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煤」無法止渴

專題報導 - 2016-10-31
今年5月,印度再一次遭受熱浪侵襲,令當地農民苦上加苦。單在2001至2010年,極端氣候已令當地農民因缺水灌溉,使農作物嚴重失收,迫使超過6,000農民走上絕路,但印度政府漠視居民困苦,仍有意繼續興建71座燃煤發電廠的計劃,令長期處於缺水危機的地區的情況更為嚴峻。

時序拉回今年3月,當時的印度不過才剛進春季,但天氣已反常得又乾又熱。緊接著五月,仍遲遲等不到季候風吹拂帶來的降雨,取而代之卻是破紀錄的51˚C熱浪。受高溫影響生活的難民人數攀升。嚴酷難耐的熱風夾帶沙塵,將印度多個省份如Maharashtra層層包圍,令人窒息的酷熱,也使河川、湖泊和水壩乾涸見底,只見裸露龜裂的土地。


(插畫╱達姆 Chia-chi Yu)

深受乾旱影響的村莊,放眼所及唯一景象是乾枯的農地、焦黃的農作物。村民們得提著一個個大型容器長途跋涉,排上長長隊伍,才能從水管或水箱,取得一口得來不易的乾淨水源。附近連接村莊的水壩的渠道,早已乾涸無水。

口渴的煤將印度的農民推向險境

「印度是世界上第二大倚賴燃煤發電的國家,也是一個極度欠缺水資源的國家 ─ 3.5% 的水資源,供應全國12多億人的生活。水資源短缺是當前無法逃避的事實,這對印度的農業,以及全國成千上萬人民的生命財產來說,都造成沉重的壓力。」綠色和平印度辦公室資深項目主任 Jai Krishna說。

可是,即使印度的農民們正奮力抵抗旱災、倚賴緊絀的水源灌溉農地時,印度政府仍繼續計劃興建71座燃煤發電廠,無疑將農民推至無水可用的深淵。

光是2001年至2010年這十年間,印度Vidarbha的六個重災區,便有超過6,000位農民自殺。他們因缺乏灌溉的水源,導致農作物失收,喪失生計來源。增加投資消耗大量水資源的燃煤發電廠,只會加劇缺水危機。

寄生於水的煤炭4週期

1 有水的地方,才能有燃煤發電廠。開採煤炭導致地下水位下降,地層或土地裸露,失去植被。

2 清洗煤炭的過程,需加入有害化學物質,並會釋出雜質(如硫磺、煤灰與其他重金屬),隨著污水排放到周邊土地。

3 為了冷卻一座 500MW(5億瓦特)煤電廠,每3.5分鐘就需消耗一座如同奧運標準泳池的水量。周邊土地無水涵養,進而乾涸。

4 燃燒後產生數百萬噸的煤灰和有毒廢氣,會隨氣流飄散落下;含大量毒素和重金屬污染物的廢水又流放到大地與河流之中。

燃煤電廠加速「人為沙漠」出現

從衛生健康、食物與能源生產,以至工業活動和經濟發展,您我的生活都無法與水分道揚鑣。然而,人類的各種活動所消耗的水資源程度,已響起警報。全球三分之一人口(全球人口據去年統計已達73億人)正生活在水資源短缺的地區或國家。

社會、政治與經濟發展迅速,世界經濟論壇已將「水資源安全」列為現今世界得面臨的挑戰之一。全球燃煤發電對水資源需求度極高,綠色和平分析燃煤發電廠對於水資源的衝擊,發現驚人事實:全世界的燃煤發電廠(目前為8,395座)所消耗的水量,足以供給全球七分之一人口的基本生活需求。燃煤電廠導致淡水資源枯竭,「人為沙漠」不斷摧毀原本綠意盎然的土地。

可再生能源才是生命延續的出路

即使知道煤炭如此骯髒,乃用水最密集的發電方式,燃煤發電卻仍是全球最普遍的電力來源。各國為求經濟發展,對電力需求不斷增加,全球目前計劃新建的燃煤發電廠和大型煤礦場,至少就有逾千座,大部分都設在缺水地區,包括印度、中國、南非及土耳其等,這些國家早已因淡水供應有限,而令人民的衛生、健康與生計每況愈下。

潔淨的水源是人類及各種生態的生命之泉。雖然全球約 19% 燃煤發電廠使用海水冷卻,但這些發電廠在其他發電過程中,仍然需要使用大量淡水,如燃煤鍋爐補給水系統(boiler make up),除灰(ash handling),和控制空氣污染(air pollution control)。舉例一個500MW(5億瓦特)次臨界海水冷卻煤電廠,每年卻可能消耗超過100萬立方米的淡水資源。

相對骯髒的煤炭用水量,可再生能源如太陽能和風能,其發電過程絕少消耗大量水資源,亦不會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因此淘汰煤炭,轉用潔淨的可再生能源,是您我這一代迫在眉睫的改變!

煤炭是環境問題的罪魁禍首之一,請捐助綠色和平,與我們攜手:

  • 實地調查過度依賴煤炭,如何為環境及公眾健康帶來極大負面影響;
  • 深入分析數據及資料,指出煤炭開發與現有水資源的嚴重不協調處;
  • 持續游說企業及政府減少使用煤炭等污染能源,善用清潔能源。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