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防治 - 有毒有害物質污染

無處不在的有毒有害物質正逐步干擾我們的日常生活和自然環境。日常產品中不論是一條牛仔褲或者一台電腦,在製造以至掉棄過程中,都會大量產生有毒有害污染物。

源頭使用這些有毒有害物質的工廠,對這些污染物的把關極其重要,但他們卻不負責任:檢驗生產原材料是否可以「無毒」、工序過程不按規管肆意排放、及最後成品又可能有有毒有害物殘留。

我們得向有毒有害物質說不。製造商、工廠必須從產品設計、原料來源、加工過程及使用,到棄置方式等每個步驟,都盡量避免或減少污染,採取預防的態度,避免等到有毒有害物排放出來才處理。

 

有毒有害物污染水源

水是我們生活的中心,但全球最嚴重的工業污染,排放出來的有毒有害物正威脅著珍貴的水資源。

在中國,3.2億人正飲用不安全的食水,而1/3的河流和1/4近岸海域遭到嚴重污染。綠色和平致力消除中國環境中的有毒有害物質。我們走訪大江流 域,深入受到水污染危害的地區,聆聽受害者心聲,調查取樣並發佈研究結果,揭露污染河流的企業,向政府提出方案,以行動减少、限制、並最終消除有毒有害物 質污染為工作目標,令我們的下一代不再受有毒有害物質的危害。

要還地球清澈的江河,必須要向排放有毒有害物質說不。

工廠必須採用清潔的生產模式。「清潔生產」能夠從產品設計、原料來源、加工過程及使用,到棄置方式等每個步驟,都盡量避免或減少污染,採取預防的態度,避免等到有毒有害物排放出來才處理。

而消費者亦有權知道企業的排污情況,及政府如何監督與落實推動清潔生產。我們要求政府部門建立污染物排放和轉移登記制度,強制要求或鼓勵更多企業公開環境信息,確保公眾有渠道獲得相關環境信息。

 

有毒有害物在電子產品中

在地球的某個角落,兒童和工人在毫無保護下,在拆解電子廢物的當兒,接觸到各種有毒物質,不但嚴重影響他們的健康,更污染當地的土地和水源。

電子企業必須承擔生產者的延伸責任,拒絕使用有毒物質和使用對環境友好的物料來生產產品,並生產可修理、可升級的電子產品,延長產品壽命,從根源解決電子廢物污染

最新消息

 

想要很多 需要很少

Blog 文章 | 2017-02-01

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鄧敏琳 原文刊於2017年1月30日 《明報》 香港是一個盲目追求物質的社會,我們為了生計疲於奔命,甚至無法好好善待自己、家人和朋友,排山倒海的廣告卻不斷在游說我們——買得愈多,生活就愈美好。不過,購物真的是幸福快樂的關鍵嗎?抑或只是消費社會塑造的迷思?你可有想過,一旦墮入這個永劫回歸的消費漩渦,可能無法自拔,我們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消費至死」是不少港人寫照 在消費社會,大量廣告鼓勵我們購買、丟棄,再追...

行山露營過後,垃圾「自然分解」的謎思

專題報導 | 2017-01-27 於 15:12

行山露營少不免會用上紙巾,擦過鼻涕、汗水的紙巾,總是有種令人想隨意丟棄的衝動,於是在山頭、草叢中總會發現一團團雪白礙眼的紙巾。「紙巾不是會自然分解嗎?」對,但不是全對。

Apps 不離手的您,有留意它們的環保表現嗎?

專題報導 | 2017-01-10 於 18:35

您每天使用的Apps,與綠色生活息息相關。它們背後的雲端數據中心,耗電量驚人,是否使用100%可再生能源,關乎拯救全球氣候變化的走向。雖然互聯網業界的綠色變革早已如火如荼,行業領袖紛紛表態轉向可再生能源,但有些企業仍舊依賴煤炭等骯髒的化石燃料。綠色和平發表《綠色點擊2016》報告,比較主要互聯網企業使用可再生能源的表現。猜猜看,誰最環保?

手機、電器壞了,不妨求助Repair Cafe

專題報導 | 2017-01-06 於 12:00

提起Cafe,你會想到甚麼?喝咖啡?還是休息、談天的地方?2009年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一間Repair Cafe維修小店開業,擺放不同的工具、材料,以及有關維修及手作的書籍,供顧客使用及閱讀,更有維修專家駐場,為各人維修物件,相互交流。

好心做壞事?十件不應回收的物品

專題報導 | 2016-11-25 於 12:00

「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相信大家對這句鼓勵市民將垃圾回收的口號耳熟能詳。廢物分類回收箱隨處可見,現時約有16,000個分佈港九新界,要找一個回收箱,隨時比找一間便利店更容易。熱心環保的你,定必有廢物回收的習慣,但你是否知道放進回收箱的東西,真的可回收再用嗎?

293 結果當中顯示第 16 - 20 個相關结果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