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麦卡尼:为海冰划一条保护线

——在那儿,一个新的群众运动如黎明般徐徐升起

添加评论
专题 - 2012-07-24
1968,那是了不起的一年:人们上街、革命气氛弥漫在空气中。我们在这一年出版了一本可能是最有影响力的摄影集,拍摄的人正是航天员威廉‧安德斯(William Anders)。

保罗·麦卡锡 (Paul McCartney)爵士,甲壳虫乐队的一员,为绿色和平“拯救北极”发声。

 

平安夜。威廉‧安德斯和他的指挥官法兰克‧博尔曼(Frank Borman)是现在仍然在世的首批执行环绕月球轨迹运行的航天员。他们从阿波罗8号宇宙飞船的小窗向外,眼睛就落在一处看似熟识、又从没有人看过的地方:美丽而脆弱的地球。

“我的天!”博尔曼惊叹。“看!这就是地球,真的太美丽了!”

“你有彩色胶卷吗?”安德斯立刻回答。“立即拿给我吧……”

就在一秒间,两个离家40万公里的人,在一个像铁罐一样的宇宙飞船中,匆忙地把胶卷放进相机,再由安德斯迅速按下快门,把我们美丽的家园从太空中拍摄了下来。

就这样,这个令人疯狂的影像,燃起了一场全球的环保运动——也改变了我们对自身的想法。

阿波罗8号的比尔·安德森拍摄 [Public domain], 来源 Wikimedia Commons

 

已经是40年前的事了,时间眨眼般飞过,中间却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对比一下,至少在80万年前,北冰洋还是被一片冰海覆盖着。只不过数十年前,当我们开始拍摄这片冰层时,卫星图片却显示它在慢慢融化。北极冰川渐渐在我们眼前消失,快得可能在我孩子的这一代便会变成汪洋,甚至我也能亲自目睹这一天的到来

其实让我们想象一下,当那帧从太空拍摄的地球照片刊登时,我们正忙于让地球变得更热——地球的实况与太空拍出来的大大不同。之后,人类不停地钻探化石燃料、烧毁森林,释放更多二氧化碳到大气层去。今天,航天员们在宇宙里回望地球时,景况一定很不一样。

而当冰川融化的时候,石油巨头们竟然进驻极地,这叫我非常困惑。他们不把冰川融化看作是对人类的一大警告,反而贪婪地谋算着藏在世界顶端、冰床之下的石油!这些公司贪图的石油,不就是让冰川融化的祸首吗﹖

北极海冰面临消融危机 ©Alex Yallop/Greenpeace

 

Leiv Eiriksson钻井台 © Steve Morgan / Greenpeace

 

化石燃料已经被殖民于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但因时制宜,我们要学会说“不”。我相信,该是时候了,而这个地方就是北极。这也是我参与绿色和平“拯救北极”项目的原因。我期望,各国会定下条约,承诺将北极划为永久受保护区域,禁止在这里进行一切石油开采或者工业化捕鱼活动。我的名字将会是100万个签名者其中之一,将由绿色和平的船队带到北极,并埋藏在4公里深的海冰之下。现在就让我们团结起来,为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拯救北极。

直至我写下这篇博客为止,已经有超过100万人登录了绿色和平组织的拯救北极项目专页www.savethearctic.org,签名加入了“北极守护者”行列。假如你还没有参加进来,行动吧!你的名字依然有机会被放进时间囊,由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带到地球的最北方,永久地埋在4公里深的海冰之下。

但假如你和我一样,被北极美丽的生态环境深深吸引着,并已经签署加入了保护北极项目,那么现在就请向前再迈进一步。请前往“与我们一起拯救北极”的页面,与全世界各个行业的杰出人士一起,动员更多亲朋好友加入这项极具意义的活动中来。在这个网页中,加入我们,你会收到来自北极保护项目的更多的讯息,引领你深入理解和支持北极守护项目。这彷佛在太空中我们所看到的地球上升的景象,在那儿,一个新的群众运动如黎明般徐徐升起。就让我们在海冰上画上一条界线,齐声向污染者说︰“你不可以再前进了!”

——保罗·麦卡尼


发现没有评论 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