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她們這樣的,三個抗爭女子

專題報導 - 2018-03-08
石屎森林陽光黯啞,空氣肅殺,養份貧瘠,土壤崩解,仍能種出因帶刺更美麗的千色玫瑰。綠色和平響應3月8日國際婦女節的「#PressforProgress」主題,與您細說3位揚眉女子的抗爭故事。

她在新界東北深耕細作:Cathy

農夫豁然順應節氣,也要親手播種收成,何況為了守護新界東北、守護生活日常、守護城鄉共生?

馬寶寶社區農場成員Cathy的社運種籽,萌芽於2006年隨綠色和平到巴布亞新幾內亞,從研究到實地見證,協助原住民部落守護「天堂雨林」。經歷保衞天星皇后後一段摸索與游走,她為了養蜂遷居新界,再因機緣巧合成為馬寶寶一員,於2016年馬屎埔村收地事件初次統籌、組織「打仗」──向市民解釋「四萬呎原址換地」等政府傾斜地產商的措施,以及分享村內人情故事,「由頭跟到落尾、望住變化,體驗過程有幾辛苦,亦有幾開心」。

圖說:2016年4月,Cathy(右二)與戰友一同於馬屎埔村守田,抗衡「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 受訪者提供照片

上前線打硬仗,Cathy喜見戰友之間互相尊重、自然分工:當體力相對佔優的男性自發搬運工作,女性除了專注「推po」、寫故事,也會落手落腳築起守田壘: 「在多場抗爭運動裡,我都不曾考慮過女性問題,也許是我的幸運──沒有人會在意我是女性,所以不容許我做甚麼,反而是看到我的能力,而歡迎我做更多。」

「沒有人會在意我是女性,所以不容許我做甚麼,反而是看到我的能力,而歡迎我做更多。」

有一種幸運,叫忘記凝視與被凝視的既有性別定型。平日作風低調、專注統籌工作的Cathy,也有思考近年坊間塑造「社運女神」的現象,「女性會被歸納『要擺個樣行先』,佢講嘅嘢能否present,也會受形象局限」。而她最欣賞的女性則是行動派,「真係癲癲哋」──瘋狂,意謂顛覆日常想像。「Oh Yes It's Free」及「不是垃圾站」發起人之一日青以各種生活實驗,展現新界空間、山林和地下水資源的可能性:以太陽能為手機充電,井水過濾為飲用水,處理排泄物成為肥料等,「以為香港冇選擇,她正正在創造選擇……萬一體制真的不改變,我們還可以怎麼選擇」。

新界東北暫時退居鎂光燈以外,但Cathy的工作從沒間斷,「好多私地逼遷一直發生緊,或者俾人拆水電錶,間屋就咁冇咗」。深耕細作的日常,就是繼續經營農場,為村民梳理訊息真偽,處理各種文件與法律程序,以及組織工作──不只村民之間,亦要與市區的朋友連結:「其實大家都在面對土地問題、環境問題,將語言打通,知道係邊個令大家咁辛苦。」

圖說:Cathy在新界東北以外繼續連結工作,包括在九龍城書節擺檔。 受訪者提供照片

有說香港人善忘又忙碌,或因太多爭議無暇事事關心,Cathy身邊也有不少朋友心灰意冷,「不如移民啦,投入體制啦,或者做番個小百姓」。但農夫有的是一雙手──一雙堅持播種的手、一雙自主規劃的手、一雙彼此牽繫而力量無窮的手:「如果我好相信一個理念,真係要去試做,唔係睇完一啲理論,或者望住個政權覺得好失望就離開。人一定會有氣餒、有灰嘅時候,但好需要互相借力,幫自己諗一條新嘅路。」

她在烽火大地前線救援:豹姐

邀請楊凱霞(豹姐)訪問,她在受訪前便已傳來當年行動照片:「我諗你都可能要搵啲相,咁咪幫你搵一搵。」綠色和平第一位女性行動統籌,絕非浪得虛名。

1984年,印度博帕爾化工廠爆炸事故釀成多人死傷,其後輾轉由一間美國企業接管,卻未有妥善處理化學物而倉卒關廠,對居民的賠償亦不足,「一代代婦女因爆炸嘅副作用受傷。而且佢繼續污染地球,導致兒童出現基因問題」。2002年,豹姐聯同其他綠色和平行動者嘗試進入化工廠清理化學物,結果被印度警方拘捕。

嘗過被捕苦頭,又要從零開始考船牌,管理3艘執行任務的橡皮艇「船隊」,他人會否認為男性更勝任行動統籌?「女性身份其實有好有唔好……俾人拉嘅時候,警察就會對你好啲。」豹姐更自覺照顧義工時多一個女性角度,例如會在行動前貼心提醒女行動者留意『例假』、服裝準備等。

圖說:豹姐(右)2002年參與清理化工廠的區域行動,被印度警方拘捕。

大膽與細心的微妙平衡,也許煉成自她最欣賞的女子──有「女版舒特拉」美譽的Irena Sendler。二戰時期,這位波蘭護士以各種方式營救過千位猶太小孩,遭納粹嚴刑逼供也堅拒交出名單,「在咁困難嘅情況下,點樣運用自己嘅專業身份、女性身份保護一啲人,為不公義嘅事情發聲」。

豹姐沒刻意追隨,卻也踏上人道救援之路,走遍阿富汗、南蘇丹等烽火大地,體會各地婦女的切膚之痛:「阿富汗婦女連出門口嘅機會都冇;另外有啲地區嘅女性仍遭受不人道對待,例如喺非洲部份地方,佢哋要接受割禮。」

「限制你嘅唔係女性身份,而係你嘅心態,有冇行出一步,用行動關注環境。」

婦女與母親,在傳統價值觀仍是難以切割的叠影。當香港愈來愈多年輕女性投身社會、環境運動,豹姐坦言不少低下階層或在職婦女仍要扛起三層重擔,「出去賺錢,返嚟湊仔、煮飯」,縱有心關注社會議題,也難以抽身行動。

圖說:豹姐擔任綠色和平行動統籌期間的行動之一,是2003年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外牆投射反戰標語。

不過,從人道救援工作見證母親往往決定家庭的營養管理、廢物處理等生活細節,豹姐更能領略女性改變世界溫柔而堅定的力量,由垃圾分類、教育下一代保護海洋、拒絕過度消費等看似微小,但幫助環境無分他與她:「限制你嘅唔係女性身份,而係你嘅心態,有冇行出一步,用行動關注環境。」

她在懸垂繩索呼喚改變:Bone

在高處凝望世界流動,是歌詞裡的幸福時光,但Bone很多時無暇欣賞。

不只因為她畏高,更因為任務在身:中電股東大會會場外游繩而下,高呼「請為客戶慳電」;攀爬摩天輪承受寒風與歉意,宣揚「香港夠鐘走塑」,她只想向公眾傳達環保訊息:「因為我愛的一切都在這地球內存在和發生。我想守護這個家,讓我愛的一切能永續。」

圖說:Bone在2013年參與非暴力直接行動(NVDA),控訴電力公司只顧從《管制計劃協議》獲利,無視環境責任。

愛之深責之切,修讀時裝設計的Bone曾是「憤青」一名,直至6年前開始關注環保議題,輾轉由綠色和平員工變成行動者,與一身橙色行動服結緣:「最初參與行動,覺得女生的體能和人身安全比較沒優勢,但行動多了就明白,實際會影響我們行動的不是我們的身份,而是我們對自我身份的限制。」從旁觀到行動的充權過程,不一定驚天動地,更可能是從生活潛移默化,源自她最欣賞的女性──媽媽和姑母:「她們用生活教曉我,女性並不等於弱勢。想得到或做到甚麼就努力爭取,能把事情做好的人,就會獲得尊重。」

「回想6、7年前的自己,只會遠遠敬佩這些行動者,但一步一步嘗試前進,原來我也能為想要守護的走得更遠,做得更多。」

Bone最近跟隨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出航菲律賓──這片2013年遭海燕風災蹂躪的土地,為蒙受氣候變化、極端天氣惡果的人民伸張「氣候正義」,行動之一就是登上蜆殼石油(Shell)位於八打雁的煉油廠,控訴化石燃料企業妄顧民眾與環境健康。Bone以水手身份見證行動,坦言那一刻特別感動:「回想6、7年前的自己,只會遠遠敬佩這些行動者,但一步一步嘗試前進,原來我也能為想要守護的走得更遠,做得更多。」

圖說:Bone隨同「彩虹勇士號」前往菲律賓,盼為當地居民撫平後遺傷痛,尋求氣候正義。 受訪者提供照片

世界有時會改變,但更多時候無動於衷,行動甚至惹來非議。Bone卻認為不需要覺得特別受打擊:「首先了解自己被質疑的原因,如果合理,就努力證明自己的能力;如果不合理,更要加倍努力證明。我說的證明不是給別人看,而是為自己建立一直往前的信心!」看見Bone與「彩虹勇士號」合照的歡顏,就知她已經找到繼續揚帆向前的信心。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