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rie Phillips 与树结缘

专题 - 2010-12-07
Valerie Phillips在绿色和平工作了5年,主要为澳大利亚办公室工作,也加入过很多关于保护天堂雨林的工作,如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印度尼西亚。

绿色和平天堂雨林保护工作人员Valerie Phillips。

没有树的童年

Valerie是在苏格兰长大的,她的家位于苏格兰东北部的Shetland岛,那里没有一棵树。"小时候,我从来没有见过树是什么样子,直到我11岁的时候,去苏格兰大陆度假,才第一次见到了树。"Valerie说。

"第一次见到树的时候,我被吓到了。我发现树的枝叶会随风摇动,同时发出声响,我觉得树中一定有精灵存在,我回头就跑,总感觉后边有什么在追赶我。"

"后来长大了,去澳大利亚度假,我和向导来到热带雨林中。我不再害怕了,我见到了那么多种不同的生物,真是太奇妙了。我开始意识到,森林有多么的珍贵。"

Valerie开始在澳大利亚进行森林保护的工作,她加入了一个当地的NGO,做国际木材市场的工作,尤其是日本市场。

"我见到生长了400多年的大树被砍倒。小一些的树被运走了,太大的难以运走的树,就被当场焚烧了。原本的天然林被改种浆纸人工林。见到85米高的树就这样被毁掉,倒在地上,等着死亡,等着被焚毁,对我来说,这太令人难过了。 我内心的感情告诉我,要救这些树。这些树在这里几百年了,比最初的移民者来这里的时间都要早,现在却被毁掉,来发展浆纸人工林,我们本可以用再生纸的,这样太浪费了。"

加入绿色和平

2005年,Valerie加入绿色和平,开始做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森林保护工作。

"2006年,我们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成立了全球森林拯救站,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也参加进来。来自北京的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目主任刘兵,和麦田守望者主唱萧伟及他两个志愿者来到了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是段难忘的经历。我们和当地社区一起工作,努力将伐木公司赶出去,并寻找解决途径。我们做林地使用规划,测绘等工作。"

"那里太美了,宁静的湖水、天堂鸟,从来没到过这么美丽的地方。绿色与海洋相接,可以看到各种美丽的鱼。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个有意思的地方,有100多种语言,不同的文化和传统服装。然而随着毁林的进行,不仅文化多样性被毁了,丰富的历史也随之消失了。"

保护森林, 绿色和平, 热带原始森林,天堂雨林,生态林业,森林保护,森林覆盖率,一次性筷子

Valerie Phillips在彩虹勇士号上,和天堂雨林的原住民一起。

最让Valerie心痛的是当地社区的人们完全没有力量对抗伐木公司。伐木公司毁了他们的家园--森林就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药品,食物,一切。传统的生活方式已经随着森林的消失而一去不复返。

"原来的生活方式被毁掉了,没有办法再回来。" Valerie说。

"伐木公司承诺说他们会带来发展,但根本看不到发展。他们说要建学校,我们只看到一个小小的棚屋, 里面没有书,也没有书桌和老师,只是一间空屋子。"

"外地的人被伐木公司带到这里,伐木公司许诺他们工作和工资。而实际上他们几乎什么也得不到。他们每星期工作预定40小时,实际上至少工作60小时,两个星期就是120个小时。他们来的时候没有钱,买食物都要记账。他们只能从当地公司的商店花贵两三倍的价钱买食物和生活必需品。两周后到了领工资的日子,扣去买食物等生活必需品的钱,只领到5美元的收入。而这5美元,还要支付衣物医疗等费用。"

"当地人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来砍自己家的树, 不愿意帮助他们,也不让他们打猎或者捕鱼。 他们永远没有钱负担回家的路费,也就无法逃走,只能困在那里一直为伐木公司工作。和他们谈完话,我更坚定地要和伐木公司斗争,这一切太不公平了。"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政府非常腐败。他们从伐木公司得到税收,但大部分没有用来造福当地社区。其实巴布亚新几内亚有非常好的保护森林的法律,也许是世界上最好最完善的了,只是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没有足够政治意愿来这样做。"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大部分采伐行为都是非法的。75%的土地拥有者不得不同意伐木公司在其土地上的采伐行为。由于严重的腐败,为数很少的几个人签字,就可以代表所有的土地拥有者,让伐木公司开始砍伐行为。大部分人甚至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推土机就来了。"

勇敢的行动者

从事森林保护工作多年,Valerie也参加过很多非暴力直接行动。Valerie说,她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行动,就是在加入绿色和平之后。

"我们经过职业的训练,行动前也有周密的计划和部署。我已经做过很多次非暴力直接行动了。在澳大利亚一个叫JASMANIA的岛屿上,一个村子里有棵84米高的树。我们搭建了一个60米高的平台,在上面轮流住了6个月。我还曾经攀上澳大利亚议会大楼,参加气候变化方面的直接行动。我也是阻止巴布亚新几内亚木材运输船行动的负责人。2009年11和12月,我们还在APP的一个加工厂进行了一次非暴力直接行动,我是发言人,我们在做行动之前已经将安全等问题做了周密的计划和考虑。"

"我从来不觉得做这样的工作是不安全的或者危险的。在这些行动中,我们的支持者认为我们很勇敢。我也没有觉得不安,因为我知道我们在做对的事情,在保护这里的树。"

绿色和平媒体主任 奕姿 | 2010年12月07日于北京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加入绿色和平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