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楊凱珊
原文刊於2017年6月5日《明報

特朗普打着「愛國」的旗號,以捍衛美國經濟利益和重振國內煤炭業為藉口,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其無賴行徑令人髮指,受到國際譴責。而在美國,他的「愛國」用心不但贏不到商界掌聲,包括發展清潔能源技術的多間科技企業都給他一記耳光,反對其決定。另一邊廂,特朗普厚着臉皮說願意在對美國「公平」的基礎上重啟談判,但無任何國家領袖理會。當世界向低碳未來邁進,唯獨特朗普令自己出醜,美國亦因此落後於清潔能源的潮流。

各國自定減排承諾 誰也逼不了誰

燃煤和石油等石化燃料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氣候變化的主要成因。特朗普指摘巴黎協議強迫美國減排,最大排放國中國則不受限制,等同打擊美國煤炭業,及容許中國興建更多煤電廠創造就業機會。特朗普連基本事實都搞錯,貽笑大方!巴黎協議的減排承諾都是由各國政府制定後遞交聯合國。奧巴馬政府自願承諾,美國2025年碳排放比2005年減少約三成,誰也逼不了誰。中國政府亦承諾,碳排放在2030年到頂並開始下降;雖然近3年經濟持續增長,排放總量並無大變動,但去年獲審批的新煤電廠數目大減八成半。其他國家亦是根據自己的能力,自願制訂和向聯合國提交減排目標。

可再生能源成經濟增長新動力

其實,許多美國企業深明煤炭是夕陽工業,綠色能源才是希望所在,只有特朗普還在抱殘守缺。美國很多州政府和大企業表明支持減排,當中包括25間美國科技企業,公開反對特朗普退出協議,包括早已承諾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的Google、Apple和facebook。最近成功研發太陽能屋頂瓦片並推出市場的Tesla,創辦人馬斯克亦辭任白宮顧問委員會,與特朗普割席。事實上,在美國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持續下降,甚至比石化燃料更便宜,而單是美國太陽能行業便僱用超過37萬名員工,是煤炭業僱用人數的2.3倍。可再生能源在全球快速發展,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巴黎協議未崩潰

美國前總統小布殊在2001年退出《京都議定書》,俄羅斯、加拿大等先後仿效,各國之間缺乏互信,令後來制訂新氣候協議的國際談判一度破裂。特朗普步小布殊後塵,但《巴黎氣候協議》並未崩潰,歐盟、中國等主要排放國再次重申堅決履行減排責任。時代已經轉變,應對氣候危機是全球共識,減排承諾又是自願制定,只有特朗普那麼「反潮流」突然反悔,令美國丟臉和惹怒國內關心環境的選民。

特朗普一直處心積慮破壞《巴黎氣候協議》。他上任後不久,便廢除奧巴馬限制電廠碳排放的清潔能源法案,為控制全球氣溫升幅低於1.5度的願景蒙上陰影。不過,即使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只會令美國在應對氣候問題上變得孤立,清潔能源潮流勢不可擋,全球對抗氣候變化的努力定必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