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的解決方法

標準頁面 - 2010-12-20
氣候變化已然發生,但末路未致,並不是無法挽救! 要避免氣候變化的嚴重影響,有兩種主要路徑:利用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相比傳統的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有許多顯而易見的好處:不用擔心燃料枯竭,發電過程中也不會產生溫室氣體和其他污染物。 你也可以在日常生活節能,我們為你提供很多好方法。你有好想頭的話,請也不吝告訴我們。

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我們每天都消耗大量能源,以維持便捷的現代生活模式,代價是我們要以開採與燃燒化石燃料為手段,直接引爆氣候變化危機。但只要我們能從提高能源利用效益與節約能源兩方面著手,氣候問題就能被大大舒緩。

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代表消耗較少能量但得出同樣功效。例如:節能汽車、節能燈、改良的工業程序、建築的隔熱設備和其他相關的技術。節能與省錢常常同出一轍,所以提高能益往往可以提高利潤。

節能的方法很簡單,包括在屋頂安裝隔熱板,採用超絕緣的玻璃窗,或購買高能效的洗衣機。所有這些例子既可省錢也可節能。但最大的節能不是來自瑣碎的步驟,而是重新思考整個產品設計和生產過程。拿房屋來做例子。只要適當地令整個外牆絕緣,暖氣的需求便會減少。你只要付出少量隔熱裝置成本,便可省回三分之一的能源。進一步進行隔熱和裝置高效益通風系統,更可節省九成暖氣。

另一個例子是在夏季我們常用的空調。我們可以改善空調系統本身的效益,但也可以增加樓宇的散熱效能。購置高效能的電腦、複印機、照明和通風系統,也可以使我們晚間便不用開空調。當然,如果樓宇是建在通風良好的地區,我們甚至不用空調呢!

你現在就可以開始!要真正開發節能的龐大潛力,政府政策必須配合。最快捷的辦法是制定房屋、辦公室、汽車和電器等等的能效標準。消費者有權知道他們購買的產品是否達到節能標準。

風力發電

風力是真正的清潔能源,源源不盡,也不像其他化石燃料般會產生污染物。風力發電更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能源,因為技術相對簡單,是舒緩氣候變化的好幫手。

風力是便宜的能源。現在,風力發電場已經可以跟常規電站發電,並輸送到電網最終供消費者使用。

風力推動渦輪機不花成本,也不受化石燃料價格的影響。風力也不需要像化石燃料般開採、鑽探或運送到發電站。世界化石燃料價格上升,風力發電的成本則正在下降。

《中國風電發展報告2010》就估計(註一),中國已經成爲全球風電行業的領頭羊,在2009年的風電新增裝機容量全球排名第一,而中國到2020年的風電累計裝機更可以達到2.3億千瓦,相當於13個三峽電站;總發電量可以達到4649億千瓦時,等於取代200個燃煤發電廠。

香港亦有潛力發展風能。根據機電工程署2002年的研究 ,只要解決技術以及電費問題,本港境內的風力 (括離岸及市區風車) 及太陽能合共可以滿足全港21%的耗電量。香港亦可以放眼區域,與珠三角地區合作發展可再生能源。與香港毗連的廣東省,在2009年其發展風能方面的累積投資達到150億元人民幣,並預計會在2010年增加至270億元人民幣 。

(註一) 報告由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以及全球風能理事會共同發布。

黃耀明德國可再生能源之旅

香港歌手黃耀明與你分享在德國考察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體驗,從而喚起大家對氣候變化的關注。

太陽能

太陽是溫暖的,帶給我們食物,更是重要的是能供給我們清潔能源。太陽能直接把陽光轉化成熱能和電力。除了常見的小電器,好像計算機可以用太陽能開動外,更可以對沒有電網供電的地區提供電力。建築師也越來越多採用光伏電池作為未來設計的賣點。

太陽能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光伏能,另一項是太陽熱能。光能轉化成電力,透過釋放電子(負極粒子)的半導體物料來產生電能。所有光伏電池都有最少兩層半導體,一邊正極一邊負極。當光照射到半導體,兩層物料之間產生的電場便會推動電子移動,產生直流電。光度越強,電流便越大。

太陽熱能方面,主要是把陽光聚焦在一條線或一點上,產生的熱能可用於製造蒸汽,熾熱而高壓的蒸汽就可以推動渦輪機發電。在陽光充沛的地區,太陽能熱電站更可保證供應大部分電力。根據推算,太陽能熱電站總裝機容量到了2015年可以超過5000兆瓦;而到2020年每年新增的裝機容量可達4500兆瓦,而全球總裝機容量將可達到近30000兆瓦,足以供電給超過3000萬家庭用戶。

有些意見會認為太陽能不穩定,其實太陽能光伏系統不一定需要燦爛陽光也可以發電,它也可在陰霾的日子發電。這是由於太陽光從雲的反射,少雲的日子甚至比萬里無雲的晴空產生更高能量。即使在多雲的日子,只要利空太陽能加熱真空管,當光線從多角度照射,真空管的吸收器仍能大派用場。

現在市面上有不同種類的的太陽熱能技術供大眾使用,效率高而且可靠,從家用熱水器、商住大廈的暖氣設備,到游泳池暖氣、太陽能冷卻、工業程序熱能和飲用水淡化程序,但能普遍應用於生產家用熱水,並成為一些國家住宅大廈內的常見設備。

水力發電

水力也可以發電,也不會產生溫室氣體。水通過地球的水循環系統不斷地補充,所以也是可再生能源的一種。水力發電系統不像太陽能和風能,而是可以全天候24小時產生電力。水的能源可以來自海浪和江河:

海浪能

世界能源委員會估計海浪能可每年產生2兆兆瓦的能量。這是全世界現有電力生產總量的兩倍,也相等於2,000座大型化石燃料和核能電站的能源產量。全球海洋的可再生能源潛在總量,可以滿足世界現時能源需求的5,000倍以上。但直到現在,利用海浪能仍處於理論階段,相關的技術仍然處於研究開發階段。所以要估計海浪能可以滿足全球多少的能源需求,仍是言之過早。

江河水力發電

2003年,世界電力總量的16%是由水力發電站產生。水力發電利用水流從高而低的流動產生的能量發電。河水落差越大,水流便越急速,所產生的電力也越多。

可是為生產大型水力發電工程中所修建的大壩也會淹沒生態系統。發展江河水力也需要顧及下游社區、農民和生態系統的水資源需求。而且由於氣候變化而來的持續的乾旱,水力發電項目也會變得不可靠。

地熱能

地熱能利用地球岩層內的熱能產生能量。地球核心是非常熱的,高達攝氏5,500度,而地球表面上三公尺的氣溫全年介乎攝氏10-16度左右。地熱能一般利用處於熱源的水庫,供應熱水到需要熱能的地方。地熱能的水,可用來供應家居暖氣,甚至融化道路上的積雪。我們可以利用地下抽水機,把暖氣帶到地面和樓宇內。這種方法隨處可用,而且由於地下氣溫長年保持穩定,地熱能系統除了可在冬天提供暖氣,在夏天也可作為空調。

地熱能發電不會製造污染或溫室氣體,而且不會製造噪音和非常可靠。地熱能電站的全年利用率可達九成,相比起化石燃料電站最多只有65-75%。可是,即使有很多國家有非常豐富的地熱源,這種可再生能源卻仍然沒有被大量開發。

生物能源

生物能源或生物質能是利用植物等有機物質,通過氣體收集、氣化、燃燒和消化作用等技術產生能源。只要適當地利用,生物能源也是一種寶貴的可再生能源,但也要視乎生物燃料是如何產生出來。

一些潛在生物能源包括:

  1. 甲烷氣(包括來自垃圾掩埋場和污水處理廠)
  2. 濕潤廢物(例如公共屠宰場、飼育場和食品加工廠)
  3. 乾的農業副產品(例如玉米和蔗糖棄渣)
  4. 城市廢物(例如家居垃圾和植物籬枝)
  5. 林業副產品(例如鋸木廠和林業運作的殘渣)

生物能源的優點

生物能源只要適當處理,是不會排放溫室氣體的。即使燃燒生物燃料會排放二氧化碳,由於種植新的生物燃料時會重新吸收,對氣候影響輕微。也有一些情況,溫室氣體可以在排放前被罩住和利用。例如當垃圾掩埋場的有機廢物分解,便會釋出比二氧化碳更強的溫室氣體--甲烷。留住甲烷並用作燃料,可以避免氣體進入大氣層,並從廢物產生電力。

生物能源的缺點

生物能源的最大問題是把食物當作燃料,影響全球糧食供應穩定。我們必須立即停止這種做法。現時,歐美各國定立了強制性生物燃料的發展目標,使肥沃的土地不再種植糧食,導致糧食供應緊張,及糧食價格不斷上漲。而窮國人民無法負擔,便會發生飢餓。

2007年,美國把5400萬噸玉米用於生產乙醇,而歐盟也把285萬公頃土地改種菜籽油和其他作物,生產生物燃料。如果同樣的土地用於種植食用玉米和小麥,估計可生產6800萬噸糧食,足夠供應28個非洲最不發達國家人口一年的糧食。相反,中國於2006年禁止玉米、小麥和稻米等主糧用作生物燃料,成為是全球唯一實施相關禁制措施的國家。

此外,生物燃料也可能造成環境污染。例如焚燒城市廢物產生能源,可產生二噁英等有毒物質,更會影響循環再造工業的發展。更甚者,有企業試圖破壞原始森林,種植生物燃料。綠色和平反對此舉,因為只會助長砍伐更多珍貴的原始森林。

總言之,開發生物能源時必須避免以下情況,才可真正達致可持續發展:

  1. 把糧食作為生物燃料,影響糧食供應及價格
  2. 破壞原始森林
  3. 產生二噁英等有毒物質
  4. 使用基因改造生物
  5. 大量使用化肥和農藥
  6. 表土流失
  7. 鹼性的增加和有毒物質排放

HFCs製冷劑

冰箱空調也會導致氣候變化﹖冰箱的運作靠一種叫HFCs的化學品來製冷。它在80年代被發明時,原以為可以用來取代氯氟烴(CFCs)製冷,誰知兩者其實都屬於F-gases,會導致氣候變化。

F-gases即含氟溫室氣體,是人工合成的強力溫室氣體總稱。F-gases主要適用於冰箱(雪櫃)和空調(冷氣機)之中的製冷劑、泡沫塑料(發泡膠)、噴霧劑、滅火劑和化學溶劑。生產商往往因為F-gases不會破壞臭氧層,便錯誤將其描述為環保產品。

然而,F-gases之一的HFCs有很高的氣候變化潛能值(GWP)。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研究結果顯示,一千克F-gases的GWP是一千克二氧化碳(CO2)的幾千倍。HFCs在眾多F-gases的使用中最為普遍,佔排放總量的九成多。

HFCs被廣泛應用於工業、商業以及消費品領域。全球HFCs排放的兩大主要來源是冰箱以及空調機組。與燃燒化石燃料不同,大多數HFCs排放是在進行設備維修、或棄置空調、冰箱時,洩露出來而產生溫室氣體的。調查顯示,大約六成HFCs是來自空調和冰箱洩漏。

目前歐盟是唯一一個積極要求減排HFCs的政府機構,但只限制使用和回收HFCs,而不是強制使用HFCs的替代產品。不過,歐盟成員國中的丹麥和奧地利則採取更為嚴格的措施,在2012年之前禁止進口、銷售和使用含有HFCs,包括新製造和回收F-gases本身的新產品。此外,瑞士也頒布了相關法令,限制一些產品使用HFCs,挪威已開始對HFCs產品徵收污染稅。

中國政府也非常重視臭氧層破壞的問題,並於2007年7月停止生產CFC,比《蒙特利爾議定書》要求發展中國家的最終期限提前了三年。但是中國至今仍未淘汰HFCs,這與大多數國家的情況相似。實際上,在商用製冷方面,對環境無害的環保製冷技術在中國有巨大的潛力。

市面上可以輕易找到取代HFCs的環保製冷技術,詳情請看:《環保製冷:取代HFCs的解決方案》。

綠色和平的綠色製冷技術

綠色和平的環保製冷項目,旨在淘汰HCFCs和HFCs,促進環保製冷劑的全球商業化。在九十年代初,綠色和平與一家德國公司合作開發了環保製冷劑(英文稱Greenfreeze),是一種採用碳氫化合物、既不破壞臭氧層,又不導致氣候變化的環保製冷劑。綠色和平當時號召七萬名支持者預付款採購綠色冰箱,將環保製冷技術推向市場,並革新了製冷行業技術,開創先河。

目前,原本為推進1992年綠色和平臭氧保護項目,而開發的綠色冰箱已超過2.5億台,歐洲、中國、日本和印度的所有大型生產商均參與了該冰箱的生產。歐洲主要生產商,包括博世(Bosch)/西門子(Siemens)、伊萊克斯(Electrolux)、海爾(Haier)、利渤海爾(Liebherr)、米勒(Miele)、克維勒(Quelle)、Vestfrost、惠而浦(Whirlpool)、波克耐希特(Bauknecht)、Foron與德國電器公司AEG都在使用環保製冷劑。現在除北美洲外,環保製冷劑已經行銷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主要市場。大型用戶包括可口可樂、麥當勞與聯合利華同樣已不使用HFCs的製冷技術。

綠色和平正繼續向全世界推廣環保製冷技術,包括採用二氧化碳和氨製冷,這些技術以低成本和高能效的優勢,尤其切合發展中國家的需要。綠色和平還鼓勵汽車空調、家用和商用空調、以及超市製冷系統採用環保製冷技術。

環保製冷劑成功地證明:只要勇於探索,就能找到舒緩氣候變化的可行的解決方案。

各國最新減排承諾

2009年哥本哈根會議前後,各國政府發表的減排承諾對照表。﹝截至:2010年2月3日﹞

 

附件一國家減排承諾

國家

哥本哈根會議前減排目標 (基準年)

哥本哈根會議後減排目標 (基準年)

會議前後
減排目標的變化

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百分比

2007年溫室氣體排放量(千噸)

減排進度 --相比於199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差額

澳洲

5 -25% (2000)

5-25% (2000)

不變

1.3%

541,178.7

+30%

加拿大

20% (2006)

17% (2005)

目標更弱

1.86%

747,041.30

+26.2%

克羅地亞

5% (1990)

5% (1990)

不變

N/A

32,384.90

 

歐盟

20/30% (1990)

20/30% (1990)

不變

11.69%

4,051,963.90

-4.3%

冰島

15% (1990)

未公佈

N/A

0.01%

4,482.20

+31.8%

日本

25% (1990)

25% (1990)

不變

3.14%

1,374,255.50

+8.2%

哈薩克

15% (1992)

15% (1992)

不變

0.48%

 

 

紐西蘭

10-20% (1990)

10-20% (1990)

不變

0.18%

75,550.20

+22.1%

挪威

30-40% (1990)

30-40% (1990)

不變

0.12%

55,050.10

+10.8%

俄羅斯

10/20 -25% (1990)

10/20-25% (1990)

不變

4.64%

21,928,181.10

-33.9%

瑞士

20/30% (1990)

未公佈

N/A

 

51,264.60

-2.7%

土耳其

7% (1990)

未公佈

N/A

 

 

 

烏克蘭

20% (1990)

未公佈

N/A

 

436,005.30

-52.9%

美國

17% (2005)

17% (2005)

N/A

15.78%

7,107,161.70

+16.8%

 

非附件一國家減排目標

國家

哥本哈根會議前減排目標 (基準年)

哥本哈根會議後減排目標 (基準年)

會議前後減排目標的變化

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百分比

二氧化碳排放量 (千噸) (報告年份)

巴西

36-39% business-as-usual

36-39% business-as-usual

不變

6.6%

405,76,7 (1994)

中國

40-45%碳強度 (2005)

40-45%碳強度 (2005)

不變

16.64%

542,893.9 (2001)

印度

20-25%碳強度 (2005)

20-25%碳強度 (2005)

不變

4.32%

1,214,248.0 (1994)

印尼

26%; 41%(如有支持情況下)
Business-as-usual

26% business-as-usual

不變, 但沒再提及最高41%的減排目標

4.73%

334,191.2 (1994)

南韓

30% business-as-usual

30% business-as-usual

不變

1.30%

542,893.9 (2001)

新加坡

16% business-as-usual

16% business-as-usual

不變

0.11%

26,859.1 (1994)

墨西哥

20-30% business-as-usual

未公佈

N/A

1.58%

548,499.2 (2002)

馬紹爾群島

無公佈目標

40% (2009)

更積極

 

 

以色列

20% business-as-usual

20% business-as-usual

不變

0.19%

73,410.0 (2005)

南非

34% business-as-usual

34% business-as-usual

不變

0.98%

379,837.2

摩爾多瓦
共和國

無目標

25% (1990)

更積極

0.03%

10,518.9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