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能源迷思系列‧下】推廣再生能源取代平價燃煤,又係小市民埋單?

專題報導 - 2018-05-07
上網電價即將實施,市民可向兩電出售由太陽能和風能產生的電力,是否代表其他沒有再生能源發電系統的市民要承擔較高電費?再生能源又是否別人眼中般成本高、效益低的能源?現為你拆解再生能源迷思。

再生能源迷思系列上集傳送門

再生能源迷思系列中集傳送門

迷思7:政府即將推行上網電價計劃,市民可以利用風力和太陽能發電賣給電力公司。但香港大部分人住在大廈,其實與我有何關係……(甚至要加電費?)

小市民云:羊毛出自羊身上,我又沒有太陽能系統,難道要自己「掏荷包」補貼其他人… 尤其長遠以天然氣取代燃煤已經加重成本,像今年兩電淨電費同樣增加1.9%,令小市民百上加斤!

超過200位市民去年在綠色和平再生能源嘉年華砌出巨型太陽圖案,呼籲政府、企業加強發展可再生能源。

✅多管齊下減電費影響

香港政府在今年推行可再生能源上網電價計劃,市民利用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可根據發電設施規模,每度電收取$3至$5元的回報.計劃將可再生能源的回本期,由過往長達超過20年,大幅縮減至10年內,大幅增加市民使用可再生能源的誘因。

雖然上網電價的支出,需要由所有電力用戶分擔,但計劃的設計有顧及對電費的可能影響。首先,政府要求電力公司同時推行可再生能源證書制度,而兩電出售證書的收益,必須用於抵銷上網電價的開支,因此有助緩衝上網電價對電費的影響。其次,政府將每年檢討上網電價的水平和計劃的實施情況。

✅公民基金X清新空氣,人人得益

越多人利用可再生能源發電,便能減少更多溫室氣體和空氣污染物,有助紓緩氣候變化及改善空氣質素,帶來的環境好處是社會共同分享的。此外,市民過往只能向兩電購買化石燃料(煤和天然氣)及核能產生的電力,上網電價計劃則為兩電的壟斷打開缺口,讓市民有機會選擇本地供應的清潔能源。

另一方面,為了讓更多市民有機會參與發展可再生能源,綠色和平建議政府參考首爾「太陽能公民基金」的做法,牽頭成立債券,直接讓市民投資在水塘、岩石坡等設置的太陽能項目。綠色和平去年11月聯同浸會大學及350香港舉辦「香港可再生能源討論工作坊」,並邀請韓國延世大學環境、能源與人力資源發展中心主任李泰東分享首爾經驗。

應對空氣污染、極端天氣的開支同樣高昂,美國政府能否看得清?

❌其實我們一直在補貼……

放眼全球,不同國家或地區以上網電價等政策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看似不公平,其實能源補貼由來已久,只是我們視為理所當然。而既得利益者正是化石能源產業。例如美國聯邦政府及州政府,每年向化石燃料批出高達200億美元補貼,足足是可再生能源補貼的8倍。種種補貼更會以所謂稅項減免、科研經費、廢料處理支援、意外責任保險等形式「巧立名目」,使公眾「甘之如飴」。

可再生能源基建的補貼年期一般約20年,遠比核能的30年或以上為低,而且隨着可再生能源價格日漸下降,回本期有望縮短;另邊廂,清潔能源更可免除化石能源加劇氣候變化引起的「副作用」。據美國能源部實驗室報告顯示,單計減少空氣污染及溫室氣體排放,可再生能源在2013年已為美國節省74億美元開支,同時帶來20萬個本地就業機會,支持國民生產總值200億美元。

迷思8:「睇錢份上」,貧窮國家無法避免用煤吧?

第三世界國民云:提倡可再生能源?別再「假道學」了!全球12億人未有電力供應,即約每5人就有1人「冇電用」,哪有心情跟你談環保?當然是使用最便宜的燃料來源:煤。

一盞太陽能電燈,為這個遠離中央電網的南非小社區帶來歡樂、光明與希望。

✅可再生能源價格下滑中,遍地開花

電力供應除了計算能源成本,還要考慮電網接駁、基建等因素。事實上,上述12億人口當中,84%住在偏遠鄉郊,中央電網本身難以覆蓋。反觀小型風能及太陽能系統更能按地域度身訂造,例如中國43%新增電力用戶來自未有接駁電網的光伏太陽能,成為電力供應「遍地開花」良方。

即使撇開所有環境、健康、社會成本,可再生能源鬥「格價」也不再輸蝕。風能及太陽能價格在全球超過30個國家已比新產出的化石能源更便宜,在美國、德國市場亦有力競爭;而據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預測,中國大型太陽能系統與煤炭的供電價格將於2020年達至60美元/兆瓦時的交叉點,20年後更會比煤炭便宜3分2。而且不少發展中國家本身缺乏煤炭資源,例如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未有電力供應的93%人口,均來自沒有煤礦的國家,意味他們若倚賴煤電供應,只能「硬食」高昂進口價格。

印度Chillika Daad村莊的小孩每天吸入骯髒空氣,只能在煤塵深淵的盡頭仰望天空。

❌煤炭社會成本高昂,貧窮「無限loop」

樂施會2017年報告指出,燃煤帶來種種破壞:氣候變化、採礦意外、流離失所、土地徵收、各種污染、健康影響,只會惡化貧窮問題。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於2016年亦發表報告,審視從科索沃、巴基斯坦到蒙古等地的煤炭項目,發現無論衡量經濟成本抑或環境、社會衝擊,相比可再生能源方案皆是弊多於利。

以為上述國家鄉郊處處才能奢談可再生能源?密集都市一樣可以!例如韓國首爾市政府在地鐵車廠、淨水廠的閒置空間及公路旁邊等地加裝太陽能板發電,同時資助市民在家中露台裝置小型太陽能板,鼓勵公眾使用清潔能源。新加坡亦在相關政策配合下,太陽能裝機容量於2010至15年間增加16倍至46兆瓦,該國政府更計劃在2020年進一步提升裝機容量至350兆瓦。

另外,煤炭的開採、清洗及冷卻過程均須消耗大量淡水資源,惟全球4分1現存或計劃興建的煤電廠項目位處水資源短缺的「過度取水」地區,嚴重危害食水供應及農民生計,同時加劇鄰近土地枯竭及污染現象,形成一片片孤城廢墟。 World Future Council去年發表報告亦指出,只有100%使用可再生能源,才能完全實現聯合國訂立的17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迷思9:環保燃煤煉成中,才是「平靚正」之選?

煤炭企業家云:減排其實唔難,更可不假外求:「環保燃煤」(Clean Coal)技術積極研發中,不信你看看,中國「綠色債券」(Green Bond)也加持煤炭項目,前途一片光明!

中國所謂「近零排放」的煤電廠,仍會排放煙塵、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等空氣污染物。

❌環保燃煤只是美麗謊言

自中國政府在2015年巴黎氣候會議期間承諾,力爭通過升級、改造等措施,在2020年前將煤電廠的污染減少60%,「高效鍋爐」、「近零排放」等字眼如雨後春筍般獲廣泛引用,現實卻是沒有煤電設施能做到空氣污染物「零排放」。

不過,誤殺雀鳥一隻也嫌多,廠商當然有責任做足環境評估、選址得宜,以避免釀成大規模生態災難;而Altamont Pass的風力發電供應商亦於2010年承諾,淘汰或更換為數近半、約2,400座過時風車,新建風車亦會遠離雀鳥覓食或乘氣流飛翔的地區,從而減少造成雀鳥傷亡。

所謂「近零排放」或「超低排放」,僅指煤電廠排放的煙塵、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符合或低於排放限值,亦未有計算加劇全球氣候變化的碳排放,以及釋出水銀等重金屬造成土壤污染的其他禍害。事實上,2015年數據顯示,全國煙塵排放的70%、二氧化硫排放的85%,以及氮氧化物排放的67%均源於以煤為主的化石能源;綠色和平同年翻查12間宣稱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以換取電費加價的煤電廠排放數據,發現全數出現氮氧化物及二氧化硫排放違規、11間出現煙塵排放違規,「驗收達標,運行超標」情況並不理想。

另邊廂,煤炭企業近年大力推銷又名「碳捕集及封存」的「碳儲存」技術(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主要透過「捕集」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二氧化碳,並將之液化及運送至油井等合適地點長埋。不過,歐美及非洲均曾有案例,證明埋藏二氧化碳有再次釋出風險,CCS設施亦需要耗用大量能源,令煤電廠的輸出電量減少高達40%。

此外,面對可再生能源價格持續下降,CCS的研發成本卻仍然高企,至今仍未有商業煤電廠成功運用CCS技術,甚至有不少項目因「零進度」而叫停。美國最大私營煤礦企業Murray Energy的行政總裁去年也向傳媒坦承:「碳儲存技術並非出路,它只是『不要燃煤』的化名,因為這根本不可行,亦無利可圖。」

香港方面,政府在《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明確表示,燃煤發電比例將由2015年的48%大幅減至2020年的25%,並於2030年前「繼續以天然氣發電及非化石能源逐步取代燃煤發電」,以實行減碳計劃。儘管天然氣同為化石燃料,減排目標難言積極,但由此可見煤炭已成強弩之末。

要改善空氣質素,中國以「綠債」資助煤炭項目絕非上策。

❌中國「綠債」標準與世界脫軌

據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limate Bonds Initiative)統計,2017年全球綠色債券發行總額高達1,600億美元(約1.25萬億港元),其中中國單在上半年已發債115.2億美元,佔全球市場超過兩成。特首林鄭月娥去年在施政報告也花上篇幅,宣布「政府將帶頭在下個財政年度發行綠色債券,以推動內地、『一帶一路』沿線,以至國際投資者透過香港的資本市場為綠色項目融資」。

不過,山西晉煤華昱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去年8月獲上海證券交易所批准非公開發行15億人民幣綠色債券,美其名用於「煤製清潔燃料」項目,但據綠色和平推算,有關項目將至少產生每年190萬噸碳排放,相等於中國2014年關閉煤電廠帶來減排量的6分1。連同浙江及天津早有煤炭項目發行「綠債」先例,中國將煤炭、煤化工等增加碳排放的化石能源項目列入「支持項目目錄」,有別於綠色債券原則(Green Bonds Principle)及氣候債券標準(Climate Bonds Standard)等較具公信力的國際標準,更有可能淪為企業洗綠(Greenwash)的融資工具。──中國2016年發行的綠色債券,有831億人民幣未符合國際市場的綠色定義,佔全國總發行量34%。

有關技術升級項目或能改善單一污染物排放,但燃煤與空氣污染密不可分,應對霧霾只是治標不治本──多項統計指出,中國每年50至60%PM2.5,以及68%碳排放均源自燃煤,每噸煤的環境和健康成本高達260元人民幣。隨着中國可再生能源產業急速發展,遠離燃煤才是保民眾平安的治本之道。

經過「再生能源迷思系列」上、中、下集,不知您對可再生能源會否多一份信心,少一點質疑?綠色和平深信從0.1%的陰晴不定,到10%甚至100%的風和日麗,您我都能為可再生能源做到更多。

展望2018年,我們除了為您跟進上網電價的執行細節,發掘更多香港活用再生能源的可能性,同時響應全球「Break Free」行動,爭取化石燃料企業為氣候變化負上環境責任,並推動各國加快減排步伐,一同邁向100%可再生能源的未來。

工作項目
關鍵字