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極地曙光號

專題報導 - 2011-09-12
休息過後,我於7號下午告別寧靜的朗伊爾城,背著大背包一路走向朗伊爾城的碼頭,等待「極地曙光號」到臨。風勢尤如八號風球般,非常強勁,幸好背著這麼一大袋行裝才不至被強風吹走。但想深一層,這種天氣情況,如果在海面上航行,又會是怎樣呢?

不幸我這張「烏鴉咀」言中了。當我從快艇下來,踏進「極地曙光號」的船艙時,已了解到航行至海冰範圍的計劃將因強風而延誤,我們得等風勢稍為緩和才能出發。對我來說,卻是「因禍得福」,因為我有多點時間適應,不致於馬上因暈船浪而要躺在床上。

更讓我興奮的,是在北極重遇幾位熟悉的朋友。他們都是曾於今年初隨「彩虹勇士號」到香港與台灣的船隊成員,包括船長Daniel、大廚Ronnie、水手John和無線電控制員Neil。他們還是老樣子,非常熱情與幽默,邊笑著聊天邊帶我逛逛北極曙光號,並認識其餘28位來自16個國家的朋友。

與彩虹勇士號不同的,是這艘能穿越極地的「極地曙光號」硬件配置更有規模,如直昇機,和一共四層的船身等;而她所乘載著的綠色和平精神與理念同樣令人神往。如果他們不是為了某些使命,為什麼突然要離開安隱的家,來到如此變幻莫測和大風大浪的北極呢?

極地曙光號」此行是為了探測北極海冰融化的情況,以及這與氣候變化的關係等。來自英國劍橋大學的極地海洋專 家 Till 跟我說,這門學問最有趣的是了解生物如何在極端情況下生存下來,他相信北極的生物一定有著非凡的生物結構與意志力。他笑言,與其花時間在外太空研究,倒不如好好了解一下與我們唇齒相依的海洋更為實際,不要再妄想我們能與外星人溝通!

海洋佔上了地球七成的位置,南北兩極則佔上了陸地的一半,兩者同樣是地球與萬物不可或缺的部份。愈靠近海洋與 極地,愈能感受到飛鳥在天空中振翅飛揚的力量,愈明瞭生生不息的自然規律對天地萬物的重要性,愈發現現代文明如何與大自然為敵,愈益為人 類以及地球的出路而著急。

再次為自己能登上「極地曙光號」而感到榮幸!是「極地曙光號」讓我有機會直接面對人類的貪婪與大自然無聲的呼喊,也讓我更相信行動的重要性,縱然我們的身軀是多麼的細小。明天中午,「極地曙光號」將會啟航,向著北極海冰的範圍前進,無懼風浪!

 

張韻琪
2011年9月7日

圖片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極度冰荒 - 北極探測之旅

你有何感想?請在此發表: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