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北冰洋

專題報導 - 2011-09-26
研究極地海冰科學家提爾(Till)和尼克(Nick)想要尋找更多適合採樣的浮冰,那綠色和平船艦的直升機就能大派用場了。此直升機可飛上高空進行俯瞰搜索,而且還配備自動拍照的相機,每隔4秒鐘拍攝一張海面照片,作為資料存檔。到底從高空看海冰的景象會怎樣呢?

本文作者:騰訊新聞特派記者 王崴
日期:2011年9月16日

今天,我終於有機會登上直升機俯瞰北冰洋。

上機前,我得先回到底艙大廳,穿上極地專用的救生衣。一般來說,如果有人不慎掉進冰海,不消15分鐘就會失去知覺。這套極地救生衣就像一個帶手帶腳的睡袋,拉鍊一拉,從脖子到腳全封閉,為的就是不慎落入冰海時,可以隔絕人體與刺骨的海水,使落水者能堅持12小時以上。

可是,救生衣非常厚重難穿,手腕和脖頸處是橡膠質地的套圈。有趣的是,穿上救生衣之後,要蹲下身來,拉開脖圈,把封在衣服裡的空氣都排出去,(那姿勢加上嗞嗞的放氣聲,真像……)再站起來時,救生衣就接近於真空狀態了,緊貼在人體上,感覺很奇妙。

極地曙光號的直升飛機有前後兩排,五個座位,但是為了安全考慮,總共只安排做四個人。起飛前,直升機師蘭森板起面孔,跟我嚴肅地灌輸安全須知。

我們四人都帶上耳筒,系好安全帶。當駕駛艙內發出准許起飛的指令,巨大的螺旋槳緩緩啟動,迅速加速,聲音震耳。大約一分鐘後,蘭森按下操控鍵,直升機升空了!一瞬間,我們就躍升到遼闊的北極海洋之上。原本巨大的海冰,現在都變得像杯子裡的油脂碎塊兒一樣,密密匝匝地漂浮在海面之上,一望無際。

已經是上午10點,北極的太陽卻仍然低低的,帶有朝陽的橘黃色。沒飛多遠,我們就來到無冰區和海冰區的交界處。眼看著冰塊越來越小,越來越疏,最終在交界處完全消失。一條清晰的界線從極南處延伸到極北處。太陽就在無冰區的正中心懸掛著,放射出淡黃色的光芒。在陽光的反射下,無冰區的海水像一塊巨大無比的金板。

©Nick Cobbing/Greenpeace

當我看到那一條延伸到天邊的海冰區分界線時,心裡不禁忐忑,今年這條線是否又收縮了呢?50年來,北極海冰區域面積已經縮小了一半。2007年,出現了有歷史觀測資料以來的最小值。科學家推測,今年,也就是2011年,很有機會打破2007年的記錄,再創新低。但到目前為止,有關今年海冰區域總面積的確切資料還沒有出爐。綠色和平的考察團隊之所以要測量海冰精確厚度值,就是為了給科學家預測海冰體積變化提供重要數據資料

我們不時從極地曙光號上空掠過,看到這艘綠色的小船被無數海冰包圍著,孤零零地漂浮在北冰洋之上,就像荒漠之中突然冒出一株小小的綠草,令人驚歎。

一路飛行都很順利,大約15分鐘後,我們降落在極地曙光號船尾的停機坪上。走下飛機,返回客艙的路上,很多人都問我:“感覺怎樣?我不停笑著回答:「太棒了,非常珍貴的經歷!」不僅因為我坐上了直升飛機,更因為我飛越了壯觀的北冰洋。

圖片:Wang Wei/Greenpeace

你有何感想?請在此發表:

 

極度冰荒 - 北極探測之旅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