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天脊污染隐患犹存 煤化工“抢水”冲突凸显

添加评论
专题 - 2013-01-23
2013年1月5日,邯郸突然爆出因上游山西污染饮用水而停水,引起了各大媒体和公众的普遍关注。1月10日,绿色和平的快速反应小组到达污染地,对这一事件展开独立调查。绿色和平在历时5天的调查中发现:尽管目前下游污染情况已经暂时得到控制,但污染的隐患却长期存在,同时煤化工企业与居民“抢水喝”的冲突更为凸显。

2013年1月11日 山西 天脊煤化工集团方元化工有限公司在2012年12月31日发现苯胺泄漏。在工厂外的废水池的围栏上悬挂着“有毒”的字样,紧靠着废水池,就是当地农民的玉米地。 ©Greenpeace/陈庆港

 

在距离山西省潞城市的天脊煤化工仅2公里处,有一个容量约1平方公里的废渣库区。当地在紧急应对苯胺泄漏事件时,为阻截污水进入下游黄牛蹄水库,将从工厂排出的各种废水,经排污渠排入该废渣库区。废渣混杂在污水里,形成了新的环境隐患。由于担心排入污水越来越多,进而引发溃坝风险,工人们正在挖地安装水位标尺,以此来监控水位的变化。然而,令我们更加惊讶的是这些污水并没有进一步的处理措施,整个废渣库坝体末端有一条排污渠,连接着事故中的排污渠,一旦发生溃坝,大量未经处理的、混杂了煤化工废渣的污水将会倾泻下游地区,进入浊漳河,威胁到包括下游河南河北,特别是作为邯郸引用水源地的岳成水库在内的居民。而通过实验室检测,我们在废渣污水库样本和排污渠中发现了苯胺和挥发酚。

同时,绿色和平还发现,黄牛蹄水库长期冠“蓄水之名”却行“蓄污之实”。2012年,长治市以病险水库的名义申请了2011年水利专项资金599万元[1],用以修复黄牛蹄水库,以达到“农业灌溉”和“防洪排涝”的目的。然而多年来,它却一直沦为天脊集团的排污通道,在本次苯胺泄漏事件中,更被企业作为污染池来截留30吨苯胺。

2013年1月11日山西 天脊煤化工集团方元化工有限公司在2012年12月31日发现苯胺泄漏。该化工厂下游的黄牛蹄水库在泄漏后被严重污染,天脊集团的工作人员正在凿开冰面,往被污染的水中倾倒活性炭。©Greenpeace/陈庆港

 

这不仅是个单一的污染事件,背后更暴露出在水资源紧缺的背景下,耗水巨大的煤化工行业与下游居民“抢水喝”的冲突日益尖锐。在整个煤炭产业链中,开采1吨煤,要消耗2.54立方米地下水。洗1吨煤,耗水量为2.5立方米。发电燃料每用1吨煤,约需水7.6 立方米。而煤化工生产中,转化1吨煤用于煤制油或媒制烯烃,需用水约10-15吨水。真正上规模的煤化工企业,每小时的用水量竟高达2000-3000吨的用水量[2]。由此可以看出,煤化工行业是一个耗水量巨大的行业。

天脊集团就是一个耗水大户,公司水源来自[3]漳河河滩下埋深在76217m的奥陶系裂缝水,经深井泵提水 、二级泵站加压后送入厂区。该公司实际平均提水量 2041吨/每小时,年用水量在1788万吨/年,约为10万户三口之家一年的用水。而公司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的排放量约为水源提水量的 30%,即 700吨/每小时,约每年排放废水为613万吨/年。

目前在漳河上游地区,分布有煤化工企业一百多家家,对河南、河北等下游地区的居民的用水问题构成了巨大威胁。

2013年1月12日 山西 天脊煤化工集团方元化工有限公司在2012年12月31日发现苯胺泄漏。距离这家工厂下游1.5公里处,有一个近1平方公里的工业废渣库,事故发生以后,这个废渣库被临时用来储蓄废水。©Greenpeace/陈庆港

 

山西天脊煤化工的苯胺泄漏事件,让我们看到西部已经显现水资源危机的挑战,绿色和平要求天脊集团向公众进一步公开其污染物的处理及排放情况。同时,呼吁中国政府在加强对污染企业的长期监管,还应根据水资源的承载力调整西部煤炭基地发展规划,抓住转型机遇、严格限制高耗水、高耗能、高排放的煤化工项目发展,摆脱煤炭依赖,加快部署可再生能源,化解水资源危机。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经济走上健康发展之路。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

发现没有评论 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