛林里是没有路的,地上都是大片的椰树树叶,树枝树干,各种杂物,还有椰壳,铺在极其松软的土地上。有的地方还长着扎人的草。我走得小心翼翼神情紧张,旁边的孩子们却赤着脚大步流星。这时候我想起了萧玮的一句话--丛林里的孩子们都是那里的冠军。

宁静的村庄唯一的一次骚动是由我带来的……我总是掉队,扛着摄像机照相机小心地在丛林里穿梭。遇到一条小溪,两米都不到的宽度,见我犹豫,同事在对面冲我喊,it's shallow, 说是很浅。于是我就踩进去了。没想到,刚踩第二步,右腿就深深地陷在泥里直到大腿根,无法自拔,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大声呼救,还是原住民经验足,胆子大,一个箭步过来就把我拔了出来,深一脚浅一脚我终于过了这个坎,唉!在丛林里,还是跟着向导走,方能保命啊!

丛林里的孩子们从来不缺玩具,他们在大树干制成的独木舟上,在木材制成的乐器伴奏下畅快地玩,还用线钩在树上荡秋千,我怎么能落下这些镜头,专心致志拍了个够。

没想到突然听到背后有骚动的声音,转身就看见一只猪迅捷地朝我冲来,大家看了我的照片也知道,我属于很容易被猪追到的类型,我是拔腿就跑,高声尖叫,一边跑,一边我还试着摆正DV,不管怎样,我得把雨林里彪悍的猪拍给你们看啊……

就在猪马上就要追到我的时刻,一个当地小男孩截了猪的道,他抱着猪拍拍,几秒钟竟然就把猪给制服了!真可谓小女子进村,猪都笑了。。。。

村子里还是宁静的,只听得到孩子的笑声,鸡鸣声,海水拍岸声。大家坐在树干上,小舟上,地上,晃悠着脚。从树上现摘的椰子被Sep麻利的剖开,吃起来有些醉人。人吃剩下的椰果,猪会走过来打扫。哇噻,这可真是有机健康猪啊。我的外国同事们还跑过去给猪挠痒痒,那猪倍儿享受地四脚朝天在撒欢。

这个村子靠海,只有一些椰子树和不很粗的树,暂时还没有被伐木公司打扰。村民告诉我们,他们平常就打渔、打猎,椰子树什么的也可以做食物。所以生活得很充足丰富。而这些孩子们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就会去离这里几公里的学校上学。有些年轻人也会去像莫尔兹比港一样的地方打工。

我是左手逗逗猪,右手喂喂鸡,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该是我们回"希望号"的时候了,村民们都站在岸边跟我们告别,还有一个小孩爬到水里的一棵树上跟我们再见--他们真的太可爱了。

回页首



9月4日,行动顺利进行,雨林土著人们独木舟热迎

今天,我们终于展开行动!早上9点钟,我们的四名攀爬志愿者乘坐小艇,向目标轮船开去,他们将负责把我们的巨大横幅悬挂上目标货船。其他人都暂时留在船上等待。他们其中三位都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其中一位就是SEP,我们的老朋友,他可真的是个英雄,一个电影里才有的人物(回头我会带来对他的专访)。另外一位专业的攀爬志愿者是来自新西兰的小伙子。献上完整视频:

这是我乘橡皮艇在"港星"船上涂写"英文破坏者"英文大字,为了安全我的行动安排在挂巨幅banner之后。橡皮艇随潮水不断摇摆,每次向前靠近的时候,我才能使劲涂上一笔,然后再被拖离货船,再靠近继续涂……身上已经满是油漆

这是我们的直升机刚刚进入雨林拍摄的,当地妇女正在喝他们心中的"圣水"

乘直升机进入雨林的同事拍到的,当地居民在伐木场地附近,而这儿也是他们心中的"圣地"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我在遥望, 森林之上)

 我们志愿者的小艇开出                    

来自绿色和平,和来自雨林当地,此时都是志愿者

成堆的木材,如果我们不阻止,就又被运出了,源源不断

等他们的小艇驶离之后,原本停在原处的“希望号”也开始缓缓前进,陆地离我们越来越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被森林完全覆盖的小岛就这样从海面上突然出现,树边上就是海水,水边就是森林。

正义与破坏之船的对峙 

我像等待一个“老对手”,盯着前方海面,这只运送雨林非法木材的目标货船,已经在我脑子里徘徊了无数遍。终于,它横在我们面前的海面,越来越近——“MV Harbor Gemini”号,船身上还有中文名字:“港星”。

原来,这艘货轮比我们的“希望号”更大。货轮周围的水域,是成堆成堆雨林里非法采伐的原木,正在等待装运。

我还在观察待运的木材,就听耳边船员们的惊呼——前方,雨林土著人们正乘着他们轻快的独木舟,赶来欢迎我们了!他们站在小舟上,举着自己制作的banner,对着我们使劲挥手,并且在小舟上又唱又跳。这样的小舟有好几只

"我想保护我们的自然资源,为了我们孩子的将来" ,这样的"横幅"还有很多

你能想象吗?我们的“希望号”——千里迢迢开来保卫天堂雨林的“希望号”、“MV Harbor Gemini” 号——破坏雨林的推手,还有这一只只独木舟——不放弃捍卫自己家园的雨林土著人们,三方面的船只,现代的与原始的,正义的和破坏的,站在同一方海面——这 个场面是何等热烈,何等的感人啊!我身边很多女船员都忍不住哭了。(我在风大船晃的情况下努力地握住摄像机,为你们记录这一刻。现在想来,我当时忍住了, 没哭)

欢迎我们的不仅仅是原住民,还有“港星”货船装卸的工人,甚至是货船船长!志愿者跟船长谈了仅仅10分钟,告诉他,我们要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森林破坏告诉给世界听。船长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因为他也跟大家一样,很憎恨这里的伐木公司。

目光转向志愿者,他们不负众望,登上目标货轮的过程挺顺利的,他们真的很快很专业,我们远远看到他们爬上货轮上的起重机,先将四个较小的banner挂在上方,然后由两名志愿者沿着起重臂往下,将一个巨大的横幅先悬挂上去,再往下慢慢展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Banner是我们一贯的明黄颜色,黑色凝重的字体写着“保护森林 拯救气候”。在横幅挂起的那一刻,大家顾不得当场紧张的状况,全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banner特写。

 

 

 

 

 

 FOREST DESTRUCTION,在"港星"货船上涂上印记,我们即将大功告成!

 让我回忆雨林美景

 再美的画卷,在这样的"碎纸机"的粉碎下,还能留下什么?

回页首



9月2日,行动前,最后的演练

晚上8点,我去驾驶舱找大副刺探了一下"航情"。我们现在已经驶入叫做Deception Bay的海湾,即将进入Paia River河道,距离目的地还有大概9海里的距离。伐木公司就是在那里将伐倒的木头通过河道运出,然后在附近的村庄装船,最后这些木头将被运往中国。我们将暂时停留在这里,等待行动。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行动之前,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培训和演练。 有工程师专门带我们到船上的小艇,我们将用它们来靠近目标货船。他教我们如果给小艇打气,测水位和油位的标尺在哪儿,怎么看仪表盘等等。当然了,我们是不 会真的去驾驶的,但是在海上同乘一小艇,还是了解的越多越好呀!同时因为我们是登上对方货船进行直接行动,也会涉及到法律的问题。我们咨询了当地律师对方 可能对我们作出的指控,譬如不当侵入等,并准备了应急预案,确保同事和志愿者的安全。我们所有人的护照都保留在captain那里,我们自己只带复印件上船,以防护照被扣留。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我给登船的雨林当地妇女拍的

今 天是预定的行动的日子,但是清晨起床就听见船舱外哗哗啦啦的雨声,我穿上冲锋衣出去一看,雨很大,蓝色的海水现在也变成了灰黄色,不过水面倒是比晴天的时 候显得平静了几分。看起来今天要行动是十分困难了。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因为时间拖的越长,对我们越不利。对方很可能会察觉到什么,那么情势就都说不准 了……耐心等待。

回页首



我已披挂上阵,乘"希望号"向着雨林进发!

收拾包袱登船的通知下来得很突然,我得马上准备了。我们就要深入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天堂雨林,采取行动,揭露和阻止疯狂破坏森林的行径,你看到视频里抱着小孩的巴新妇女高呼的是"Esperanza!"--同志们,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快要来了!我们的"希望号"已经启程!

现在果真要在在无边的大海上,跟那些经验丰富的水手们共度时光了!我是越想越兴奋,结果整晚失眠。他们告诉我临晨4点开船,我就一直想--现在开了吗?怎么一点不晃,也没有噪音?结果,早上起床后才发现,我们的船还停在港口木有动--计划推迟了,开船时间改为早9点左右。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时间,比北京时间早2小时,这边的9点,你们已经是早上11点钟了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好像还是直升机比我酷

希望号缓缓开动了,我们向码头的同事们道别。不消十分钟,我感觉传说中的晕船就要隆重登场了。早上吃了一片晕船药,不过不太指望那小药片能起多大作用。离开码头越远,摇晃就越厉害,现在在船上基本站不稳了,走路全靠手,得扶摸着前进。10点半,船员给我们做安全需知介绍,告诉我们救生衣在船的什么部位,有警笛应该都往哪里跑,还有,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如果有人掉进海里如何施救,等等。

跟着,大家把船整个走了一遍,我已经气喘吁吁,头晕恶心,怎么跟高原反应一样啊。到了午饭时间,原本前两天觉得美味无比的食物根本吃不下去,只能吃 些水果。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此时,已经有人倒下了。不由想起了临行前北京同事的冷笑话:你要多吃一点绿叶儿蔬菜,吐出来的是绿色。再吃点胡萝卜,吐出 来红色。再吃点蓝莓,吐出来蓝色。最后,你能吐出一个彩虹来。

回页首



热带雨林的孩子"画"心愿:别再疯狂砍伐,请保护我的家!

绿色和平此次保护森林行动开始之前,我们的"希望号"船舰向公众开放,很多巴新当 地的学生被邀请到船上来参观。我们的志愿者船员带着他们参观驾驶舱,给他们解释各种仪器的用途和工作原理。孩子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明亮。他们基本都会 说英语,也都认真听着,不停地问问题。我们为他们准备了一些颜料和纸笔,他们就开始趴在地上画起来。有的孩子特别仔细的先用铅笔在画布上勾出一个轮廓,然 后再用彩笔上色。 感谢国际同事帮忙拍摄以下记录!虽然他们看不懂这篇博文。。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我教他们用中文写森林两个字,他们就照着样子写到画布上。有两个女孩把颜料涂在自己手上,然后在画布上印上自己的手印。看到这么多精彩的图案和文字,我想他们平时的美术课一定非常了得,要不就是他们天生就对色彩敏感,就像他们天生就能歌善舞一样。不多说了,大家看图吧。他们的才华真的让我惊叹!

(我们摄影师特意拍下了每张图画,另外还有两张大的,我会把他们带回中国。)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我跟一个叫Shannan的女孩交谈,她旁边的孩子们就一下子都围上来,很可爱地抢着回答。他们都是生活在本地的孩子,Shannan的 父亲是一个作家。他们说他写关于艾滋病的问题,用英语或者当地语言"皮金"语。艾滋病是当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一个小男孩很严肃地告诉我,这里很多很多 人死于艾滋病。说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树被砍掉,他们告诉我很多伐木公司欺骗农民,树越砍越多,但是农民收入却越来越少。一个叫Job的小男孩说:希望大家少用一些木制品,就能少砍一点树了。

有个女孩主动提到气候变化,我说你们能感受到它的影响吗?他们马上异口同声的说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当然,这也是由于莫尔兹比港的树也早就都被砍掉了,现在太阳只能没遮没拦的照在我们身上。他们给我指不远的山丘,原本都是树,但是现在都变成了一栋栋的房子,黄土也都裸露着。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这时候他们这一批孩子又该离开码头了。昨天也曾有大学学生来,这里有为数不多的几所大学。如果首都之外的孩子要上大学,就只能来这里了。一些高中生还告诉我他们想将来去国外读大学,比如中国。我说以前有过吗,他们摇摇头。

这 里的孩子很单纯,但是又好像懂得很多。从他们口中你能听到很多很成熟的话语,讲述这里的种种问题,包括森林破坏,贫困和艾滋病。可惜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停留 在这里更多了解他们,但我想我们的工作会传递回来,让他们知道只要我们努力,问题就能一点点得到解决。这样的努力,也许能够让他们长大的时候,还能够看到。

回页首





航行前的一天:与国家总督聚会,给蚊子献血

绿色和平昨晚在"希望号"上举办了一个当地特色的晚宴,叫做Mumu, 晚上7点半开始。大家都很兴奋地告诉我,巴布亚新几内亚的Governor General(总督)将会来参加。级别相当于是我们的主席了!我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大家纷纷准备盛装出席,女士们都带上一朵花,就是路边随手摘的,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们用来装点自己的最自然最漂亮的材料。 打赌--里面的音乐会令你心驰神往!

通过严密的保安,车开进码头。希望号静静地停靠在那里,一上船就看到烤盘里盛的丰盛食物,还有红酒白酒和各种饮料,很气派的party呀,很modern,唯一有点不同的是,我竟然看到一个烤全猪,很大很大的一只。这东西我在国内已经很多年不见了。

在很多官员的陪同下,身穿传统服装(其实就是裙子)的总督先生登上轮船(刚刚我百度了一下他跟胡锦涛会面的图片,穿黑色西装的,跟今天的装束相比,当然他今天更显亲切)。

我们排着队跟他握手,当他知道我来自中国办公室的时候,就祝贺我中国举办了一次非常成功的奥运会。嘻嘻,这一路上只要我跟别人提到从北京来,所有人都会马上称赞我们的奥运会。感谢同事帮我拍下这特殊的一刻!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他们会高兴地兴的跟我分享精彩绝伦的开幕式,组织有序的赛事。之后总督先生发表了讲话,他很有感情的说起他看到冰山融化,看到巴布亚新内亚的森林被不顾后果的砍掉,这是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我们需要一起去解决。所以他非常欢迎绿色和平来到这里,也希望各种力量,包括非政府组织,企业界和民众能和我们一起,保护仅剩的原始森林,保护生活在这些森林里的人民。

事实上,我确实在今天的晚宴上看到了来自各个国家,各种不同背景的人,跟这里的动植物一样体现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欧盟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大使先生,在这里做生意达20年的英国商人,本地的女律师,当然还有众多的NGO。我不曾想到这个像镇子一样小的城市里,驻扎着这么多的NGO,而且他们很多已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展工作十多年了。这其中有WWF,也有很多从事教育、法律、生计和环境方面的NGO。很难想象他们在这个几乎不能单独出门(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基础设施极差,而且几乎没什么娱乐的小城里,就这样扎根下来。我还发现很多外国人娶了当地女子, 比如我们的同事,大家叫她aunty Dorothy,她的丈夫是德国人。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当有原住民表演舞蹈的时候,aunty Dorothy告 诉我那里面很多人都是她的亲戚,有姐妹,还有姐妹的孩子,而她的女儿正作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舞蹈家们穿着民族服饰跳舞。他们脸上涂抹着鲜艳的色彩,头上 装饰着羽毛,跳得欢快热烈。当我要求跟他们合影的时候,他们一下子涌向我,把我紧紧的包围在中间,我都几乎快要站不住。场面一度对我来说很混乱,这热 情。。。突然有人意识到这样会挡到我的脸,就用当地语言大声的让靠前的人蹲下,于是非常迅速的他们又调整了各自的位置,拍下了这张快乐无比的照片。之后, 一些中年妇女在吉他的伴奏下,悠悠的唱起了歌,what a night, 在南太平洋这个国度里,码头的星空下,女歌手动人的歌声。只不过欣赏完了,我还得去帮忙搬运成箱的酒杯,和一摞摞的盘子。

度过了丰富的一天之后,已经当地时间11点过了, 我才意识到我已经3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可回到房间,却绝望地发现房间里有几十只又肥又大的蚊子正等着我,卫生间里的蚊子更是多得成了一团黑雾。而-我-竟-然-没-有-带-蚊-香!!!!我悔啊……徒劳地打死了两只,更多只却像我复仇似地涌来。我只好崩溃,躺下来注视四周,拿床单紧紧裹住自己,决心献祭给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蚊子们了,韩红的歌唱得好--来吧来吧来吧,一起舞蹈,这个烦恼可以将我打扰……

回页首

号外号外~~我们未来数日的坐骑**"希望号"**接我们来了!

激动ing....众所期待下,我们未来半个月的"坐骑""希望号"顺利抵达莫尔兹比港,她是来接我们的:)))

亲眼见到希望号,还是被她震撼,不得不说她确实漂亮!白色的船身上涂着醒目的象征海洋的蓝色图案。毕竟,这是一艘执行了很多次反捕鲸任务的船。 船上有一架红色的直升机,还有几艘小型气垫船。

先摆希望号的pose: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绿色和平人员和绿色和平的船,都是当地人的老朋友了,这次当地政府官员和绚丽的舞蹈团前来迎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喜欢舞蹈团的扮相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我跟"希望号",很合拍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这是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家首都区首长Powes Pakop 用花环迎接我们希望号的船长Waldemar Wichmann先生,有朋自远方迎接,不甚荣幸乎!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当地舞蹈团盛装列队,还是喜欢~

明天,我们会向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公众开放希望号,要做啥活动?待我明天揭晓。

回页首





马上就要离开北京,我想你我应该一道走

之前贴了很多天堂雨林的背景资料和图片,是因为每次跟别人说起我要去的这个国家,别人都要问一句: "巴布亚新几内亚?非洲吗?"在这里感谢我们精彩的图片和萧玮的记录!

马上,我就要穿越赤道,奔赴南半球,去这个公路铺设得极少的丛林国家。绿色和平的工作从来不乏精彩和刺激,这次我被派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很多不同国家的同事和志愿者一起,去揭露和阻止那里疯狂的森林破坏,保护美丽的天堂雨林。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两年前,萧玮曾经去巴布亚新几内亚的Murry湖帮助当地原住民标定他们的土地边界,阻止跨国公司进一步入侵他们居住的原始森林。今天我又要出发。虽然萧玮和我的同事们成功的为当地部落划界,但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森林还是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伐木公司不到无树可砍的时候,恐怕都不会主动离开的。

木材公司们跑的比我们快,巴布亚新几内亚90%的木材都是卖给中国的。不知不觉中,我们购买了这些助长森林破坏的产品,我们购买了动物们的家,我们也购买了原住民的家。

曾经背着包一个人走,体重不到80斤 的我常常背着二十多斤的包,从后面就看到一个包和包下面的两条腿。在西藏的时候不慎翻车,一边耳朵成了八瓣,藏族大夫大口吸着氧用了两个小时把我耳朵缝 上。自认为个子虽然不大,心脏还够强壮。但是想象着天堂雨林惊人的美丽和"鬼剃头"一般残酷的破坏所带来的冲击,我也不知道我的心脏是否真的够强壮。

一起出发吧!

回页首

临行萧玮的重托:"请你帮我给雨林朋友带些礼物"

听说我要去天堂雨林了,萧玮就说要请我带一些礼物过去,送给他在那里的原住民朋友。时间很紧,我临行前的最后一天下午才收到快递。打开来有萧玮当时给原住民朋友们拍的几十张照片,麦田守望者专辑的珍藏版,好几件Tshirt,还有福娃的帽子和毛巾,还有一包福娃的创可贴!我猜想可能是因为丛林里很容易受伤,所以他想到要买一个创可贴吧。

另外还有《green》这首歌的版税,萧玮说要我交给Mali.他给我看Mali当时的照片,在他手臂上长了一个很大的包,但是因为缺钱,他一直都没有去治疗。萧玮一直惦记着,要把这钱给他好让他去看病。虽然钱不多,但是他的心意。因为在雨林的日子,Mali"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收件人:萧玮

萧玮,谢谢,你的信让我非常感动,我一定把你的礼物和问候带到!谢谢!回见!

易兰

引用 萧玮

Yi Lan你好:

感谢你那么远为我带这么多东西。

没时间和你见面说,这里详细说一下吧。

那里面有五件Tee, 其中三件我在包装上写了要送的人的名字。To

Sep(黑色,李小龙,因为他是英雄),To Mali和To Sam Moko.(这两件是我们乐队The

CIR和Capsule品牌的合作版),另外两件送给谁就由他们的首领Sep决定吧。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拍一些他们穿上后的照片,在船上,在丛林里,如果他们愿意。

那顶福娃的帽子是送给Mali的小儿子的。另外五个福娃的手绢给其他孩子就可以,尽管

是那么的不够分。请告诉他们,我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运动员入场的时候看到了PNG代表

团的运动员,很亲切。希望和孩子们一起分享运动的快乐,你们是丛林里的冠军。

那些照片希望Sep可以根据面孔分给每个人,想想上面有很多孩子现在也都长大了,大家

看到自己两年前的样子一定会很开心。每次我翻阅这些照片,都会沉醉其中。

有两种CD,每种两张。我想给Sep一套,好象雨林里只有他有笔记本电脑,希望他能在部

族里放<Best of

1997-2007 DVD里面的天堂雨林的记录片给大家看,里面有Mali和Sam唱歌,里面还有<Gr

een 的Music Vedio.

另一套可以留在首都莫兹比的绿和办公室。请你也向他们推荐Music

Vedio和记录片。记录片里也出现了办公室。

那3000块钱是<Green 的词曲版税。希望转交Mali,用于他手腕上的伤病手术,尽管很少

,但希望可以帮到他。我们曾经聊过他手腕上的那个大鼓包。请你转告Mali,当我在莫雷

湖的那段时光,他就象我的父亲。

相比我从他们那里得到的,这些实在不值一提,只愿这些问候带去快乐。

谢谢。一路顺风!!!

(附上Sep,Mali和Sam Moko的照片)

还有请你们先垫付一下那3000块钱,就几天,我们财务直接还给绿色和平.谢谢。

志愿者:萧玮

易兰前往天堂雨林

回页首



非法采伐和非法贸易,吞噬天堂雨林没商量

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的话,天堂雨林最丰饶的部分将在十年内消失。

根从热带雨林出口的原木,就有 根被运往中国;而在天堂雨林,非法采伐的比例达到90%

倍,而且主要是销往欧美日等发达地区。





天堂雨林什么样?

天堂雨林位于亚洲大陆和澳大利亚之间,绵延在东南亚、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太平洋中的所罗门群岛上,是亚太地区最大的热带原始森林。天堂雨林原住民自古以来依靠丛林为生活,他们同时也是天堂雨林的守护者。他们的所有生活需要——食物、水源、房屋、衣物、工具、装饰、药物、以及宗教仪式用品——均来自雨林。

天堂雨林

天堂雨林与易兰

易兰与天堂雨林

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