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活「霾」的中國

專題報導 - 2013-12-23
據說,今年是中國全民為PM2.5埋單的一年。今年入冬以來席捲大江南北的霧霾,成就了「抗霾」搶購熱。據淘寶網統計,單單在這個交易平台上,大家就用了8.7億元購買包括口罩、空氣淨化器、室內跑步機等抗霾產品。本來被認為是北方城市專屬的灰霾已經將魔爪伸向南方:以山清水秀著稱的江南變成霧霾魔都;連廣東也失守,十二月連續有多天大面積PM2.5污染。而一國兩制也擋不住空氣污染南下,十二月初香港空氣污染指數持續偏高,學者直指與國內霧霾有關。

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梁雅茜

2013 年初,北京的空氣污染極為嚴重。小女孩手持氣球站在街頭,鼻子連接的呼吸管通往氣球僅剩的空氣,象徵孩子急需潔淨的空氣。
© Wu Di / Greenpeace

這一幕幕彷如上世紀 50 年代倫敦煙霧事件之輪迴。由於嚴重的工業燃煤污染,在無風的季節,倫敦經常都煙霧繚繞。在最嚴重的 1952 年,兩個月內便有上萬人死於呼吸系統疾病。而半個世紀以後,中國也開始為其依賴便宜卻嚴重污染的煤炭付出代價。這不禁讓人再次感嘆:出來行,遲早要還。污染環境,遲早會收到「罰單」。

今年中國「十面霾伏」的境況讓很多南方民眾百思不得其解:北方的霧霾如何「傳染」到南方來的?其實看看「中伏」的城市名單,疑團不難解開,所謂有因必有果。霧霾元老北京天津河北地區:遍布鋼鐵、煤電、水泥、化工等企業,再加上冬天燃煤供暖,無怪乎年年被活「霾」;今年突然被霾的上海、江蘇、浙江,在 2008 年金融危機後,政府大力鼓勵發展資本密集型且建設週期長的重工業,以快速拉動 GDP,這個地區近年重工業的增長速度可謂全球罕見;至於廣州,由於燃煤量大,也名符其實是一座「煤城」。為了保證經濟發展,廣州嚴重依賴煤炭,在冬季不用暖氣的情況下每年燒掉近三千萬噸煤,甚至超過北京和瀋陽等城市。在廣州七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這種燃煤強度產生的空氣污染是懸浮在這個城市上空的無法承受的之重。

值得深究的是,誰真的在為污染埋單?遼寧省剛剛開出了8張霧霾罰單,看似政府終於擔負起責任,細看之下罰金原來出自納稅人的錢,大家不禁直呼上當。另外,民眾不但要自掏腰包買口罩和空氣淨化器,還在用健康來為空氣污染埋單。PM2.5 對健康的危害之大,觸目驚心。根據世衛的估計,2010 年室外空氣污染在中國導致 120 萬人過早死亡。折算成經濟成本的話,世界銀行曾經估算過,由於空氣污染引起的疾病和死亡, 中國每年損失 2% - 3% 的 GDP。

綠色和平早前亦研究煤電廠與空氣污染的關係,發現在 2011 年廣東與香港的煤電廠造成了近 3600 例早死,4000 例兒童哮喘。而廣東省未來新建的煤電廠,將會在未來 40 年帶來約 16,000 例早死。這些損失都分攤到每天吸霾的民眾身上。無怪乎這種GDP 至上的高污染發展模式仍然在中國大行其道,原來是有人為此埋單。

以重工業和基建項目拉動的所謂經濟發展,很難惠及大部分民眾。一小部分人得益,大家卻要齊齊分擔污染。空氣污染正在加劇中國日漸嚴重的社會不公。有錢人紛紛移民到空氣好的國家或者在家安裝有昂貴空氣淨化系統,本土精英學校更斥資幾百萬美元的室內體育館。清潔空氣—本來人類最基本的需求成為了不是人人能負擔得起的奢侈品。

長遠來說,地方經濟也要為此付出代價。北京和上海已經因為空氣污染而出現人才流失。再優厚的待遇也換不來健康,不少海外人才紛紛回流,國內人才也紛紛移民。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要想實現經濟的長遠增長也很難。

其實只要政府肯轉變發展思維,下定決心治理大氣,這團迷霧並非不可破。廣東省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省份,最應該、也最有能力率先踏出這一步。廣東省的空氣質素改善也關係到香港是否真的可以呼吸上好空氣。兩地政府應該繼續推進區域合作,做有擔當的政府,不要再讓民眾為此埋單。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