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能源迷思系列‧上】靠太陽能就失去穩定電力、工作?

專題報導 - 2018-04-13
香港目前只有0.1%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看似微不足道,但清潔能源潮流逐漸席捲全球,綠色和平與您高呼風起了!適逢環境局與兩電達成最新利潤管制協議,將於今年第4季生效,並引入上網電價(feed-in tariffs)政策──市民將可再生能源系統接駁電網,便可以較平均電價高的價錢,把自家生產的電力賣給電力公司,從而縮短系統回本期作為經濟誘因。

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加劇全球氣候變化,禍害深遠,但清潔能源真的清潔?再生能源真的能讓日復日承受氣候變化惡果的環境再生?無論您與風能、太陽能、地熱能只是萍水相逢,甚至滿腦子「黑人問號」,我們將常見9大迷思分成上、中、下集,一一為您拆解,Are You Ready?

迷思1:能源需求有增無減,怎保證再生能源追得上?

懷疑論者云:電,全部都係電…小至家居日常,大至環球經濟,電力已成為不可或缺一部份。研究指出,從2015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料會上漲28%,既然沒有未來水晶球,又怎能保證可再生能源能趕上發展步伐?豈能輕言淘汰化石燃料和核能?

綠色和平提倡「2034無核香港」方案,在政府逐步以天然氣取代煤的前提下,只要透過每年1%節能步伐,並以可再生能源滿足10%用電需求,便可於大亞灣核電廠供電合約於2034年結束後順勢實現「無核」夢想。

✅齊節能、增效益、降需求

「防患於未然」或無可厚非,但推動節能、提升能源效益等工作,絕對有助降低需求。香港方面,環境局2014年進行「香港未來發電燃料組合公眾諮詢」時曾明確指出,「社會各界協力節約能源,本港的用電量增長經已放緩」。

另外,《香港都市節能藍圖2015-2025+》訂出10年實際節能幅度為6%,新利潤管制協議亦提升了兩電節能目標,以至近年推出「收緊新建築物能源效益標準」等政策,雖然措施仍有欠進取,總算朝正確節能方向邁進一步。

即使綜觀世界,國際能源機構(IEA)亦指出,目前全球70%能源使用缺乏效率;綠色和平《能源革命》(Energy [R]evolution)報告則推算,單靠提升能源效益,便足以讓2050年的能源需求最多減半。像中國2015年的國內生產總值上升6.9%,同時因能源效益提升,全國能源需求僅增加0.9%。

另邊廂,中國2016年的新增太陽能裝機容量高達34,000兆瓦,總容量於去年已超越原定2020年才達到的目標,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更料以年均40%增長,可見再生能源不會「拖後腿」窒礙經濟增長。

中國可再生能源發展迅速,像江蘇鹽城便把握沿海地利,投資多個風能及太陽能項目。

❌低估可再生能源潛力,前科纍纍

年年「估錯數」,並非指香港財政預算案,而是各國政府、能源機構以至專家對可再生能源發展趨勢的嚴重低估──例如世界能源展望(WEO)報告自2000年以來,曾分別5次及19次上調全球風能及太陽能發電量預測。據2016年數據顯示,全球接近3分2新輸出電力均來自可再生能源;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究更指出,風能足以供應全球3至5倍所需電力,太陽能更有力滿足15至20倍需求,足證100%可再生能源絕非夢一場。

另外,從能源類型到覆蓋地區,可再生能源的潛力均深不可測,例如非洲及拉丁美洲的普遍人均太陽能發電功率低至10瓦,遠遠不及100至200瓦的澳洲,它們卻是全球日照最充足的地區,小型太陽能系統跟遠離電網的偏遠社區更是一拍即合;而潮汐、地熱等清潔能源技術亦已蓄勢待發,只待各國政策配合發展。

迷思2:24小時無間供電,哪有全日好天氣?

懷疑論者云:身處供電可靠度達99.999%的「不夜」香港,您能否想像全城電力頃刻中斷?有一種發電廠叫基本負載(baseload power),需要日夜無間滿足最低用電量,這種穩定輸出只能倚重最「可靠」的燃煤或核能吧?

Khomnal Village pond at Mangalwheda taluka, Solapur district in Maharashtra serves primarily as recharge for ground water sources in the village. The pond usually has water around the year. As far as villagers remember, the pond has never been completely dry at any point of the year. However, this year in march, the pond is completely dry.印度Maharashtra省2016年爆發嚴重旱災導致煤電廠停產,保持煤電廠運作同時大量消耗水資源,形成惡性循環。

❌核、煤也會「天氣不似預期」

世上哪有能源是100%可靠?煤電廠和核電廠不時於春、秋兩季暫時關閉作維修保養,而且煤炭易被冰結成硬塊、核電廠需要冷卻等特性,亦令電廠容易受極端天氣干擾,導致突發停產。例如印度在2016年爆發旱災,導致多個煤電廠因缺水無法冷卻而關閉數以月計;美國東北部2014年受極地渦旋(Polar Vortex)寒流侵襲時,煤電廠及核電廠亦因低溫無法運作。

另邊廂,可再生能源比例與供電效率不必然此消彼長。例如目前15%電力由可再生能源供應的美國,監管機構之一北美電力可靠度委員會(NERC)於2017年中就強調供電可靠度保持強勢,「更有逐年上升的趨勢」,猶如對美國能源部長佩利(Rick Perry)偏袒煤電、批評可再生能源損害供電穩定的「正面抽擊」。

綠色和平的Solar Café去年9月首次「試業」,以太陽能系統為參加者炮製純素美食!

✅Be Water My Friend: 再生能源靈活致勝

電力需求隨季節、晝夜等因素浮動,燃料組合靈活變通才是王道,卻正是燃煤和核能的死穴。皆因這些電廠調整輸出功率需時甚久,最低輸出水平甚高,每次開關更耗費大量時間、人力及成本,難以應付突如其來的需求起伏。

反觀可再生能源設施「進可攻,退可守」,只要配合適當儲電技術,加上風能、太陽能、地熱能與生物能源等百花齊放、平衡得宜,足以應付基本以至波動需求。像南澳省2014年的可再生能源供電比率為39%,已足夠令該省的「基本負載」煤電廠變得多餘而告關門大吉。

另外,儲電池價格下跌、容量上升的趨勢,亦有助可再生能源「靈活走位」。國際能源機構指出,儲電池市場價格過去5年以年均19%幅度「劈價」,預計至2020年將會再下調三分一。在南澳省,全球最大鋰電池儲電場亦於去年12月落成啟用,儲電量達100兆瓦,足以應付最多30,000個家庭的1小時電力需求。

講得出當然要做得到,綠色和平去年9月在「好生活實驗市集」小試牛刀,由16塊太陽能板、儲電池、逆變器等零件組成最大發電容量達1,600瓦的太陽能發電系統,與一個家用座枱式焗爐的功率相若,每小時最多可產生約1.6度電。我們盡量挑選耗電量較小的雪糕機、攪拌機、咖啡機及果汁機等電器,並精心編排使用時間,令這間「Solar Café」順利營運長達7小時!

迷思3:淘汰化石燃料,同時葬送百萬人飯碗?

煤礦工人云:棟篤男神黃子華曾經提出人生三大矛盾:搵食啫!犯法啊?我想㗎?化石燃料產業為全球提供數以百萬計就業機會,即使破壞環境有其代價,也要保就業、保民生吧?

綠色和平去年在保加利亞Pernik等歐洲多個城市發起「Sunrise」行動,呼籲各國領袖加入可再生能源潮流。

❌「無形之手」削減化石燃料職位

「經濟101」必教Invisible Hand,不如看看全球就業市場背後的「無形之手」──美國通用電氣(GE)去年12月以「煤、天然氣等傳統能源市場持續疲弱」為由裁減12,000人,而德國企業西門子的能源部門亦削減接近7,000個職位,原因絕非能源轉型說了算,還涉及油價波動、採礦過程機械化等因素。

事實上,據綠色和平及煤炭研究機構CoalSwarm的調查報告指出,短短7年間,1,675間曾經擁有或準備發展煤電廠的企業,四分之一已不再擁有煤電廠或停止發展計劃,全球亦有最少23個國家及地方政府已承諾或實行淘汰煤電,可見煤炭已步向夕陽。

就業前景看似悲觀,其實2016年美國約有18.7萬人受聘於燃煤、石油及天然氣發電廠,但太陽能與風能發電已提供約47萬個就業機會。另外,太陽能及風能產業2015年為中國新增50萬個就業機會,推算至2030年更會帶來770萬份工作。而據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預測,可再生能源將於2030年為全球帶來2,400萬個就業機會,未來機遇處處。

Thousands people hold a long march during the Break Free 2017 event in Jakarta, Thursday, March 23, 2017. They urged the Corruption Eradication Commission to investigate the corruption practice on the coal and mining industry in Indonesia. They also urged government to change fossil fuel power plant development and change it to the renewable energy.環保與公義從來密不可分──印尼去年3月的「Break Free」遊行除了提倡可再生能源,民眾同時控訴當地煤礦業貪腐嚴重。

✅Just Transition:能源轉型與工友同行

每位工友都有他的血汗故事,當然不能用冰冷數字概括。綠色和平深信可再生能源的簡易、靈活特性有助打破市場壟斷,令能源使用更民主、「在地」,惠及弱勢社群,例如我們近年在南非中央電網無法覆蓋的約翰內斯堡小社區推動「眾籌」安裝太陽能電燈,以及協助黎巴嫩婦女合作社安裝太陽能系統,減少倚賴昂貴且骯髒的發電機。

儘管兩者的技術要求不盡相同,但可再生能源企業推動當地居民及失業煤礦工人再就業早有先例──在美國產煤量最高的懷俄明州,有風力發電機生產商推出免費培訓課程,協助煤礦工人轉型成為風能技術員。此外,相比引致多種職業病甚至發生傷亡事故的煤礦或核電廠,可再生能源的工作環境一般更清潔、安全。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